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熱評
搜 索
『手機上的悲劇』催逼生命教育快快進課堂
2018-01-12 11:16:21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蔣肖斌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編前

  每個年代都有家長害怕孩子接觸的東西,比如以前的漫畫、電視,現在的手機。

  其實你把手機當成一個工具就行,你放松,孩子就放松。而且孩子的自控力需要從小培養,如果你從小不信任他,禁忌有時候反而會成為更可怕的吸引力。

  父母和老師要相信『相信本身的力量』,即便孩子現在做得不夠好,但你的信任可以促使他慢慢更好。

  生命教育是系統的、連續的。對小學生,有『該做什麼』的正面引導;對初中生,留出一定時間和空間,讓他慢慢嘗試,培養價值感;對高中生,就要和他一起正視一些問題,讓他自己尋找合適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關於學生與手機的新聞報道,越來越驚悚:江西一名高中女生在學校宿捨跳樓身亡,因為上課玩手機被父母把手機收回;17歲湘潭少年跳樓自殺,遺書稱老師翻看他的手機;研究發現,長時間玩手機讓美國青少年自殺率上昇31%……

  簡單粗暴的因果關系,學生和手機就這樣被貼上了互斥的標簽。

  家長視其為洪水猛獸,學生自身對能否帶手機來學校也觀點各異:有的學生認為應該帶,可以幫助學習、聯系家人,也可以適當放松;有的則認為不應該帶,因為管不住自己這雙手,難免分心。

  北京市東城區教育研修學院研究員朱虹卻表示,學生對手機的過度使用,在學校和家庭都有發生,但是否『成癮』則很難界定,『在我看來,絕大多數學生一日生活安排都比較緊張,和手機接觸的時間遠不如成人。』

  手機沒有那麼重,有些錯不是手機的『鍋』;教育也沒有那麼輕松,面對這個功能越來越先進的掌上屏幕,教育者,你准備好了嗎?

  管理學生手機,學校不要『搶戲』

  《好教育成就好孩子》作者、深圳大學城麗湖實驗學校校長房超平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就他的觀察,學生在學校使用手機並不是很頻繁,一般用來與家長交流,或者找一些學習資料,當然也不排除一些自覺性差的學生拿來玩游戲——但一般不會公開玩。

  在他看來,學生帶手機來學校並沒有什麼問題,只要上課不看就行。然而,出於學校管理部門和家長的要求,於是在麗湖實驗學校,出現了這樣一個現象——學校規定不允許帶手機,但檢查也不嚴格。

  房超平說:『用禁止的方法,只會產生相反的效果。限制不如節制——和孩子們協商,什麼時候可以用,什麼時候不能用,制定公約,讓孩子自己約束自己的行為。當然,如果不遵守協商好的節制規則,就要按事先的約定接受處罰。』

  如果學生仍然『堅持不懈』地在課堂上玩手機,房超平認為這就是學校的教育確實不受這部分學生的歡迎,需要改進教育方式,讓課堂滿足學生的好奇心。

  相比房超平的『寬容』,一些家長的態度顯得更為堅決。山東泰安一所中學進行校園創新,實行『手機進校園』開放日。當天,全校768名學生中有464名學生帶手機進校,初一有一個班級的家長全部反對,全班無一人帶手機。班主任說,他下了可以帶手機的通知後,全班家長極力反對——本來開學初已經沒收了手機,現在又要帶進校園,會妨礙學生學習。

  青少年心理專家、天津耀華中學心理教師張麗珊在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管理學生手機,學校不應該『搶戲』。

  『每一個愛玩手機的孩子背後,都有家庭的固有模式。而學校作為承接結果的一方,如此積極地去參與禁用手機,把學生的憤怒都攬到自己身上,特別不科學。孩子甚至有可能因此厭學,引發學業生涯扭曲的問題。』

  如此看來,新聞報道河南南陽一所高中在操場舉行手機銷毀大會,數十部從學生處沒收來的手機被用鐵錘砸毀、投入水桶中——戲真是過了啊。

  事實上,對中小學學生在校使用手機的限制,並非中國獨有。

  英國教育部門於2012年宣布,禁止中小學生攜帶手機進課堂,如果學校未能遏制課堂上學生使用手機的狀況,學校將被教育督查部門記載並問責;在德國,手機廠商開發『學校手機』,家長可以進行控制。

  最新的消息是,法國政府宣布將從2018年9月起,禁止所有中小學生在校園內使用手機。法國教育部長表示,此舉是為了保護學生,避免他們被手機分散了學習的注意力。

  然而,學生、家長、校長都對這項禁令有意見。一名學生說:『太荒謬了。在我的學校,我們在課堂上和課間都不用手機,所以根本就不存在這一問題。』一名家長說:『我女兒獨自上學和回家,現在這個季節天黑得很早,所以我希望她帶著手機,這樣讓人放心。』法國校長聯盟副秘書長說:『我們難以理解他們到底想乾啥,我們從這則通知中找不到任何邏輯或實用性。』

  學生手機成癮,首要原因是父母的『帶頭作用』

  張麗珊說,現在有一種不好的傾向,『在各種契機上指責教育,把所有的事都和教育、學校管理聯系在一起』。而事實上,學生沈溺手機這件事,和學校關系不大,而和家庭教育密切相關。在她的日常諮詢案例中,幾乎80%以上問題的產生,都與手機相關,不僅包括學生,也包括家長,『解決問題一定要追根溯源,學生手機成癮,首要原因就是父母的「帶頭作用」。』

  從孩子一出生,朝夕相處的父母就是『手機控』,手機不離手,疏於和孩子的交流,有時候甚至為了能玩得不被打擾,還『幫助』孩子養成了從手機中尋找快樂的方式。

  『很多學齡前孩子的父母,會用一種誇耀的語氣跟我說,「我們家孩子可以特別安靜地長時間玩手機」「孩子特別聰明,可以自己下載很多游戲,玩的段位還很高呢」……』張麗珊說,家長當著外人的面如此誇獎孩子,孩子自然覺得『會玩手機』是優點。

  然而,家長的臉往往在孩子上到小學高年級後就變了陰晴——玩手機佔用學習時間,影響成績——手機是罪魁禍首。張麗珊說:『其實手機沒有錯,它是一個客觀存在;孩子更沒有錯,他是一張白紙;是家長錯了,手機不過是他們推卸教育缺位的「替罪羊」。』

  在張麗珊接待的諮詢中,造成初中以上孩子手機成癮、游戲成癮的主要原因,是孩子沒有玩伴,『同學們都在玩,我不玩就沒朋友了』。

  這樣的孩子往往缺乏人際交往能力,而手機正好是一種能快速和別人達成互動的介質。甚至有孩子在被網友騙了幾千元後,也不放棄交網友,他對張麗珊說:『張老師,我在現實中沒有朋友,我在班裡就是空氣,所有朋友都在網上,如果你把我的手機拿走了,我就和這個世界脫節了。』

  『各種圍追堵截把孩子推到了手機上,這時候你把手機殘忍地拿走,就特別不合理。』張麗珊說,解鈴還須系鈴人,讓孩子和手機保持優雅的距離,重任在家長身上。

  首先,家長要先放下手機。『很多孩子跟我投訴,媽媽天天逛淘寶,爸爸天天刷新聞,為什麼你倆玩手機,我就要寫作業。所以,你自己要和手機保持距離』。

  其次,家長要成為可以和孩子聊天的有趣的人。鮮活的人與人的互動,纔能讓孩子放下手機,在有品質的溝通中感受生活的多樣和有趣。

  再次,創造更多孩子與同齡人互動的機會。家長帶著孩子接觸更多的娛樂活動,培養更多的興趣愛好,結識更多的同齡人,建立起真實有效的人際關系。

  最後,對於初中以上的孩子,可以通過生涯規劃幫助孩子明白成長的方向。『有的孩子沒有目標,渾渾噩噩,生涯規劃可以讓他樹立持續的學習動機。當孩子渴望學習的時候,家長就能和他進行有效約定,比如,寫作業和睡覺的時候,就把手機放到客廳,當然家長也要承諾不偷看』。

  手機承載孩子身份認同的需求,成為過激言行的觸點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關於『學生手機成癮』的報道也越來越多:『母親沒收手機,女兒氣急欲跳樓』『學生考試玩手機與老師起衝突,受傷住院兩個月』『淮南小學生偷家裡萬元現金買手機打游戲』……

  北京市東城區教育研修學院研究員朱虹認為,一些報道過於簡單且帶有傾向性,並沒有完整呈現事件的全貌,容易貼標簽,把事情類型化。如果看不到類型化事件背後不同的人和發展過程,就看不到差異,就很難找到對應的解決方案。

  朱虹表示,影響學生成績的狀況有很多,沒有案例證明手機是重大或者唯一的影響因素。而之所以會聚焦到手機的使用,是因為我們容易看到外顯行為,不容易看到背後是學生的親子關系、同伴關系、師生關系出了問題。

  在朱虹接待的諮詢中,和手機相關的有親子矛盾——家長不給買,孩子一定要,親子斗爭頻繁;同伴矛盾——學生在朋友圈和群裡發一些互相詆毀嘲諷的話,乾擾正常交往;師生矛盾——學生的專心程度與老師的預期不匹配,老師質疑學生的手機使用。

  總之,手機看上去就是一個錯誤的存在。但朱虹提醒人們注意,手機承載著什麼,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模樣:在父母眼中,自己的手機是必需品,孩子的手機是禍害;在孩子眼中,手機是獨立自由的標志,是連接自己與世界的一座橋;而對老師來說,他看到的不是手機該不該存在,而是學生有沒有規矩。

  『對手機和對對方的期待不同,雙方各執一詞,引發矛盾衝突。』朱虹說,『但這些都是真實生活的一部分,不容回避,把這些因素變成孩子成長的條件,是教育應有的姿態。所有人都要端正自己的態度,要知道我們談論的不是手機有多糟糕,而是目前狀況有那麼一點不良,需要調整。』

  手機之所以成為過激言行的觸點,是因為對孩子來說,手機是特別多東西的載體——青春期的濃烈情感、對社會交往的強烈需求、別人如何看待自己、能不能融入集體……『有時候孩子甚至會覺得,手機就是他,他就是手機。如果你奪了他的手機,就奪去了他的身份、奪去了他的人際關系、奪去了他為數不多能自由支配的物品,他當然要跟你拼命。』

  針對學生輕生現象的存在,朱虹建議,學校的生命教育需要豐富內涵、拓展形式,既要有樹立三觀的教育,又要跟上時代,不要回避話題。

  『生命教育是系統的、連續的。對小學生,有「該做什麼」的正面引導;對初中生,留出一定時間和空間,讓他慢慢嘗試,培養價值感;對高中生,就要和他一起正視一些問題,讓他自己尋找合適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幫助孩子找到更多情感和身份認同的載體,纔是教育者應該做的事。』朱虹說,『孩子的世界沒有我們以為得簡單,也沒有我們想象得復雜,特別需要傾聽和觀察。每個孩子都會慢慢成長為立體、豐富、獨立的人,這是一個慢慢擺脫依附的過程。他們曾經覺得一雙好鞋、一部好手機就是自己,長大後就會發現,不需要這些外物,就是一個很好的自己。』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