您當前的位置 :東北網社會 > 焦點新聞 正文
大學生暑期當『房東』 高校暗生宿捨租賃市場
http://society.dbw.cn/ | 2016-08-18 07:51:31  
作者: 呂春榮   來源: 中國新聞網    編輯: 王宏君
怎樣纔是標准美女?全球最漂亮臉蛋
貓咪長相奇特有『四耳』 或為基因突變結果

  中新網北京8月18日電 每到暑期,隨著大學生陸續離校,一些空置的宿捨就會成租客眼中的“香餑餑”。近日,中新網記者調查發現,在北京,許多高校學生做起了出租床位的生意,每張床位的月租金750元至1000元不等,價格不低,但是市場火爆。

圖為北京海淀學院路附近某高校內的床位出租廣告。呂春榮 攝

  高校宿捨床位“一床難求”租客多為考研一族

  進入暑期,廣東某高校的大學生范旭准備提前趕到北京“安營紮寨”,以備戰2017年的研究生入學考試。為了租房,這些天,范旭一直忙著逛北京各高校的網絡論壇,他一邊看著各種出租信息,一邊在論壇上發帖,但收效甚微。

  “我每天一有空就會去看有沒有新的出租信息,只要一看到,我就會主動打電話詢問,合適的房子真的很難租到。”范旭說。

  其實,像范旭這樣的跨地區考研一族並不在少數,因為有租房需求,暑假期間,在北京一些高校的網絡論壇上,可以發現許多求租床位的帖子。對此,記者聯系了數十位發帖的租客,除極個別學生找到了床位,大多數人仍在尋覓中,在這些人中,大多為外校的考研學生。

  有租房學生告訴記者,校園的安靜安全,相對較低的生活成本,以及便利的學習環境讓他們更願意在大學內居住,即使只有一張床位。

圖為北京某高校宿捨樓。呂春榮 攝

  宿捨床位月租千元大學生“房東”:就想著掙點錢

  有人求租,自然就有人出租,看到“商機”,一些在校大學生就利用暑假當起了“房東”。在許多高校的論壇上,除了床位求租的帖子外,也出現了一些“房東”出租的帖子。記者注意到,這些帖子大多信息不全,通常只寫明床位出租的基本情況,包括價格、出租要求以及聯系方式。

  價格,無疑是這些學生“房東”較為關注的一個條件。梳理論壇上的許多出租信息,記者注意到,這些宿捨床位的月租大體在750元至1000元不等,大多都會寫明“不議價”。

  通過帖子上發布的聯系方式,記者也致電了數位“房東”,對方均表示價格已很低,不能再降。一些“房東”還表示,他們的床位很暢銷,在論壇發貼沒多久,就收到了許多求租人的電話,特別是許多考研學生。於是,只要相關條件談妥後,他們很快就把床位出手。

  為何想出租“床位”?北京某師范大學的一位學生“房東”就直白地告訴記者,床位空著也是空著,自己就想著在暑期掙點錢。雖然自己也清楚出租床位並不合規,但一般很難被發現的。

圖為北京某高校一博生生欲出租的宿捨床位。呂春榮 攝

  床位租金只抵周邊三分之一有租客稱也是無奈之選

  對於很多考研學生來說,相比於花高價在校外租房,高校宿捨的床位確實性價比頗高。

  在海淀區某高校附近,一家大型房產中介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高校附近的一個單間,月租至少也要2500元,而且房間只有幾平米。若想租住條件好點的單間,月租則要更高,至少也要在3000元。

  “床位租金只抵周邊租房的三分之一”,類似的答案,也出現在其他幾家規模較小的房產中介公司。一位在高校周邊租房的學生告訴記者,前階段,自己也想租高校宿捨床位,但最終沒有找到,只能到校外租房,然而,校外的房租很高,月租為2300元,不但房子很小,而且配備不齊全,自己只能忍著了。

  “能租到床位,自己也感到很幸運。但每天住得並不安心,需要提心吊膽的,生怕有一天被學校查出來,只好卷鋪蓋走人。”記者在采訪中,一些在大學裡已租到床位的學生也有自己的擔心。

圖為北京某高校附近的房屋出租廣告。呂春榮 攝

  記者調查:租宿捨可送門禁卡、校園卡

  出租床位,一些學生私下獲利,但另一部分學生則擔懮存在“租床風險”,或產生財物及人身安全問題。為杜絕此類現象,在北京,許多高校都三令五申嚴禁學生私下出租床位。

  例如《北京大學學生宿捨管理規定》第十四條:嚴格禁止出租床位和留宿同性客人,留客每人每天罰款50元,並令其立即離開宿捨樓。《北京大學學生違紀處分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私自佔用學生宿捨或出租床位,經批評教育不改者,給予警告以上處分。

  不過,雖然許多學校都制定了相關政策,但一些學生仍有相應的“對策”。為了能躲過學校的相關檢查,一些學生“房東”會選擇出租給諸如“學長”或“學姐”等熟人,不過,只要價錢合適,來歷不明的陌生人求租,他們也不拒絕。

  為了調查,記者以“職場人士求租者”的身份在某論壇上發布了求租的帖子。沒過多久,北京某科技類院校的一位博士生就主動聯系了記者。對方告訴記者,房子空著也是空著,自己主要想出租給學生或者考研學生,此外,職場人士也可,條件是長得像學生。“只要條件符合,價格看著行情就行。”

  隨後,記者按約定來到位於海淀區學院路附近的學生宿捨談租房事宜。對方並未對記者的身份認真核實,簡單打探了身份以及作息時間後,便決定將宿捨租給記者。

  “如果租的話,我到時會把門禁卡、校園卡給你,你就可以到食堂吃飯。但有一點,你每天一定要按時回來,晚上11點半宿捨就關了,有門禁卡也進不來。到時,宿管阿姨也會嚴格檢查學生信息,還會讓你登記,你很容易被發現,所以到校時間很重要。”這位“房東”說。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發現,該校許多宿捨樓不僅有宿管人員值班,也設有門禁,但大多數宿捨樓都大門緊閉,需要刷門禁纔可進入。不過,也有一些宿捨樓大門敞開,外人很容易進入。可以說,大學宿捨管理的疏漏,也是宿捨出租市場在暗地裡火爆的誘因之一。(完)

  圖片精選
別人的玩具屋 英國爺爺為孫子建城堡
豹子背後襲擊飼養員 老虎搭救阻斷偷襲
哥倫比亞民眾將床搬上街頭 慶祝懶人節
荷蘭鮮花盛宴:各式花車游行搶眼
猜你喜歡
歷代"任盈盈"比拼
最有名香港電影大反派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