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與法
搜 索
男子給家打電話後失蹤 警方調查揭開背後的殺人真相
2018-01-11 16:17:17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失蹤案背後的殺人真相

  2017年8月,湖北省荊門市京山縣發生一起失蹤案。平時靠打零工為生的王恆,突然與家人斷了聯系。家屬報案後,警方調查發現,這是一起錯綜復雜的殺人案。

  最後一次通話

  2017年8月4日10點左右,京山縣孫橋鎮村民張蓉接到兒子王恆的電話,說中午不回來吃飯了,要去同福賓館找一位朋友,晚上再回家。

  張蓉沒有想到,這竟是他們母子最後一次通話。因為王恆說過要回來,當天張蓉等到很晚,其間一直給王恆打電話,但都沒人接聽。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仍然沒有王恆的任何消息,張蓉有些心慌。兒子的社交圈子她並不十分了解,只想到縣城一個中年女人聶如蘭。她是一家賓館的老板,王恆和她十分投緣,認她做了乾媽,還跟張蓉說過乾媽對他很照顧。

  張蓉給聶如蘭打電話,聶如蘭告訴張蓉,8月4日中午,王恆的確到她店裡去過,但是待了一會就走了,說是要去找朋友。張蓉再次撥打王恆的手機,發現打不通了,便立即跑到京山縣公安局報案。

  警察告訴張蓉,會盡全力幫助她尋找兒子,同時叮囑張蓉千萬不要放棄撥打王恆的電話,也多想想辦法聯系他的朋友,或許會發現線索。

  8月9日下午2點,張蓉又撥打王恆電話,這一次竟然通了。接電話的是一個操著四川口音的陌生男子。對方說自己姓陳,是京山縣跑馬泉水庫邊一家養雞場的工人。他說這部手機是他8月5日早上在水庫大壩附近撿到的,當時手機泡在岸邊的淺水裡,他拿回家用吹風機吹乾,充上電,發現還可以使用,剛開機就接到張蓉的電話。至於王恆,陳姓男子表示根本不認識。

  取走手機的女人

  在張蓉的請求下,陳姓男子答應歸還王恆的手機,兩人約定第二天中午在跑馬泉水庫大壩旁的商店裡見面。8月10日中午,張蓉到達約定地點,再次撥打王恆手機,發現已關機。她趕緊聯系警方,講述了打通電話的來龍去脈。

  沒費多少周折,警方在水庫邊一家養雞場找到撿了王恆手機的陳某。陳某稱,王恆的手機的確是他撿到的,但早些時候已經被一個50多歲的女人拿走了,那女人說手機是她兒子的。為證明自己的清白,陳某帶著警察去了之前撿手機的地方。

  經過對該地點仔細搜索勘查,警方發現大片血跡,經法醫化驗是人血。此外,警方還在一棵樹上發現了王恆的襯衫,在樹下發現了王恆的鞋子。警方調來船只,在水庫中多次打撈,沒有發現王恆的屍體。但根據現場情況,警方判斷,王恆極有可能已經遭遇不測。

  經過調查,辦案人員確認,取走王恆手機的女人正是聶如蘭。對此,聶如蘭的解釋是:那天張蓉告訴她王恆失蹤了,她心裡也很著急,後來知道陳某撿了手機,因為急著找人,就趕著去找陳某,把手機拿走了。接受詢問時,聶如蘭再三拜托辦案人員盡快找到王恆,自己願意全力配合。

  辦案人員沒有在聶如蘭身上發現明顯可疑之處。與此同時,針對王恆身邊其他人的調查,也在持續進行中。

  神秘的『女朋友』

  據京山縣公安局警察陳俊介紹,王恆有酗酒的惡習,酗酒之後愛鬧事,近兩年當地派出所關於王恆的報警記錄有16條,都是他酒後和別人發生糾紛。辦案人員經走訪查明,8月4日下午,王恆在聶如蘭開的同福賓館與一名黃姓客人發生爭吵。蹊蹺的是,黃某與王恆爭吵後很快就退房走了。

  警方輾轉找到黃某,黃某承認自己的確和王恆產生過糾紛,但當時並沒有動手,只是對罵了幾句。後來黃某有事要走,就退了房。

  王恆的朋友王某向辦案人員反映,8月4日中午他曾與王恆見過面,王恆說要去縣裡找女朋友,還說這個女朋友對他很好,經常給他錢花。王某說:『王恆小學只讀了三年就輟學了,家裡沒有房子,脾氣也不好,以前處過幾個女朋友,都沒有結果。』王恆另一個朋友劉某的說法和王某基本一致,『王恆說他和一個女人在縣城合伙開了家賓館,打算年底結婚。』

  在縣城開賓館?難道王恆口中的女朋友是同福賓館老板聶如蘭?辦案人員找到聶如蘭,聶如蘭堅決否認自己是王恆的女朋友,說王恆歲數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兩人根本不是一輩人,怎麼可能處朋友,王恆只是自己的顧客。

  聶如蘭還說,自己之所以認王恆當乾兒子,完全是為了生意。因為王恆不僅自己住店,還時常介紹朋友過來住。後來她發現王恆性格不好,總愛喝酒鬧事,就刻意和他拉開了一些距離。調查中,聶如蘭的女兒也否認母親和王恆有男女朋友關系。案件一時陷入僵局。

  『老頭子』成為突破口

  辦案人員重新梳理調查中發現的諸多線索,案件焦點轉到房客黃某反映的一條線索上。黃某講述自己和王恆發生糾紛的經過,曾提到一個『老頭子』:『當時王恆闖進我的房間,質問我「住在屋裡的老頭子哪去了」。我不知道這個「老頭子」是什麼人,但看樣子王恆和他有很深的過節。』

  『老頭子』是誰?王恆為什麼要找他?同福賓館並不大,總共只有十多間客房,根據監控錄像,警方很快查清了『老頭子』的身份。

  『老頭子』叫徐明,在一家單位做保安。據同福賓館房客反映,徐明也是這裡的常客,和老板聶如蘭關系很好,有時還幫聶如蘭值夜班。警方找到徐明,徐明的說法是:我和王恆見過幾次面,不是很熟,也沒什麼矛盾,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兒。

  警方對徐明的住處進行搜查,發現了重要線索:徐明的電動車車輪上有一些血跡,經DNA鑒定正是王恆的血。警方就此證據要求徐明給出解釋,可無論怎麼盤問,徐明都不發一言。

  警方判斷,徐明很可能是在袒護另一個人。聯系偵查初期聶如蘭急著取走手機的情節,到後來證人對王恆神秘女友的描述,聶如蘭嫌疑增大。

  辦案人員調取了同福賓館周圍的監控視頻,發現聶如蘭和徐明曾多次一起騎著電動車出門。有一段監控視頻顯示,兩人在一天半夜騎車外出,電動車行駛的方向正是跑馬泉水庫。當時,聶如蘭提的袋子中可以看到某品牌的二鍋頭,這和水庫現場發現的碎酒瓶品牌一樣,而據調查,聶如蘭和徐明平日裡都不喝酒。還有一段視頻顯示,聶如蘭和徐明曾帶著編織袋離開賓館,回來時,編織袋卻不見了。

  種種跡象表明,聶如蘭和徐明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必須除了這個禍害』

  在大量證據面前,聶如蘭和徐明的心理防線被衝垮。8月12日,兩人交代了合謀殺害王恆並分屍、埋屍的作案經過。之後,徐明帶警方指認了埋屍現場。

  據聶如蘭交代,她跟丈夫劉某婚後感情一直不好,劉某性格暴躁,有時還會打她,家裡的事情也一概不管。而她是一心想做點事的女人,為了孩子忍辱負重,包了個小賓館掙錢,收入還算穩定。

  起初,王恆的確是聶如蘭的顧客。在縣城打零工時,王恆經常到聶如蘭開的賓館居住,時間長了,兩人熟悉了。對聶如蘭,王恆經常打電話發短信噓寒問暖,有時還想辦法拉些朋友到聶如蘭店裡來住,算是幫襯,聶如蘭對此很是感動。隨著關系的昇溫,兩人開始以『乾媽』『乾兒子』互稱。但是,聶如蘭不知道的是,在這期間,王恆一直對他身邊的朋友說聶如蘭是他女朋友,他們關系穩定,打算下半年結婚。

  聶如蘭向辦案人員坦承了她和徐明的情人關系:兩人相識已有兩年,徐明56歲,離婚獨居,而聶如蘭因跟老公關系不和,分居多年;兩人相識後走到一起,徐明對聶如蘭照顧有加,大事小事都盡力幫忙,除介紹客人外,有時還替聶如蘭值班,聶如蘭本打算跟丈夫劉某離婚,到年底和徐明結婚。徐明也在供述中交代,他覺得聶如蘭溫柔賢惠,對她十分中意。

  讓聶如蘭和徐明沒想到的是,王恆在得知他倆的關系後情緒失控,強烈反對兩人在一起,對徐明更是態度惡劣,只要見到就連打帶罵。王恆強迫聶如蘭斷絕和徐明的來往,曾不止一次對聶如蘭說:『你要是不仁我也不義,你不答應和徐明絕交跟我在一起,我就把徐明殺了,連你最親的女兒也殺了,讓你生不如死。』

  8月4日下午,王恆酒後來到賓館,闖進房客黃某房裡尋找徐明未果,繼而闖入聶如蘭房間,再次要求她和徐明斷絕關系。爭吵中,王恆打碎了房裡的東西,並毆打聶如蘭。他用手勒住聶如蘭的脖子,威脅要掐死她,然後再去殺掉徐明和聶如蘭的女兒。聶如蘭沒有反抗,只是對王恆說:『你乾脆殺了我算了,殺了我就沒那麼多事了。』最終,王恆恢復理智,終止了暴行。

  當天傍晚,徐明來到賓館,聶如蘭對他說了中午王恆打罵威脅自己的事情。徐明很氣憤,『我們不能任由他欺負,與其被他殺了,不如先下手教訓他,也許他就不敢再鬧事了。』聶如蘭的想法是,只是打王恆一頓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事後他會變本加厲,自己和徐明甚至女兒都難逃毒手,『他喝了酒就會失去理智,什麼事都乾得出來,必須除了這個禍害。』

  徐明認可了聶如蘭的意見,但認為他倆歲數比王恆大很多,身體也不好,恐怕不是王恆的對手,要制服王恆還得想辦法。聶如蘭提議,王恆愛喝酒,喝酒必醉,可以先把他灌醉,再動手就容易了。於是,兩人分工,由聶如蘭出面灌醉王恆,然後打電話叫徐明來。

  8月5日晚上,聶如蘭和徐明騎車出去買了兩瓶二鍋頭,還有一些下酒菜。准備好之後,聶如蘭約王恆『一起出去聊聊』。當晚,王恆如約來到跑馬泉水庫大堤,喝過酒之後,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聶如蘭推了王恆幾下,見他沒有動靜,趕緊打電話給徐明,讓他立即趕來。

  徐明趕過來,與聶如蘭合力抬起酣睡中的王恆扔到水庫裡,然後兩人騎車回去。回到賓館大約半小時,聶如蘭對徐明提出:就這樣處理王恆不妥當,如果王恆沒死,事情就麻煩了,即便死了,屍體被人發現也麻煩,最好找個地方埋掉。

  於是,凌晨時分,兩人攜帶工具再次來到作案現場,將王恆的屍體撈起來,肢解之後裝入編織袋,然後在離跑馬泉水庫8公裡外的一處灌木叢中挖了個深坑,埋掉屍體。由於驚慌,聶如蘭和徐明在作案時將王恆的手機遺落現場。正是這個無意中遺落的手機,被陳某撿到後,成為破獲案件的重要線索。

  京山縣公安局刑偵隊教導員胡思民告訴記者,在看守所裡,鐐銬加身的徐明提起殺死王恆這件事,悔恨不已,『為了他,搭上我們倆的後半輩子,太不值得了。』該案目前已進入審查起訴階段。《方圓》記者張振華徐娟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