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熱評
搜 索
評論:優秀的諮詢師是一個『戲精』
2018-01-05 16:31: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從《演員的誕生》可以看出,好演員詮釋角色的功力是相當深厚的,

  他們展示出來的共情能力令人嘆為觀止。

  優秀的諮詢師是一個『戲精』

  最近《演員的誕生》大火,我猜可能有不少人像我一樣一頭紮入視頻捧著手機追。個別片段我竟然還反復看了幾次,尤其是凌瀟肅和藍盈瑩演出的《最愛》。

  我被深深地感動了,被人物呈現出來的無力、傷感和堅忍打動,被演員精准的感受和表達折服。

  明明是一出人間悲劇,卻『悲』得如此不動聲色。強悍的命運不容置疑,被裹挾其中的我們不管如何用盡力氣抗爭,終究也是要『能活一天,便要好好活一天』地繼續下去,否則,又能怎樣呢?

  比起聲嘶力竭,眼裡那顆轉了幾圈卻始終不能落下來的淚珠更令人動容。優秀演員詮釋角色的功力是相當深厚的,他們展示出來的共情能力令人嘆為觀止。

  共情(Empathy),是一種對發生在他人(或者動物)身上的遭遇感同身受的能力,是理解與響應他人經驗的獨特能力,也是一座與他人內心世界建立往來的橋梁。

  亞瑟·喬拉米卡利在《你的感覺,我懂》一書中提到,共情不僅是一種感覺或知覺,更是一種抱持理性和恭敬態度的探索過程。探索橫亙在世界表象之下的真相,幫助我們面對不斷變幻的外在環境,仍能維持平衡與洞察力,教導我們保持彈性,遠離偏見,以敞開的心和想法處理人際關系。

  從進化心理學的角度看,共情對群體和種族的維持與進化也很重要。不管人還是動物,面對同伴的遭遇感同身受,能放下自我利益,做出利他行為,群體因此纔有機會得以保存,種族的適應能力也得到提高。

  雖然共情是一種天生的能力,是生物遺傳的組成部分,然而若想運用得當,卻是相當有難度的。究竟難在哪兒呢?

  我們再來說說另外一個靠共情能力吃飯的職業吧。

  就是心理諮詢師。

  心理諮詢本質上是傳達對來訪者的理解。輕率地講出『我理解你』是諮詢中的忌諱,卻是新手諮詢師難免一腳踏入的雷區。我們很容易站在離來訪者遠遠的地方,鞋襪不染塵,對陷入泥淖中的他頻頻點頭,真誠地說『嗯,我理解你』。

  我並不質疑大部分諮詢師的真誠,我想說的是,這個真誠還不夠分量,不夠生動。

  我參加的團體督導中,督導師是一位極為資深的業內前輩。有這樣一個案例:來訪者有孕在身,且處於最危險的孕早期,丈夫非但沒有對她關愛有加,反而在外拈花惹草。兩人經常為此發生爭執,激烈時雙方拳腳相向也是有的。一次,諮詢剛開始,來訪者便伸出手臂,一截『護腕』般的淤青赫然出現在諮詢師眼前。諮詢師蒙了,她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本能地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諮詢師將這個情景帶來督導。老師緩緩回應道:看著可真疼!可是,跟身體上的疼比起來,心裡應該更疼吧?

  我,就是那個尋求督導的諮詢師。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撲簌簌地落了下來,我知道這句話一定說到來訪者心坎兒裡了。

  與一位有著這般特殊遭遇的來訪者工作,諮詢師首先要勇敢地沈入對方的生命體驗,敢於將自己置身於對方的境地,敢於感受他的感受,這樣纔有可能跟來訪者在一個語言頻段上展開交流。如此傳達出的理解纔有可能契合來訪者的獨特心理,可謂獨一無二。這一次,諮詢師勇敢地跳進來訪者的『大坑』裡。

  就像演員需要深入角色內心去體驗他人的人生經歷一樣,優秀諮詢師同樣需要出借自己的心智功能,敢於把自我放置於來訪者的生命體驗之中,那一刻他全然忘記了自己。

  『進坑』是傳達理解的前提,真正的點睛之筆是後面這句『心裡肯定更疼吧』,直搗來訪者心窩,恐怕誰也難以再設下心防。

  對於觀眾來說,演員是在演人物還是在演臺詞,他們很清楚。對於來訪者而言,諮詢師是站在坑外遠遠地揮一揮手還是跳進坑裡與他們攜手,他們也不是感受不到。從這個角度講,一名優秀的心理諮詢師可能也得是個『戲精』。

  否則,一不留神,共情變『尬情』。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