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焦點新聞
搜 索
多地現流浪犬咬人事件 專家:養犬人違法棄養須受罰
2016-09-28 08:48:31 來源:中新網  作者:陳磊 郭子菡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一條犬咬人的微博,閱讀量超過了1880萬人次。

  近日,一只白色中型犬在北京市朝陽區永安裡、雙井、勁松一帶咬人,據北京市朝陽區疾控中心初步統計,近30名市民被咬傷,包括一名4歲兒童。另據北京市疾控中心消息,在今年中秋小長假期間,北京市犬致傷人數超過2000人。

  在全國層面上,根據有關部門發布的2015年全國法定傳染病統計,狂犬病死亡人數為744人,居當年報告死亡數傳染病第三位,前兩位是艾滋病和肺結核。

  流浪犬咬人事件頻發

  9月22日,據媒體消息,此前在北京市朝陽區永安裡、雙井、勁松一帶咬人的流浪犬已被找到。

  據有關部門稱,這只流浪犬是在北京市朝陽區小紅門附近被“捉拿歸案”的,是一只白色中型犬。經一名傷者辨認,該犬確實曾咬傷自己。朝陽區疾控中心也表示,再無新增被咬傷人員就診。

  9月20日中午,有網友在微博上發消息稱,在北京市朝陽區光華路、永安裡附近,多名行人被一只流浪犬咬傷。

  據該網友稱,其家人在永安裡附近被這只流浪犬咬傷,隨後他帶著家人前往疾控中心注射狂犬疫苗。在疾控中心,該網友看到多名傷者同樣被流浪犬咬傷。根據傷者描述,大家都是被一條長40厘米左右的白色流浪犬咬傷。

  隨後,當地警方多個派出所接到報警電話稱有市民被流浪犬咬傷,警方迅即派出警力進行圍捕。

  該事件還成為微博熱點事件,一條名為“北京永安裡瘋犬咬人”的微博閱讀量瞬間飆昇,截至9月25日8時,閱讀量突破1880萬人次。

  近年來,北京多次發生包括流浪犬在內的犬致人死傷事件。據北京市疾控中心消息,就在今年中秋小長假期間,北京市犬致傷人數超過2000人。

  記者根據公開報道搜索發現,類似流浪犬傷人事件在各地頻發。

  對此,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法治政府與地方制度研究中心主任熊文釗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流浪犬咬人事件多次發生,已經轉化成一個社會問題,需要各地政府及社會公眾給予高度關注,對流浪犬進行集中管理。

  針對流浪犬咬人事件頻發,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環球法律評論》副主編支振鋒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地方政府應該下定決心解決流浪犬問題。此前,支振鋒曾就養犬管理立法進行深入調研。

  流浪犬多源於棄養家犬

  9月23日6時許,為了觀察小區內的養犬情況,天剛蒙蒙亮,記者就走出家門,來到小區裡。

  記者所在的居民小區位於北京市朝陽區。記者剛走出居民樓,就聽見一聲“早啊”,抬頭一看,原來是本樓一位老年鄰居,手裡還牽著他家的黃色小犬。

  鄰居的孩子工作後,不在身邊住,老兩口兩年前養了一只小型犬,從此以後,記者早晚下樓,總能碰到。鄰居家的犬外出時,一直拴著犬鏈,但在電梯裡,卻從未戴過嘴套。

  沿著小區道路往前走,剛走到十字路口,一條棕色卷毛小犬從一輛汽車邊無聲無息竄出來,把記者嚇了一跳。不遠處,一位中年婦女拎著卷成一卷的犬鏈,慢慢悠悠走著。

  記者所在的小區有一個公共健身場所,旁邊還有一大塊空地,當記者趕到這裡時,有5只小犬和一只中型犬在互相追逐,都沒有系犬鏈,犬的主人則圍在一起聊著家常。

  記者又圍著小區馬路轉了一圈,前後碰見4次居民遛犬,其中3次不系犬鏈,小犬跑前跑後圍著主人又蹦又跳。

  根據《北京市養犬管理規定》,攜犬出戶時,應當對犬束犬鏈;攜犬乘坐電梯的,應為犬戴嘴套;不得攜犬進入公共綠地、社區公共健身場所等……

  記者當天早上遇見的11次遛犬行為,比照《北京市養犬管理規定》,違法率為100%。

  在一位小區居民看來,這種違法養犬,後果還不算太嚴重,畢竟犬都是有主人的,令人擔懮的是違法棄養犬之後成為流浪犬。

  據媒體報道,在西安市,警方每年收容的流浪犬在4000只左右,其中大部分是棄養犬,目前警方已經收容處置了近4萬只流浪犬。

  在天津市,據當地動物保護機構公布的數據,流浪犬總量超過150萬只,多數是人為遺棄,“每天都有相當數量的寵物被遺棄”。

  在江蘇省南京市,2007年至2015年10月,當地警方收容流浪犬總數已經超過3萬只。經實地走訪了解,這些流浪犬,除了少部分屬於走失外,大多是遭主人遺棄。

  ……

  熊文釗表示,現在養犬的人越來越多,但犬主人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將犬遺棄,原因在於我們沒有對棄養人進行行政處罰,沒有追究棄養人的責任。

  在熊文釗看來,針對流浪犬,地方政府的兜底管理責任在一定程度上缺失,比如沒有足夠的收容場所對流浪犬實施集中管理和處理,減少公共場所的流浪犬數量,沒有對流浪犬實施衛生防疫,防止對城市市民產生危害。

  在支振鋒看來,正是由於犬的主人違法將家犬遺棄,纔使流浪犬無人管束頻發咬傷市民,形成社會普遍關注的熱點問題。

  支振鋒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更深層面上,各地的養犬管理法規針對棄養犬的行政處罰過輕,無法觸動養犬人糾正違法行為;與此同時,各地養犬管理涉及多個部門,管理體制並不順暢,無法對流浪犬進行有效管理。

  “我們在調研時去過一個流浪犬收容中心,裡面收容了很多流浪犬,每天花費非常大,但我們實際上沒有足夠經費養那麼多流浪犬,納稅人的錢也不應該這樣花費。”支振鋒說。

  國務院可出臺行政法規

  目前,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流浪犬出沒在各個城市的大街小巷,已經成為影響城市居民人身安全的隱患。

  那麼,這一隱患該如何消除呢?

  熊文釗認為,根據立法法的規定,地方可以根據本地具體情況和實際需要,在不與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和本省、自治區的地方性法規相抵觸的前提下,可以對城鄉建設與管理、環境保護、歷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的事項制定地方性法規。養犬管理屬於城鄉建設與管理范疇,“可以地方人大制定地方性法規”。

  熊文釗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從源頭上來說,要加強養犬登記管理,同時要加大養犬人的責任,對棄養人進行追責;從政府管理上來說,政府有關部門應該加強養犬監督,對於犬主人確實不願繼續養的犬、無主或無人領養的流浪犬,政府應該承擔兜底責任,實施集中收容,進行無害化處理。

  “對於社會各界建立的關愛動物社團收容和領養流浪犬,政府可以加強扶持。”熊文釗說,“總之,社會各界應該多管齊下,解決流浪犬問題。”

  支振鋒認為,養犬問題屬於地方事務,由地方進行立法,但在各地進行地方立法的基礎上,可以考慮由國務院出臺行政法規,對養犬涉及的共性問題、原則問題進行規范,有利於各地遵照統一執行。

  支振鋒的看法是,首先要采用科技手段加強養犬管理,比如上海規定犬必須植入生物芯片,芯片中要有犬主人的姓名、單位、聯系方式、注射疫苗記錄等信息。無論是主人遺棄,還是自行走失,通過掃描電子芯片可追蹤相關信息,督促主人依法養犬。同時,對於違法棄養的,規定更為嚴厲的處罰,減少家犬變成流浪犬。

  “其次,凡是在公共場所沒有主人牽著、也沒有植入電子芯片、沒有相應信息牌的,統統視為流浪犬,養犬管理部門有責任予以捕捉。”支振鋒認為,“捕捉之後,養犬管理部門設定公示期,公告認領;沒有人認領的,再設定30天或者90天的領養公示期,沒有人領養的,可以做無害化處理。”

  “最後,相關部門在養犬事務上各管一段的養犬管理體制亟待理順,執法積極性不高的問題亟待解決。”支振鋒說。

  這種緊迫性顯而易見。

  9月24日,有媒體報道,在浙江省嘉興市,一只流浪犬連續咬傷11人,其中年齡最小的兩歲,年齡最大的75歲,一名小學生傷勢嚴重。

責任編輯:王宏君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