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焦點新聞
搜 索
揭網絡水軍產業鏈運作內情:出售粉絲 評論也分檔
2018-01-12 11:16: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還有哪些平臺被『攻陷』

  其實,除了微博之外,還包括短時間內讓一段視頻觀看量過百萬、為網店創造巨大的流量吸引消費、登上熱門榜單、電影評分變高等產業鏈,價格不同,質量不同。

  同時在微信上經營公眾號的小布對《法制日報》記者說,在某個微信推廣平臺,可以花30元購買500個微信公眾號粉絲,且粉絲自帶頭像、名稱、地區、個性簽名,能保證『真實存在,永久不掉粉』。

  也許大家會疑惑,公眾號的流量是怎麼刷出來的?

  『一開始刷的是粉。公眾號剛出現時,是與微博做競爭。微博最關鍵的是粉絲量,所以在早期,公眾號只需要刷粉就可以了。然後,自媒體只需要把公眾號後臺的粉絲量發給廣告主就可以。』小布說,刷粉之後是刷贊。『如果公眾號只公開粉絲數,廣告主投放幾次就會發現被騙。所以,除了刷粉,還要點贊數。10萬粉絲,再怎麼著也得有三五十個贊。於是,刷粉的自媒體開始刷贊』。

  『刷贊之後,就是刷瀏覽量。』小布說,微信公眾號平臺公開瀏覽量後,某個公眾號、某篇文章有粉、有贊但是沒點擊也不行,這就必須刷瀏覽量。

  按照小布的說法,現在刷的是整體。『盡管有粉、有贊、有流量,但是多個公眾號一對比,就會發現作假的地方。於是,自媒體開始均衡刷,先灌點粉絲,再灌點流量,再同時按照100:1的比例灌點贊,各家就都一致了。很均衡,很完美』。

  記者注意到,對於微信公眾號平臺上的這些作弊行為,騰訊官方曾公開表示將給予懲罰,且已經有相應的『反刷』機制和技術應對方案。

  同時,隨著網絡直播平臺市場『野蠻生長』,數據作假也逐漸成為眾所周知的『內幕』。

  記者調查發現,網絡直播平臺數據造假被曝光,緣起於2015年9月。當時,國內某電子競技戰隊的隊員在一家直播平臺做直播時,其顯示的房間觀看人數竟然超過了13億人。從此,網絡直播平臺數據造假從圈內人熟知的內幕,變成了業內公開的『秘密』。不過,仍然有很多觀眾以及企業並不知情,甚至很多企業還在『網紅』身上投入了不少冤枉的廣告費。

  記者注意到,網絡上有各類直播平臺的漲粉、刷在線人數、刷播放量、刷直播點贊、刷各種禮物,甚至有的還可以直接將某個直播刷上當日直播熱門,有的花1元錢就能實現高數量播放量。

  當然,被『水軍』入侵的還不止微信公眾號、網絡直播平臺,App排行榜是新的『戰場』。

  『App刷榜行為伴隨著移動互聯網而生,成為開發者慣用的作弊營銷手段,刷榜難度、成本也都在抬高。刷榜服務商除了能幫應用開發者刷到排行榜之外,還能為應用添加評分和評論,給競爭對手的應用進行差評。這裡已經形成一條灰色產業鏈。』在某游戲開發公司宣傳部門工作的劉立新對記者說,相較於微博平臺、微信公眾號平臺、網絡直播平臺的刷量方式,App刷榜的方法更多,從大的類型看,大致可分為『肉刷』和『機刷』兩種,其中,『機刷』又分為虛擬『機刷』和工作室『機刷』。

  據劉立新介紹,『肉刷』,即用戶是真實的、用戶行為也真實發生,用戶通過一類被稱為『積分牆』的App,按照指定方式下載產品便可獲得不到2元的獎勵,有些金融理財類App的獎勵高達幾十元。『機刷』則是完全的數據造假。虛擬『機刷』通過破解應用商城的協議算法,通過多地服務器及不同地區的VPN在短時間內模擬大量用戶的搜索、點擊甚至下載行為。

  據業內人士透露,雖然『機刷』比『肉刷』便宜,效果也更快,但是風險巨大,一旦被查到就面臨下架的風險,而且由此帶來的都是假用戶,所以很多大公司多用『肉刷』。

  『其實這是一種惡性競爭。』在一家網絡推廣公司擔任運營總監的白敏無奈地說,『比如App下載量,中小企業好好做的話可能會有幾千的下載量,可是別人輕輕松松一刷,一兩天的時間就有幾十上百萬下載量,量越大排名就越靠前。』

  在業內人士看來,網絡『水軍』已經影響了互聯網信息的質量。目前,除了對網絡『水軍』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理,更需要法律對此進行硬性約束,打破網絡『水軍』『死而復生』的怪圈。

  記者了解到,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於今年1月1日起施行。此前,國家工商總局反壟斷與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局局長楊紅燦曾表示,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施行後,幫助他人刷單、炒信、刪除差評、虛構交易、虛假榮譽等行為將受到嚴厲查處,網絡『水軍』等不法經營者將受到嚴厲處罰。

首頁  上一頁  [1]  [2]  [3] 

責任編輯:楊雪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