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43歲女子搬出深山:去留掙紮中突圍 尋另種生活可能性
http://society.dbw.cn/ | 2017-09-11 14:33:31 
作者: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焦志明
辣眼睛!不讓座大媽坐腿上 網友調侃這是性騷擾
小學教材現致命錯誤 相關部門回應:正考慮修訂

  過去兩年對龍坐英來說就像是一場夢。這個43歲的彝族女人從沒想過,自己會離開世代居住的土地和兩間破舊的瓦房,去到一個陌生又新鮮的地方——那裡沒有莊稼地,也沒有牛羊,周圍的鄰居換了一茬。

  她在人生的下半場適應全新的生活。兩年前,涉及貴州省水城縣十幾個鄉鎮的千戶彝寨搬遷項目,把龍坐英在內的上千名貧困戶推到了十字路口。

  擺在這些農民眼前的是一道單選題:去,或是留。

  玉捨鎮甘塘村的龍坐英已經在過去的土地呆了整整38年,她在那裡經歷了人生的最低谷。五年前,丈夫因為酒精性肝硬化去世之後,這個只剩四個女人的家庭掉落在貧困線以下。

  婆婆多病纏身,兩個女兒還在上學,年輕的龍坐英只能獨自承擔這一切。葷菜在飯桌上越來越少地露臉,高海拔和低氣溫讓便宜的土豆縮水到了正常體型的三分之二,卻是一家最主要的口糧;用玉米打成的飯乾澀又噎人,每咽下一口,都有一種剌嗓子的感覺。

  生活的轉折點來得沒有一定征兆。有一天,龍坐英的大女兒突然問她:『媽,你有想過搬走嗎?』

  這個整日只知道低頭面對土地和灶臺的女人,從女兒口中開始感知著外界劇烈的變化,在大山外不遠的海坪村旅游度假景區,政府給貧困戶建造了一批新房子,他們可以免費搬進去住,還能在景區裡直接就業,每個月都有1500元的工資。

  她第一次思考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那時候,整個村莊都處在日夜不休的討論中,不願離開的人態度很堅定:如果搬走,沒有了土地和房子,農民就沒法生存。一位老人邊搖頭邊擺手說:『1500元工資哪有我們的土地靠譜?農民有自己的地,纔是最踏實的。』

  起初,龍坐英對此也堅信不疑,這個農村婦女指望著家裡的那四畝土地,一季起早貪黑勞作後種出的玉米和土豆,橕起了這個四口之家。盡管,這些作物一年下來只不過能換成二三十張百元鈔票。

  也是從那時起,村裡多了拿著筆和本、整日在各家各戶溜達的村乾部身影。有人甚至在夜裡12點發現,漆黑的山上,兩道黃色的燈光在玉米秸稈的掩映下高高低低地起伏,那是村乾部為了動員貧困戶搬遷,又聊到了深夜。

  不只是甘塘村,作為水城縣規模較大的易地扶貧搬遷項目之一,千戶彝寨的覆蓋面涉及周圍十幾個鄉鎮,許多村乾部都在為這次遷徙而忙碌。他們想讓更多的貧困戶放下思想包袱,大膽地走出一條新路子。但後者,依然有著各式各樣的擔懮。

  住在龍坐英家幾百米開外的王克樹,他舉全部家當新建的房子馬上就要完工,這個男人沒事就喜歡瞇著眼睛,站在自家宅基地前面,對著建設中的三間磚瓦房看得出神。他不敢想象,搬走之後眼前的一切被推土機摧毀的景象。『要是搬走,我這剛蓋的房子就要被拆掉,你說換誰誰不心疼?』

  在動員搬遷的那段日子裡,連甘塘村村委會食堂的氣氛都和往日有些不一樣。剛從山上下來的村乾部們磕磕腳底的泥巴,背著手低著頭一個個地走進來,『扶貧政策是好,但有的人就是扶不起來。』一個村乾部說道。

  村文書劉順安常去村民王三全的家裡勸說,但下定決心要留守的王三全永遠只有兩個字回應:不搬。

  他經常跑去城裡打打零工,有時找不到活兒,就回來種地。這個男人並不想失去這樣『穩定』的生活。

  距離最後簽字確認的截止日期越來越近了。村民們經常在聊天中互相打聽對方的想法,他們都在觀望,看誰做那第一個點頭的人。

  龍坐英邁出了全村的第一步。

  前段時間的動員,讓她的想法開始有些改變。聽村乾部說,搬走之後土地是不收回的,她還可以偶爾抽時間回來看看她的玉米和土豆。而且,在景區裡的保潔工作,『就跟家裡打掃衛生一樣輕松』。大女兒也在飯桌上幾次勸說,這個初中畢業後就跑出去打工的年輕人很清楚這次搬遷對於家庭和母親的意義。一來二去,龍坐英最終下定了決心。

  如今,她坐在新家的沙發上,時不時地低頭看著身上穿著的工作服——一套彝族特色服裝,胸牌上寫著自己的工號。她每天的工作是把客房打掃乾淨,潔白的床單在龍坐英手中來回飛舞,她說:『這比家裡的鐮刀鋤頭輕松多了。』

  龍坐英搬走的那一天,鄰居管彥文叼著煙斗站在路邊,衝她打了個招呼。這個男人說,自己一把年紀了,就算去了景區也做不了啥工作,自己只會種地。後來,他申領了一筆2000元額度的危房改造補貼,把他的房子簡單修繕一下。

  但按照政策規定,因為申領了這個補貼,他將失去搬遷資格。其實,當初在申領之前,有村乾部去勸過他,但依舊碰了壁。『土地夠吃夠喝,再把這房子收拾收拾,我就沒啥要求了。』面對這家很容易『滿足』的貧困戶,村乾部一時說不出什麼。

  轉眼,從第一批貧困戶搬走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千戶彝寨易地扶貧搬遷區目前有1006戶搬遷戶,來自甘塘村的有22戶。這個村莊慢慢出現了分化,村乾部越來越多地說起龍坐英的故事,每次聽到這位老鄰居的名字,不少村民都會停止爭辯,低頭不語。

  劉順安有時會開車去搬遷區裡轉轉。看到那些坐落在山坡上的漂亮房子,他會掏出手機,拍下幾張照片。

  帶著照片和對留守貧困戶的關切,他又上山了。路上,迎面走來了幾位貧困戶,他們背著比人還高的竹筐,筐子裡裝滿了剛割下的豬草。劉順安一邊打開筆記本,一邊笑著迎了上去。

  (蘇州大學董翔)

【聯系我們】社會頻道主編 手機號:15504500591
  圖片精選
四川發現『冥界之花』 這些奇花異朵你見過幾種
男子試圖國慶請假連休29天 經理霸氣回復
飛行員曬機艙外空中震撼自拍照引網友質疑
江蘇揚州:『白露』知秋
璧合
WiseMedia
品友互動
猜你喜歡
為中老年偶像打call
盤點另類邪神手辦
王俊凱高顏值室友曝光
《如懿傳》七夕發狗糧
WiseMedia
11111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