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記者調查】如何讓快遞包裝『綠』起來?
2016-11-21 20:40:00 來源:央廣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央廣網北京8月23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夜新聞》報道,拆包裹『很費力』,拆了一層又一層;但同時包裝物料使用量相當驚人,回收率不到兩成,更讓人擔心的是,部分有害物超標。近日,我國出臺措施,推進快遞業包裝綠色化、減量化、可循環。如何讓快遞包裝『綠』起來?難點在哪兒?對此記者進行了調查。

  快遞公司難以回收包裝

  2015年全年,我國快遞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206.7億件,穩居世界第一。今年1—7月,我國快遞企業又累計完成157.5億件的業務量。隨之帶來的問題是,包裝物料使用量相當驚人。

  通常,快遞行業使用的包裝物料分為運單、封套、紙箱、塑料袋、編織袋、膠帶和緩衝物七大類。僅以透明膠帶為例,我國平均每件快遞的用量是0.8米,透明膠帶不僅本身為不可降解材料,還在客觀上造成了紙箱與塑料難以分離,提高了回收成本。

  國家郵政局《實施方案》明確,要在綠色化、減量化、可循環方面取得明顯效果,『十三五』期間,力爭在重點企業、重點地區的快遞業包裝綠色發展上取得突破。具體而言,『十三五』期間,快遞業電子運單使用率年均提高5%,希望2016年主要快遞企業品牌協議客戶電子運單使用率達50%,2020年超過90%,大幅降低面單紙張耗材用量。方案還提出具有較強指導作用的部分綠色包裝標准2017年制定完成,到2020年基本淘汰有毒有害物質超標的包裝物料、基本建成社會化的快件包裝物回收體系。

  為實現這一目標,《實施方案》提出了推進快遞業包裝法治化管理、加快快遞業包裝綠色化發展、鼓勵快遞業包裝減量化處理、探索快遞業包裝可循環使用、實施快遞業綠色包裝試點示范工程五大重點任務,並將其細化為強化快遞業包裝日常監管、制修訂快遞業包裝國家標准和行業標准等12項具體任務。

  操作性方面,《實施方案》對電商企業、快遞企業和包裝企業,以及政府、高校、科研院所等快遞綠色包裝相關要素的各自定位和功能做了清晰界定。比如在推進包裝物減量化方面,鼓勵企業使用電子運單、中轉箱和籠車等裝備,利用大數據技術,優化運輸、存儲和配送的流程,從而減少包裝物的使用量。

  後續還將推出《實施方案》的具體實施細則和開展試點工作。據了解,由於綠色包裝有利於各大企業降低成本,目前企業參與方案的實施積極性較高。

  全國快遞業務量50強的莆田市,今年1-6月完成快遞4760.萬件,同比增長了37.35%。在這令人頭暈目眩的發展之時,快遞包裝的煩惱也劈頭蓋臉而來。

  快遞員沈炳煌向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個小小的紙箱要四五毛,中等的大概五六毛左右,一些較大件的紙箱則單單箱子就要幾塊錢。一件快遞按照距離和重量,一般在十元左右至二三十元之間:『袋子一般都要兩毛錢左右。但是袋子沒辦法回收,都是防水袋,都有封的,封完之後都撕破了。』

  龍岩某賣家小王,主打銷售玻璃陶瓷制品。在他看來,一層層的包裝雖然繁瑣,但必不可少,沒必要為了減少這幾元錢的包裝費,而損失貨物:『說實話,包裝這個一塊,成本不是很大,一個零頭都不到。比如你說青花瓷,它價值幾百、幾千、上萬都有,那因為你包裝,為了省一點包裝費幾塊錢,把這個,畢竟是易碎的嘛。如果它壞掉,就相當於虧了。』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不論是賣家,還是快遞公司,給貨物的快遞包裝,大都用的是黃紙板、膠帶、塑料袋和塑料泡沫等,這些材料基本可以回收再利用,但事實並非如此。某快遞公司莆田網點負責人岳國鵬告訴記者,他們也很想回收紙箱,節約成本,然而『收集』是一大難題:『快遞到了每個人的手裡,想要把包裝再收起來是很不容易的,何況現在沒有回收金。再說另一方面,快遞包裝袋是那個一次性的用品,撕毀後已經破損,難以二次的利用,要求市民主動回收很不切實際。』

  據龍岩某快遞負責人林新介紹,除了紙箱可以直接回收周轉利用外,其他快遞包裝大多是一次性材料,比如塑料制品,但由於沒有固定的回收站點,加上回收成本的便宜,很難管理:『因為它這個盒子散落在龍岩各個角落,你要給它收集起來,除非一個就是廢品回收站,給它統一,回收的成本很便宜啊,按斤啊,就按照那個紙皮啊,一斤多少錢,幾毛錢。』

  而另一家快遞公司工作人員則表示,他們也曾嘗試讓快遞員盡量回收那些顧客不需要的包裝盒和包裝袋,但效果並不樂觀:『有的人就想拿去賣紙皮,也不願意給我們這樣,(那有沒可能我們回收價給他們回收過來呢?)回收價他們價格開很高啊,我們承擔不起,他就覺得我們快遞買了他們就開高了,比如說一個小箱子要賣你五毛啊或者是大一點的一塊,這樣都會有啊。(那就是比我們自己去進這個盒子還更貴?)對。』

  某快遞公司員工小劉告訴記者,為了回收這些用過的快遞盒子,他們想了不少辦法:『我准備拿這個盒子做一個促銷活動,寄快遞的話比如是十塊的話,如果你帶三個盒子來減一塊錢。』

  但小劉也坦言,雖然公司雙贏的想法很美好,但這種回收快遞盒的辦法能不能被市民接受還得看現實的情況。

  8月23號上午,在湖北孝感韻達快遞分檢中心,客服經理熊朝霞正在登記快遞包裝箱采購的種類和數量,熊朝霞說,僅快遞包裝箱一項就佔了公司每月不少的開支:『(我們包裝的這個盒子的話,一般的話佔快件的成本大概佔多少?)應該是十分之一吧!(如果劃算成錢,大概是多少錢?)每個月的話至少差不多3000塊錢左右,包裝的盒子單個的話成本多少?成本差不多1.5元左右。』

  目前,國內快遞領域的包裝主要集中在快遞運單、編織袋、塑料袋、封套、包裝箱、膠帶以及內部緩衝物等7類;為保護好心愛的快遞件,不少客戶都會選擇將快遞件重重包裹。湖北孝感韻達客服經理熊朝霞說:『(那您是怎麼看待這種裡三層、外三層的包裝的?)這個有些易碎品、還有一些客戶需求要這樣的,這個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說,像有些客戶寄的是米酒啊、尿不濕啊,它的統一的外包裝就不一樣,所以我們這個就要專門跟淘寶客戶,尺寸是多少?再在網上訂購。』

  目前,湖北孝感正由該市郵政管理局牽頭,委托保利紙業公司對轄區內快遞網點、已過保存期限的快遞運單進行集中回收處理和再利用。截至目前,孝感市共銷毀全市各縣(市、區)35家快遞企業快遞面單850萬份,約重10.2噸。但快遞企業、供應商、快遞員和消費者態度不積極、包裝物回收難度大、機制不健全、難以再利用等讓快遞『綠色包裝』推進工作陷入囧境。

  隨著電子商務迅速發展及快遞業與制造業、服務業的逐漸融合,2015年全年,我國快遞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206.7億件,穩居世界第一。今年1到7月,我國快遞企業又累計完成157.5億件的業務量。但記者調查了解到,快遞包裝的回收率幾乎為零。

  某電商企業河南區負責人李先生表示,獨一無二的包裝,可以給他們帶來無法估量的廣告宣傳。『包裝的話,都是印上了自己的LOGO,放出去不管到哪裡,都是無形的廣告啊,這個東西都是不可估量的。我們不做硬性廣告,除非是很偶爾的大促或者關鍵時間點做廣告推送,我們一般的話都是自媒體的廣告,像這盒子其實都是自媒體的渠道嘛。』

  李先生還說,包裝只是成本中的九牛一毛,而且從目前來看,包裝也沒有回收的可行性:『(包裝在成本中大概佔多少呢)肯定很小很小的比例呀。全行業如果說,包裝這一塊如果成本佔很大的話,那大家都不用做這個事了。(咱有沒有想過回收啊)肯定不會回收啊,消費者郵回來郵回來費用更高。基本上目前來說,是沒有回收的可行性。』

  鄭州全峰快遞公司快遞員小劉每天投送快遞近百件,但回收快遞盒子不足1%。小劉說,快遞公司並不鼓勵回收快遞包裝:『(把箱子給你們的佔多少呢)一天基本上是1%左右吧,好幾天有時候纔碰到一兩個這樣的,很少很少。(這樣的話你箱子會怎麼處理呢)感覺方便了就拿回去,感覺不方便了就找個垃圾桶扔了(咱們快遞公司也沒有說,你回收一個箱子會給你加多少錢)沒有沒有,補貼啥東西了是沒有這一項的。』

[1]  [2]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楊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