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准大學生暑期打工記:賺錢還是體驗校外人情冷暖?
http://society.dbw.cn/ | 2017-09-04 10:02:22 
作者: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王傲
上海市民樓頂泳池嬉戲享清涼
三小只的演技到底咋樣

  8月11日,18歲的朱攀登(化名)『曠工離職』了,他在南京一家知名餐飲連鎖店打工。『在社會上和在學校裡反差大,我適應不了,想回家。』這是朱攀登的辭職理由。

  今年暑假,很多像他這樣的高三畢業生,在這個徹底『讓人放松、解放』的假期裡,有人選擇出國旅游,有人選擇報班考駕照,也有人選擇了打工。那些懷揣著夢想外出打工的年輕人,卻在社會上遭遇了很多『不適』。在這些『不適』背後,留給人更多思考。

  找工作拷問誠信品質

  誰也不知道,朱攀登是何時動了辭職的念想。以至於當他向主管提出口頭辭職時,主管莫先生都有些措手不及。

  他工作的飯店位於南京夫子廟,這裡常年外地游客眾多,飯店生意超級火爆,飯店門口常常排隊長達一兩百人。為此,飯店也一直缺人。很多年輕人來這裡打工,就像過客一樣,在飯店打工一段時間,嫌活兒太苦太累,都辭職走了。

  所以,朱攀登的離職,對莫先生來說,那是年輕人的『衝動』,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當然,莫先生還是善意勸他,希望他留下來。遇到問題,可以幫著解決,但朱攀登的回答,卻很堅定,他說已經下定決心要走了,連車票都買好了。隨後,他向飯店交了工作服,連招呼都沒打就走了。

  朱攀登在飯店的後廚工作,幫助切菜、配菜。在大伙兒面前,朱攀登是一個靦腆內向的孩子,不願說話,盡管乾活動作慢,但還是願意吃苦。

  8月10日,他收到了7月的工資3200元,從7月1日到7月31日。

  3200元對初入社會的朱攀登來說,是一筆不菲收入。因為這差不多是他做公務員、在河南基層工作了20多年的父親每月能拿到的工資。

  按照公司規定,每月中旬根據門店生意狀況,再分配獎金,每人大約幾百元。當時有工友勸他領了獎金再走,但他去意已決,連獎金都不要了。

  從飯店到公寓步行需要10分鍾,要穿過繁華的夫子廟街區。

  平常在公寓的多數時候,朱攀登是無聊的,住在一起8個人,都是暑假從外地到南京來打工的。彼此之間交流非常少,互相不知道各自的家庭。朱攀登也很少當著室友的面與家裡聯系。

  其實,南京的這家餐飲公司並不知道朱攀登是一個高中畢業生。

  該公司推行的管培生計劃,是專門針對在校學習兩年後的高職學生,在飯店實習1年,表現好的能留下來工作。公司要跟這些學生簽訂勞動合同。

  朱攀登此前沒有受過任何餐飲方面的專業培訓,卻成為管培生。但是他必須在8月底辭職,因為9月初學校馬上要開學,迎接他的是嶄新的大學生活。

  該公司人力資源管理部門負責人認為這是一種欺騙行為。他分析說,暑假工和正式簽訂合同的工資待遇不一樣。很多學生為了多賺錢隱瞞身份。這樣的行為給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帶來很大麻煩。

  有教育專家認為,准大學生暑假出來打工也是對生活的一種體驗,為了賺錢隱瞞身份,這本身是一種不誠信的行為,有違打工體驗的『初衷』。

  社會復雜程度超過想象

  對朱攀登來說,飯店裡所要具備的為人處世之道,那是『高深的學問』。他更喜歡沈迷在游戲世界裡,游戲中的呈現更加直接,不論男女性別,不管你是否出身貧賤。

  朱攀登最近迷戀『王者榮耀』,他在裡面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王者帝國』分成7級,象征最強實力的是『王者段位』,緊隨其後的是星耀、鑽石、鉑金、黃金和白銀段位。最下層『倔強青銅』,則是一群戰績墊底的菜鳥。

  段位纔是實力的證明。如今,朱攀登是『鑽石』段位,這也意味著,他是游戲中的強者。任何一位『鑽石段位』出現在戰隊裡,都能大殺四方。從最底層玩家到鑽石段位,競爭殘酷。

  游戲裡,朱攀登曾是『王者榮耀』中的國服第一貂蟬。後來到南京的飯店工作忙,玩游戲時間少,掉到『江蘇省第一貂蟬』。

  朱攀登從游戲中獲得了極大滿足感。而在現實工作中,打工世界與他所沈迷的網絡世界相去甚遠。

  相比朱攀登,作為餐廳服務員的林錦瀾也遭遇了困惑。

  通過鄰居介紹,林錦瀾找到了這份工作。最難的當屬角色轉變,平時在家裡是被父母溺愛的『小公主』,在餐廳裡得整天為別人服務,林錦瀾自稱還適應不了,『我媽嫌我一身的土豆味』。

  她曾想過放棄,這是與高中校園截然不同的環境,『社會上的人比學校裡復雜多了』。

  身體是勞動的本錢

  『錢,錢,錢!』當問及為何選擇在暑假工作時,這是剛考入山東中醫藥大學的學生李伯讓給出的回答。

  父母雖然並不奢望李伯讓現在就掙錢養家,但認為漫長假期有一份工作可以鍛煉孩子。

  在露天游泳館的這份工作,也是李伯讓的媽媽幫忙找的。7月1日開館,李伯讓提前3天就上門幫忙,開始為期一個月的工作。

  作為管理員,李伯讓除了售票,還要幫忙清理泳池,到了下班時間,客人如果沒有離開,他就得延長工作時間。

  說好的午休也改成了輪班制,工作時間從開始工作的8小時,延長到11個小時,並且沒有加班費……李伯讓一肚子苦水:『11個小時的工作,誰受得了啊?』他最終辭職了。

  一個月的工作,帶給李伯讓的,並不僅是金錢。他說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也體會到了勞動帶來的快樂。

  高考結束,王宗輝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准備續租高三租下的出租房,給即將昇高三的學弟學妹們補課,做家教賺錢。

  『高考那天剛好是我18歲生日,既然成年了,就不想花爸媽錢了。』王宗輝信心滿滿。

  6月28日,王宗輝在QQ空間發表了一條『說說』:『有准高三生要補數學的麼,本人剛高考完。高考數學139分,要補的話私聊,價錢暫定一小時70元,價格可以商量,支持上門補習。』

  因為在高中經常打球,王宗輝認識了許多低年級學生,發布『說說』之後,他很快招來了3個學生。

  放假後,在沒有空調的出租屋裡,他給學生補習揮汗如雨。7月25日,王宗輝因為腸胃炎伴隨著劇烈的腸痙攣,暈倒在學生家中。

  這個暑假,王宗輝賺了2200元,他心裡五味雜陳,『掙錢很不容易,照顧好自己也很難,現在,最心疼的是爸媽』。

  邁好進入社會『第一步』

  馬婷婷選擇在假期打工是因為想要買一部手機,同時也可以補貼家用。

  在村子裡的手機店,她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因人手不足,作為銷售員的她要承擔收快遞、交電費水費等額外工作。

  工作了1個月,馬婷婷辭職了。然後,她去姐姐開設的補習班中當老師。

  兩份工作都有不同的收獲,馬婷婷認為,兩個月的工作經歷,讓她發現做事情要有規劃,態度也要好。馬婷婷還開玩笑說:『以後去大學了還能給同學貼膜。』

  高考後,來自鹽城的准大學生劉永康看到有人在街上發傳單,『為什麼我不能去試試?』他動心了。

  父母卻認為,孩子應該在家陪父母,等上了大學,聚少離多。但最後,劉永康還是拗著去面試了。

  這是一份『總是被拒絕』的工作,站在大街上發傳單,路過的人總是沒有好臉色,但他卻要陪著笑臉。

  每天早上,公司組織晨會,每個人都要在晨會上講話。靦腆的劉永康不喜歡站在很多人面前說話,但是每次輪到他說話時,他都是硬著頭皮上。

  沒過幾天,他就發現自己站在上面,不再緊張,說話也流利了。25天的工作確實讓他改變了很多。

  在昇學宴上,親朋好友們都慫恿他上臺講兩句。當時他啥也沒准備,直接上臺脫稿講了幾分鍾,臺下的父母驚得目瞪口呆。『我真沒想到自己能有這個能力,現在想來必須感謝那份工作。』劉永康說。(記者李超通訊員鄧青青)

【聯系我們】社會頻道主編 手機號:15504500591
  圖片精選
每天5點就來了 85歲大爺義務掃步道13年
『生命禁區』裡的求生『智慧』
亮眼!西湖上空飄來一朵『愛心』雲
有點心疼!這只受災的豬被做成表情包了
璧合
WiseMedia
品友互動
猜你喜歡
王俊凱高顏值室友曝光
《如懿傳》七夕發狗糧
吳昕炒過CP的男神
雷人妝容奇葩男星盤點
WiseMedia
11111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