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黃昏戀中瑣事矛盾引發悲劇 老頭殺死同居老伴
2017-09-28 15:11:49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王蘇燕 吉靜靜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對步入晚年的兩個人來說,如果能互相攙扶著走下去,本是一大幸事。然而,交往中的諸多瑣事,卻讓雙方的矛盾越來越深——

  黃昏戀引發的悲劇

  2017年5月的一個早晨,江蘇江陰市民王星(化名)忽然想起來,自己已經連續三天沒有看到母親康美琴(化名)了,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經過多方打聽,他來到母親前幾年交往的對象胡建國租住的車庫門口。敲了半天門沒有人應,門從裡面反鎖著,從車庫窄小的窗戶往裡面看,發現床上躺著一個人,衣著有點像母親,再一看,地上還躺著一個老頭。王星意識到出事了,趕緊撥打了『110』。

  警察到達後進入車庫,發現躺在地上的胡建國渾身酒氣,呼吸還算平穩,應該只是喝醉了,而躺在床上的康美琴則已渾身冰涼,床上還留著大攤深紅色的血跡,脖子上有利器割傷的長傷口。

  康美琴被害了!

  並無交集的前半生

  年輕時的胡建國在鎮裡可是個風雲人物,人高馬大的他相當帥氣。更重要的是,當時大家都還在地裡找生活的時候,他就是鎮裡集體企業的副廠長了。人人都對他高看一眼,上門找他辦事的人絡繹不絕。

  胡建國負責企業的采購業務,常年出差在外。他主要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和自己的子女溝通不是很多,平時家裡大小事情都丟給了妻子。偶爾不出差的日子,他也不會待在家裡,而是在外觥籌交錯應酬不斷。常年在外奔波,習慣了酒桌上的奉承,讓胡建國的性格略微自負,也越來越貪酒。

  而同鎮的康美琴人生軌跡則完全不同。年輕時,她嫁給了隔壁鎮的一個農民,生了兩個兒子。農閑的時候,康美琴做油炸麻團等早點,擺攤賺錢補貼家用。多年擺攤,讓康美琴的性格變得潑辣精明,有了個『麻團』的外號。

  靠著自己的早餐攤,康美琴含辛茹苦把兩個兒子拉扯成人,家裡建起了三層小樓房,兩個兒子也都成家立業。2000年後,江南鄉鎮經濟快速發展,小鎮居民的日子日漸富足,但賭博卻在小鎮悄然流行起來,康美琴也被小姐妹帶著,漸漸迷上了賭博。兒子也勸過多次,無奈康美琴不聽,一直強調自己賭的金額不大。兒子見勸不住,也就不管了。

  年輕時候的胡建國和康美琴,沒有任何交集。在胡建國的眼裡,這個街邊賣麻團的小攤販不值得一看,而在康美琴的眼中,這個人人都誇的年輕有為的副廠長,也只是那個跟自己毫無瓜葛的人罷了。

  紅線牽出黃昏戀

  幾十年過去了,當年的副廠長早就沒了往日的風光,妻子因病去世了,兒女和自己也不甚親近。好在胡建國老家的房子趕上了拆遷,他手頭有了些拆遷款,日子還算過得去。

  康美琴的老年生活也算安穩富足,兒子雖然沒有大出息,好在還蠻孝順。日子也就這麼平平淡淡地過著。丈夫前幾年去世了,她就和兒子住在一起。

  胡建國年輕在外闖蕩過,心思活絡,眼界開放,萌生了想找個老來伴的念頭。他的堂侄知道胡建國的想法後,也幫著他物色起來。

  2012年8月,堂侄將康美琴介紹給胡建國,兩個人的紅線就這樣牽起來了,雙方都還滿意。胡建國比康美琴大了10歲,身體還算硬朗,經濟條件也還好;康美琴也想找個人來做伴,畢竟孩子們都有自己的生活。兩個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

  然而,這件事在胡建國的家裡掀起了軒然大波,胡建國的兒女強烈反對二人在一起。原來兒女們經過打聽,鄉裡鄉親對康美琴這戶人家的風評不太好。兩個兒子沒有正經工作,都在外面混錢賭博,而康美琴也經常混跡於賭場。胡家兒女認為,她比胡建國小了10歲,肯定是看上了胡建國身上幾十萬元的拆遷款了。

  胡建國年輕時養成的自負性格又起來了,兒女越是反對,他越是堅持,覺得自己看上的人肯定是好的,聽不進兒女的意見。就這樣,原本不親近的關系徹底搞僵了,兒女從此和他斷絕了關系和往來。

  距離漸近矛盾漸生

  2012年9月,兩人沒有領結婚證,康美琴把胡建國帶回家,和自己的兒子兒媳見了一面,大家一起吃了頓飯,也就宣告在一起了。然後,康美琴和胡建國一起住在胡建國租來的車庫裡。住了一段時間,康美琴讓胡建國住到她家裡去,說她家房間多,空著也是空著,回去住也方便康美琴照顧孫女,還可以省下胡建國租車庫的錢。胡建國一想,也同意了。就這樣,2013年年初,胡建國搬到了康美琴家裡去住。

  胡建國來了以後幫著家裡做家務,照顧小孩等,大家都相安無事。但是漸漸的,胡建國覺得有些不對勁。康美琴家裡買空調裝修的錢都是胡建國出,平時買菜等生活開支也都是他掏錢,這也就算了,可是康美琴經常出去打牌,家務活也全都是胡建國來做。

  一起生活一段時間後,胡建國發現康美琴的兒子真的不學好,一個賭錢、一個吸毒。康美琴平時不斷向胡建國要錢,雖然每次500元、1000元,數額不大,但是積少成多,胡建國慢慢不樂意了。

  康美琴的兒子和兒媳們,則對胡建國喝酒不耐煩了,一天三頓喝酒,每天都是醉醺醺的,喝了酒就很多話。另外,他們覺得胡建國的年紀也大了,每天這麼喝酒,萬一在家裡出個什麼事情也說不清,於是由康美琴的兒子王星出面,提出來讓胡建國還是搬回去住吧。

  胡建國想著白白花了那麼多錢,還要被趕走,很是生氣。轉念一想,走就走吧,留下來的話,這一家還是個無底洞,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於是在2015年年中搬了出來。

  糾纏不清只為錢

  胡建國從康美琴家搬出來後,又租了車庫作為落腳地,康美琴偶爾過來和胡建國一起住。在胡建國看來,康美琴從來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來了就是向他要錢。一次500元、1000元地要,胡建國也就給了,甚至有的時候,她還會讓胡建國幫她還賭債。胡建國一直忍著,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徹底絕望了。

  康美琴讓胡建國把錢拿出去放貸,康美琴說:『1萬塊錢每個月有1000塊的利息。』胡建國開始不同意,因為他身邊只剩下幾萬元錢了,這是他的養老錢。但康美琴的『枕邊風』,加上高額利息的誘惑,還是讓他失了理智,在康美琴和王星的見證下,胡建國借了5萬元出去。

  然而,和大部分的高息借款一樣,錢出去了,回來的往往是少數,胡建國的5萬元本金也一直未到手。對方在歸還1萬元本金後,再也不見了人影。

  胡建國就向康美琴抱怨,讓對方去討要,康美琴反過來勸胡建國耐心一點。胡建國身體越來越差,他沒有耐心等下去。胡建國去法院起訴,經過法院審理,胡建國纔知道,原來對方歸還了2萬元讓康美琴轉交,是康美琴自己挪用了。

  這個結果徹底惹惱了胡建國,他懷疑這是康美琴套他錢的圈套。他身邊僅剩的錢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他的心理失衡了。後來,為了方便要錢,胡建國回到康美琴的家中居住,但是要回來的只有幾千元錢。

  2017年春節前夕,胡建國身邊沒什麼錢了。他覺得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錢被康美琴套走了,為了和康美琴在一起,與自家兒女都斷絕了往來。臨近春節,闔家團圓的日子,自己卻寄人籬下,胡建國滿腔的恨意,認為自己的悲劇都是康美琴造成的。他要報復!

  矛盾爆發釀命案

  胡建國最初是想著和康美琴同歸於盡。他打算,在遠離江陰的地方和康美琴同歸於盡,因為他怕流言蜚語給家裡人造成傷害。他想到了自己年輕時經常出差路過的地點——山海關。

  胡建國決定以旅游的名義帶著康美琴一起去山海關。沒有路費怎麼辦?胡建國等了三個月,將自己每個月800元的補貼款存起來,總算存夠了路費。胡建國跟康美琴說一起去旅游,康美琴高興地答應了。她萬萬沒想到,殺心已在同床共枕的胡建國心裡形成了。

  2017年4月下旬,春暖花開的時節。胡建國和康美琴踏上了去河北秦皇島、山海關的旅途。在山海關游玩的時候,胡建國想拉著康美琴一起跳海,沒有成功;想拉著康美琴一起從長城的烽火臺上跳下去,又嫌烽火臺不是很高,跳下去不一定會死,也作罷。

  玩了一個星期,胡建國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反而在半路上,胡建國喝多了酒,酒精中毒送去醫院,還是康美琴向兒子王星借錢付了住院費。這件事,讓胡建國的內心起了波瀾,想殺康美琴的念頭沒有那麼強烈了。

  旅游回來後,兩個人的關系似乎又近了點。但好景不長,康美琴又向胡建國要在秦皇島住院的錢,而康美琴的兒子也不讓胡建國繼續住在他家裡了。胡建國想著自己的錢終被康美琴一家榨乾了,現在居然被嫌棄,要趕他走。原本壓抑著的恨意,徹底爆發了出來。

  胡建國當天就從康美琴家中搬走,回到了自己租住的車庫裡。同時,一個罪惡的計劃在他的心中醞釀成形。他先是將自己以前購買的一把蒙古彎刀放在了床頭櫃旁邊,然後去鎮上的醫院找了相熟的醫生,買了一瓶安眠藥。但是怎麼樣纔能把康美琴喊過來呢?胡建國想到之前康美琴向他要住院費,就以還她住院費的名義把她騙過來好了。

  之後,胡建國打電話給康美琴,說要還她1500元錢。康美琴果然上當,答應晚上吃過晚飯會過來。當晚,康美琴一個人過來了,還說到因為當天晚上是孫女過生日,大家一起出去吃飯晚了點。聽她這樣一說,胡建國內心又失衡了,自己以前給康美琴的孫女好多壓歲錢,如今他沒錢了,連過生日都不喊他了,怨恨又添了一層。

  胡建國嘴上沒有說什麼,讓康美琴先休息,明天一早去銀行取錢。康美琴未曾懷疑什麼,喝下了胡建國給她的水,水裡早已兌好了安眠藥。康美琴很快陷入了沈睡中,一旁的胡建國則拿起床頭櫃旁早已藏好的蒙古彎刀,朝著康美琴的脖子揮去,康美琴在夢中走向死亡。看著康美琴漸漸冰冷的身體,胡建國拿出一瓶白酒,就著剩下的安眠藥一起喝了下去,漸漸也失去意識。

  兩天後,發生了本文開頭的一幕。2017年5月13日,江陰市公安局對胡建國涉嫌故意殺人一案立案偵查。5月26日,江陰市檢察院對胡建國批准逮捕。9月21日,本案移送上級檢察機關無錫市檢察院審查起訴。

責任編輯:焦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