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揭秘職業打假人:1包辣條可獲賠千元 被罵好吃懶做
2018-03-16 14:18:35 來源:網易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胡高帶著投訴證物進入市食藥監局江北區分局。

  一種湯料的外包裝上未標注適宜人群,胡高因此購買了數十包,並將超市和廠商告上法庭。雙方此前已多次對簿公堂。昨日,又到了胡高與被告、法院協商的開庭時間,在上次庭審結束時,胡高對被告喊道:『正好3·15,你喊記者來采訪、報道嘛,你看他們(記者)是支持你,還是支持我?』不過,雙方昨日並未如約開庭。

  職業打假背後或有團隊操作

  雙方上一次開庭是在2月初。

  被告席上有兩個中年男子,一個是廠商代表,一個是銷售該商品的知名超市員工。巧的是,原告和被告三人都抽煙,雙方只有在休庭時溜出去纔過個煙癮。而且由於只有胡高帶了火,被告還只得找原告『借個火』。

  然而,原告們需要克制的不僅是煙癮,還有坐在對面的原告胡高的不耐煩。『你搞快點嘛!我下午還要去XX法院開庭。』看著手忙腳亂整理物件的胡高,廠商代表說。

  他下午要面對的原告,疑似胡高的『團隊』,寄出起訴狀的地址、訴狀格式、訴訟理由、購買商品的批次都如出一轍。他毫不避諱地對胡高說,下午開庭就是『你們的人』,說『你們這樣搞,有什麼意思』。對此,胡高未予回應。

  這次開庭並無意外發生,和上幾次一樣:談崩了,不歡而散。

  在質證時,被告方沒有像上次一樣爽快承認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而是全盤否認,這多少讓胡高有些意外和慌亂。

  四處找證據打假,他忙得團團轉

  一個蛇皮口袋,十多個塑料袋,裡面裝的都是證據。證據是啥?就是一種湯料,有袋裝的,也有罐裝的,大大小小的『雜包』,雜亂無序。

  胡高認為這種湯料『未標注適宜人群』,已經違反了食藥監局的有關規定,存在食品安全隱患;被告則認為,這是商標瑕疵,且已召回。

  在提交證據時,看著眼前的雜亂無序,書記員愣了一下,小票和商品對不上號,這是無法固定證據的。胡高也犯了難,他這次拿到法院的,除了本次庭審涉及的證據,還把接下來開庭(已立案)的證據也帶來了,本來就沒一一編號,現在就更亂了。

  胡高整理了一陣,書記員也來幫忙,幾個人合力,纔梳理好四十多包湯料及對應小票,剩餘的部分湯料則需要胡高自行帶回擇日再交。胡高只好把散落一地的湯料包、湯料罐重新收起,一只手上掛了四五個塑料袋,另外一只手則提著蛇皮口袋。

  『下次收還不是收,這次就把我這些(證據)收了?……』

  『還說呢,把你上次那堆瓜子領走,放在我們庫房也不是事兒啊。』書記員所說的『瓜子』,是前不久胡高狀告該瓜子的銷售和廠商的一起訴訟中所提供的證據。那起官司,胡高的訴訟請求沒有得到支持。

  一袋幾塊錢的辣條可獲賠千元

  從法院出來,胡高還有一件事要處理。他直奔重慶市食藥監局江北區分局,要投訴的是江北某超市的辣條,『裡面添加了非法添加劑,這違反了《食品安全法》有關規定。』

  胡高告訴記者,發現這家超市辣條的問題後,他找過超市工作人員,提出意見,要求其下架,但對方並不積極,他自己買了部分,並決定『先投訴,後起訴』。

  這不是胡高第一次來食藥監局了,他熟門熟路,很快找到了一個辦公室說明情況。對於胡高的投訴,工作人員表示需要進一步查實,如若屬實,這家超市就應受到相應處罰。

  整個投訴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最後胡高拿到了一張《受理通知書》。

  對於買了多少袋辣條,胡高未予正面回應。這些辣條價格數元,若投訴所指屬實,將違反食品安全法有關規定,一旦起訴,將獲懲罰性賠償,最低金額為1000元。也就是說,一袋數元購入的辣條將獲賠千元。

  『一切都不確定,投訴被查實、法院起訴判決、執行,等等,還有很多事要做。』胡高顯得不怎麼樂觀。

  不做廚師,改行做職業打假人

  『你曉得最近央視曝光的XXX火鍋那事兒嗎?其實,關鍵視頻也是職業打假人進去拍的……』說起『職業打假人』幾個字,胡高顯得很興奮,不時向記者吐露點『業內訊息』。

  胡高生於1990年,四川人,小學學歷,在從事『職業打假人』以前,他是個廚師。

  2016年8月,胡高在成都某縣一家餐館當廚師,他從一家小超市買到了有異味的面包,拿去退貨時,卻遭到了老板的拒絕。老板否認自己賣過面包給他,『你憑啥子,把購物小票給我拿來!』

  在垃圾桶裡,胡高找到了購物小票,跟老板對質。對方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你要去告,就去告……』並嘟囔了一句『你們這種人……』仍然拒絕退款。此後,胡高纔弄明白,自己被當成了職業打假人。

  在搜集了一些資料以後,胡高做了一個重要決定,不做廚師了,轉戰『職業打假』的領域。

  《民事訴訟法》、《產品質量法》……這樣的專業書籍成了胡高的必讀品,一有空,他就會拿出來翻翻。涉及的其他法律條文,也一一從書店、電子書當中查閱。

  找超市,找問題產品,寫辯論意見,搜尋類似案例……從初期尋找超市過期食品開始,到查找食品的非法添加,胡高在重慶和四川兩地開啟了『職業打假』生涯。

  除了挨打,他還時常受到威脅

  『很多人,主要是商家,都覺得職業打假人好吃懶做,只知道重復、反復購買,並以牟利為目的,提起訴訟。』胡高個人認為,這種觀點有失偏頗,他覺得從業者非常辛苦,有時還冒著生命危險。

  2017年,在一起與某餐飲企業的訴訟案中,胡高和其西南地區負責人對簿公堂。也許是因為庭審時言辭過於激烈,對方情緒激動,在休庭期間,說著說著就給胡高臉上來了一拳。

  後經雙方協商,打人者賠款4萬餘元。那場官司支持了胡高的訴訟請求,對該企業作出懲罰性賠償。

  除了挨打,胡高還時常受到來歷不明的威脅。『短信、電話,辱罵、威脅,什麼樣措辭的都有……』

  △滿地的證據『雜包』。

  △市食藥監局江北區分局受理通知書。

  -各方聲音

  商家:他們非消費者,涉嫌借訴訟牟利

  前不久,一商家向記者提供了胡高和他們在電話裡的『談判』記錄,最後的結果是商家『告饒』,協商金額私了。

  『我們支持正常的消費維權,對於職業打假人,哎……』受訪商家說,他們是做小食品的,本來利潤就薄。在一次出貨時,商標存在瑕疵,未標注適宜人群,正准備召回該批次產品,卻發現已被人搶購一空。

  此後不久,他們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原告除了胡高,還有另外3人,都是『職業打假人』。幾個人在不同商場、同一時間一票(小票)一個商品的方式結算購買了數百袋該商品。

  再後來,幾個人在主城區幾個法院分別起訴,輪流開庭,企業法人頻繁出庭應訴,有些應接不暇。

  『他們根本不是消費者,涉嫌通過訴訟為自己牟利。』在商家提供的電話錄音裡,胡高承認幾個人住在一起,是『師徒』。

  僅出自該商家的統計,胡高等4人在各區級法院立案的數量達到一百多件,若全部獲勝,獲利百萬不難。

  胡高:我只在法律允許的框架內活動

  上游新聞·重慶晨報:你如何看待『職業打假人』?

  胡高:我從來沒做過違法的事,只在法律允許的框架內活動。而且我認為我不是職業打假人,真正的職業打假人是工商、質檢、食藥監、公安打假辦。而我屬於什麼身份呢?用啄木鳥形容更合適,或者是食安志願者。

  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有商家提供了電話錄音,說你在威脅對方。

  胡高:沒有的事,對方如果認為我威脅他們了,可以報警,我願意接受和配合任何調查。有幾次,反而是我自己遭到了威脅,報了警。

  重慶晨報:每次打官司,你會想些什麼?

  胡高:每次打官司,都會做好最壞的打算,也就是打輸嘛。法律的尺度、判決的尺度,由法院、法官來把握,我會看很多判決書,手機上裝有『法條隨身查』和裁判文書網等App。

  律師:『職業打假』有違立法原意

  『我們是職業打假的團隊,想邀請陳主任及您的團隊加入。您有興趣及把握嗎?』前不久,重慶康渝律師事務所主任陳曄律師收到一條信息。

  記者了解到,『職業打假團隊』在重慶並不鮮見,不少律師或法律人士表示曾和這個群體有接觸。『他們也有師傅帶徒弟的傳統,套路都無外乎那些,瞄准法律法規和法院的判決,起訴或協商解決,以獲取利益。』

  『知假買假行為在食品領域,是否適用懲罰性賠償?這是近年來爭議頗多的話題……』國內知名的消費維權領域律師陳曄表示,消費者在購買產品時,其內在動機到底是日常需要還是借此獲利,司法實踐中也確實難以確定一個合理的標准予以判斷,因為購買動機和目的可能涉及道德問題,而不屬於法律問題。

  在陳曄看來,未證明其購買涉案食品的用途,其主觀上存在獲取高額賠償的明顯故意,就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對正常的秩序產生了一定的衝擊,也不符合食品安全法的立法精神,今後應該會有進一步的規范出臺。

  -縱深

  『職業打假』有這兩種套路

  記者采訪商家、職業打假人、律師及法律工作者,梳理出『職業打假』的兩種套路:

  1.購買『瑕疵』商品,向食藥監部門投訴,以消費者的身份,促使其向生產者、銷售者追責;或者向法院提起訴訟,以消費者的身份,向生產者、銷售者追責;

  2.購買大批『瑕疵』商品,輪流向職能部門舉報、訴訟。向生產者、銷售者追責,在訴訟過程中,通過談判,協商讓生產者、銷售者作出賠償。

  不過,商家及法律人士表示,職業打假人在進行這些套路時,會事先摸清商家的底,查詢其實有資本、經營狀況等,看其是否『有資格』被打假,是否拿得出錢來。

  -前景

  牟利性打假行為將逐步遏制

  隨著『職業打假』的爭議,執法部門也不支持此種做法,有的職業打假人還被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

  2014年,新《消法》的頒布,將消費欺詐的賠償額度提高至『退一賠三』。最高法發布司法解釋,首次明確支持對食品、藥品的知假買假。職業打假人又迎來『短暫的春天』。

  2017年5月19日,最高法在《對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5990號建議的答復意見》中指出,將適時借助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等形式,逐步遏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在最高法的文件出臺前後,動輒購買幾十件產品,然後以標簽瑕疵向監管部門舉報,或者向法院起訴索取10倍賠償的『打假』案件多被駁回訴訟。

責任編輯:王傲
相關新聞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