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焦點新聞
搜 索
養生女老師不授課竟賣淫 北京警方端掉一涉黃窩點
2017-01-09 08:36:12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賣淫女自稱『養生老師』,用『上課』的噱頭進行色情服務。經朝陽群眾的舉報,民警通過暗訪發現一處只要有客人上門就關門停業的『養生會所』,其中都是穿制服、著黑絲的賣淫女,她們在網上的身份變成了『專業養生老師』,為網上預約好的客人提供色情服務,甚至暗示客人嫖娼。目前,該涉黃窩點被警方一鍋端。

  朝陽群眾出動舉報養生會所

  不久前,警方接到了朝陽群眾的舉報,稱在十裡堡附近有一家二層的養生足療會所,總有陌生男子深夜出入,生意很是紅火。這家會所就開在街邊上,附近都是一些出租房和簡易樓,環境算不上高大上。附近的鄰居告訴記者,這家會所開業時間不長,裡面有幾名年輕姑娘做技師,每天白天睡覺,晚上上班。鄰居稱,會所內的人很神秘,除了開門做生意,他們幾乎不和附近的商家交流。『我用手機搜到過這家會所裡的技師的微信,添加好友之後,感覺她們不是正經人。朋友圈裡全是一些袒胸露乳的照片,而且還自稱是「養生老師」,招攬男客人到會所去「上課」。』

  自稱養生老師可教閨中秘術

  其中一名賣淫女『艷艷』在微信中自稱擅長『閨中秘術』、『養生保健』。如果和她一起『上課』,就能煥發青春、養生保健。『艷艷』將自己的照片和會所內其他『姐妹』的照片都發至朋友圈,並寫上挑逗的話。其朋友圈只有幾十條,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比較裸露的圖片。

  此外,她還提供『色情小視頻』的服務。她在微信中出售色情視頻,每個大約10分鍾的色情視頻,要價在10到20元不等。在她的朋友圈內還多次以『養生女老師』的身份發出小廣告。

  一名附近的商戶稱,自己曾收到過這些『養生女老師』發來的色情廣告。『她們通過QQ、微信在附近的人裡搜索,發現男的就加。我和三個朋友在一起吃飯時,四人竟同時收到好友申請。我們以「逗著玩」的心態添加了好友。對方先是自我推銷,然後又忽悠我們交錢辦會員卡。後來一問,我們纔知道,原來就是旁邊那家新開的足療店的人。』

  打消客人顧慮假裝關門上鎖

  警方偵查發現,白天很少有人進出會所,夜間有男男女女進出,非常詭異。這家涉嫌組織賣淫的會所一到晚上就有幾名年輕女子在門口招攬生意。雖然已是嚴冬,但玻璃門內的女子仍是衣著暴露,濃妝艷抹。

  在晚上10點多的時候,經常有男子進入該會所,但隨後會所就會關門歇業。『客人進入後,店門就會從裡面反鎖,屋裡的燈也都關上。兩三個小時之後,客人會從會所的後門離開。這時,會所纔會再次營業。』此外,這家會所白天通常門窗緊閉,直到晚上8點多纔開門做生意。民警告訴北京晨報記者,有些不知道這裡是賣淫窩點的客人誤入後,也會被賣淫女用各種花言巧語游說。『很多人經不住糖衣炮彈,就交錢了。』民警說,為了打消第一次來此嫖娼客人的顧慮,會所都會把大門鎖上,做出已經關門的假象。『等客人離開之後再開門,繼續招攬生意。』

  正規服務掩護但無按摩儀器

  民警暗訪發現,會所內有多名賣淫女。明面上,她們每個人都有正規的編號和服務項目,像是精油按摩、頭部理療等。每個項目的價格也不貴,每小時一兩百元。並且,在前臺選擇按摩項目的時候,主管人員會詢問是否由熟人介紹。進店後,每名顧客都會被『免費贈送會員』的噱頭要求填寫會員登記冊。『這裡的噱頭是不僅可以給客人做按摩,還可以傳授一些養生知識。』

  在選定服務項目後,由安排好的『老師』將客人帶到指定的包間進行按摩『授課』。樓上大概有五六個包間,其他屋則放著店內人員的生活用品。這些包間很像是快捷酒店的單人間。其中只有一間小淋浴間和一張床。房內沒有任何按摩儀器和物品。

  此外,民警通過查詢發現,這家會所沒有營業許可證,多名技師也沒有上崗資格證。其中的一名女子此前還因為賣淫被警方處理過。

  對門民房賣淫內裝報警裝置

  據民警介紹,通過前期的摸排,已經確定這家會所共二層,部分天棚打通建成店內的旋轉樓梯。一層是門臉房和洗浴室,由旋轉樓梯上到二層是一排小包間和宿捨。

  『會所表面上極為普通,但為了逃避警方的檢查,會所將與二層對門的民房,當成專用的賣淫嫖娼場所。賣淫嫖娼者會來到這個相對隱蔽的地方從事色情交易。』民警說,會所內有乾坤,還安裝了報警器。這樣的會所隱蔽性和自我防護意識很強。『客人進了房間之後,一般都會把門反鎖,他們在內部還安裝了一個報警器,只要有人來檢查,他們只要按一下,房間裡面就會有燈閃爍,用來提醒。』

  民警分路抓捕男女被抓現行

  抓捕當天,民警在確定有男子進入包間後,纔開始布置抓捕工作。為了不打草驚蛇,民警決定多路進行抓捕。『現在店門是從裡面反鎖的,如果硬闖,肯定會驚動裡面把風的人,所以我們要從這個二層小樓的後身進去。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民警安排好兩路人員,一路到現場抓捕,另外一路看好正門。

  很快,民警從小樓的後身進入會所,直奔二樓包間,在一間屋子內抓到了正在進行賣淫嫖娼的一對男女。而旁邊屋子內正准備接客的一名賣淫女也被控制住。面對民警,19歲的男子王某很快就承認自己是來嫖娼的。他就住在會所旁邊。平時一個人租住一間平房,寂寞難耐。

  每晚經過會所時,他看到裡面坐著年輕女子。『正好今晚下班早,我鬼使神差地就來了這家店。在前臺時,我只是說要普通的足療養生服務。誰知進了包間,女技師就開始脫衣服,並暗示我,她可以提供色情服務。我一開始拒絕了,但被游說了幾句之後,一時起了色心。』王某說,賣淫女自稱會『養生秘術』,每次要價400元。『其實她根本不是什麼養生老師,這女的說自己小學都沒畢業。』

  拿養生當噱頭網上事先約客

  會所的三名賣淫女都是20多歲,也有人因為賣淫被處理過。其中一人供述稱,她們和老板是同鄉,去年到京本想打工賺錢,但因為沒有文化,也沒什麼手藝,乾了幾個工作都十分辛苦且收入微薄。後來,聽到有同鄉的姐妹說,有辦法可以輕輕松松賺大錢,就跟著一起做了賣淫女。她們每次根據客人不同,要價也不同。最多的一次要價上千元,便宜的也有四五百元。

  為了抬高身價多要錢,會所老板想出來用『養生老師』做噱頭。她們通過網絡社交平臺打廣告,招攬生意。『自稱養生老師會顯得有文化,是我們老板想出來的主意。之前我們也裝過嫩模,但宣傳效果沒有養生老師好。』如果遇到本不想嫖娼的客人,她們會想方設法將其發展成客人。賣淫女交代說,來做正經按摩的客人很少。『基本上來的人都是我們通過廣告招攬來的,是事先約好,有些甚至提前交了訂金。』記者了解到,這些賣淫女的文化水平都在初中以下,而且未從事過養生與按摩的專業培訓。

  本版撰文北京晨報記者張靜雅

責任編輯:羅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