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19歲技校生奪世界技能大賽金牌 他如何拿下副高職稱
2018-01-11 16:16:52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熊穎琪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19歲技校生如何拿下副高職稱

  奪世界技能大賽金牌獲得『江蘇大工匠』稱號

  去年10月,江蘇省常州技師學院4年級學生宋彪參加世界技能大賽獲得工業機械裝調項目金牌,並獲得大賽最高獎阿爾伯特·維達爾獎。據了解,這是中國選手首次獲得該項大獎。5日,宋彪又獲得了『江蘇大工匠』稱號,同時被認定副高級專業技術職稱。

  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2017年江蘇省首次啟動『技能大獎』評選工作,原本預設10個『江蘇大工匠』和94個『江蘇工匠』席位。通常情況下,需要經單位推薦程序、人事隸屬關系推薦、省市兩級評選產生。而宋彪則是破格獲此殊榮。

  早在2017年9月,常州市人力社會保障局就已提交該市『江蘇大工匠』候選人名單,此時宋彪並不在列。江蘇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職業能力建設處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近年來國家推進工匠精神建設,他們也在宋彪參與世界大賽之前關注到他,名單的補錄和從『江蘇工匠』昇級為『江蘇大工匠』都是隨著宋彪比賽結果的揭曉而展開工作的。

  『19歲就能拿到阿爾伯特獎,對於弘揚工匠精神和影響年輕一代有著重要的意義。所以,我們請示江蘇省政府給與特批。』該工作人員介紹說。

  對於宋彪所獲得的副高級專業技術職稱。江蘇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工作人員稱,在『江蘇大工匠』表彰大會結束後,他們纔剛剛拿到文件,開始為宋彪辦理職稱證件以及確定後續相關的配套待遇,其中包括『畢業後不受名額限制,直接給與相關單位編制』。但該工作人員也表示,宋彪未來的路怎麼走還在於他自己的選擇,職稱系列還有可能隨著他此後從事工作崗位的變化進行調整。

  獲獎改變的不只是宋彪的頭銜,還有對未來更多的可能性。目前,常州技師學院為他提供了赴德國留學一年的機會,並將在那邊努力考取具有國際效力的德國工商業聯合會(IHK)職業資格認證。

  對話

  宋彪:第一次焊接沒經驗險些讓自己留疤

  不滿20歲,已經有了國際大賽金獎得主、江蘇大工匠、副高級職稱等榮譽加身,相比於結果,宋彪更專注於過程。昨天,宋彪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稱,對於自己的收獲,他總用意外、驚喜、沒想到形容。但正是一步步的堅持,纔讓宋彪『想到開始沒想到結果』的成績並不意外。

  上技校學好一門技能也能成纔

  北青報:你初中畢業後為什麼讀技師學院?

  宋彪:2014年,我16歲,當時中考成績一般,所以進不了特別好的高中。我覺得上技校也蠻好的,學好一門技能也能成纔,也能養活家人。我爸就是搞機械的,母親是流水線上的操作工,他們把我順利養大,讓我覺得這也是個出路。常州技師學院是我們這比較好的一所技師學院,這當然是我的首選。

  北青報:為什麼會選擇機械工程系的磨具設計與制造專業?

  宋彪:這個專業的學生一般出來可以當磨具設計師,不一定非得動手上機床生產。

  我爸爸做過磨具相關的工作,我從小跟著他也有一些接觸,覺得挺有意思的,也自信對這個行當有些了解。

  北青報:進入學校後,『遺傳』天賦有沒有幫你降低學習難度?

  宋彪:還真不是,我入學後發現,要把熟悉的磨具當作一門專業來學習,會涉及很多理論和實踐,並不像我當初想的那麼簡單。來到一個新環境,我也不是很適應,和老師、同學都不太熟悉,所以我狀態也不是特別好。不過,到後來和大家交流越來越多,我也就慢慢自在了很多。因為喜歡,我平時也會多花些時間守在車間琢磨產品設計,每每取得一點進步都很有成就感。

  北青報:你平時的課業學習包括什麼?此次參加國際大賽涉及鉗工、焊工、車工等技能,過去都有涉及嗎?

  宋彪:我們學習會根據專業設計安排不同的專業課程,但總體來說學的東西還是比較綜合的。

  這次比賽涉及的技能很多,比如鉗工、焊工、車工、電工、計算機編程、工業裝配等。其中大部分內容在我之前的課程和實踐中都有學到,但焊接還沒有學過,它被安排在我專業課程的後期階段。我一邊自學,老師一邊給我開小灶。

  第一次焊接讓自己險些留疤

  北青報:在備戰的過程中遇到過什麼麻煩嗎?

  宋彪:從2016年到2017年為了准備比賽,兩個暑假我都沒有回家,挺想爸爸媽媽的。看到其他同學放假休息,我也有一點羡慕。但是比這些更麻煩的是,在老師當時拿來的一些過往比賽試題中有我還沒學到的知識點。我只能一邊實操訓練一邊自學理論,有時候不明白了就問老師、上網查。在我練習彎管的時候,學校特意新引進的設備執行國際標准、精度很高,國內沒多少人會用,更對參數知之甚少。最後還是老師幫我找到企業專業人員進行培訓,纔及時化解了難題。

  北青報:你都怎麼訓練?

  宋彪:一有空,我就待在學校車間。比賽涉及的每一個項目我都要反復練習。特別是焊接,我每天都要練習,要培養肌肉記憶。但每次時間又不能太長,超過一兩個小時,肌肉疲勞動作就會變形,也會損害肌肉記憶。

  2016年的暑假,我第一次接觸焊接,由於沒有經驗只帶了面罩,輻射光輻射到了衣領露出的脖子,導致輻射傷害。後來及時抹藥,纔不至於留疤。

  差點因『闌尾炎』被迫棄賽

  北青報:比賽的過程中對自己有信心嗎?

  宋彪:其實之前心態一直比較平和,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也沒想太多。

  到了國家選拔賽的時候,總共有13個人,全部來自不同省份。這個時候我對參加世界比賽第一次有了點想法,想能不能衝一把,參加世賽。但最後只能有6人入選國家隊,我的項目最後僅有一人能最終參賽,所以不是很有把握。

  北青報:一輪輪成功晉級,是不是也算有驚無險?

  宋彪:我經歷的考驗恐怕不止比賽本身。

  在全國賽前兩天,我突然因腹痛被診斷為急性闌尾炎,要求手術。我當時心情很差,覺得走到這一步,竟然要以這樣的方式退賽,太遺憾了。好在第二天再次確診是腸胃痙攣,只是因為緊張和貪涼導致,吃藥後好了很多,我纔松了口氣。

  後來在參加國際比賽的時候,我參加的工業機械裝調項目從此前的賽前三到六個月公布題目變成了僅提前兩天公布,這大大縮減了我們備考的時間。不過我第一次參賽,之前對這個規則也不是特別了解,一切都做好了臨場准備,所以衝擊也不是特別大。

  最後的決賽自己特別緊張

  北青報:最後的決賽過程中,一切都順利嗎?

  宋彪:國際比賽共有4天,按日程安排最後一天有3小時,但是我到場後卻被通知僅剩2個半小時,至於什麼原因我現在都不知道。

  當時我在休息室特別緊張,最後一天的任務是組裝並實現預設的功能,如果這一步我完成不了,之前的細節再完美都前功盡棄。最後我趕緊調整了操作方式,終於按時完成了組裝。

  此外,比賽中接觸的銑床和之前在訓練中使用的設備不太一樣,操作起來有點小問題,我也是在操作過程中不斷摸索。

  拿大獎後將去德國學習一年

  北青報:接下來你是不是要開始准備出國深造了?

  宋彪:之前我從來沒有出過國,這次比賽讓我有機會出去看看,我沒想到上技校也能讓未來的路這麼好,能成纔。我覺得我以後發展的平臺更寬廣了一些。

  我們學校有個中德國際班,最後一年有機會到德國學習一年。目前我剛剛從之前的專業轉到這個班,專業學習還算輕松,不過未來全德語的教學對我有些挑戰,所以我現在在語言學習上花的精力比較多,老師也會給我開小灶。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今年下學期就會前往德國學習,並且在畢業的時候考下德國工商業聯合會(IHK)職業資格認證,這樣我就更有競爭力了。

  北青報:再往遠看,你還有什麼打算?

  宋彪:在德國學習完後,我還想回國提昇一下自己的學歷,讀個本科或者更高的文憑,這也算是對綜合素質的提高。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