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奇聞異事
搜 索
探秘『中國第一蛇村』:有村民一天被咬上百口
2018-05-29 14:20:13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俞任飛 俞躍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對養蛇戶來說,蛇是他們的搖錢樹。

  探秘『中國第一蛇村』

  德清的子思橋村,與蛇共舞近40年,幾百人的小村子,最多養著300多萬條蛇

  有村民養蛇一天被咬上百口,手上都是傷口,如今願意做這行的年輕人越來越少

  從湖州德清縣城向西北行約30公裡,有個村子名叫子思橋村。

  這裡河網密布,河道上的小橋名曰子思,寓意鄰裡和睦,中庸為人,橫跨兩岸的小村也因橋得名。站在橋上四望這個村子,黛瓦白牆與桑園、稻田相輝映,乍看下與普通的江南水鄉一般無二。

  就在不遠處的白牆上,『中國蛇村』的宣傳語赫然在目。自上世紀80年代起,村民以養蛇為業,在不到1平方公裡的土地上,最多時飼養著300多萬條各種蛇類。後來,不少人將這裡稱為『中國第一蛇村』。

  近40年了,蛇村如今怎樣了?錢報記者近日走訪德清子思橋村,探秘村民『與蛇共舞』的生活。

  枕著上萬條蛇入眠

  小橋西面,開著一間以蛇文化為主題的博物館,館內劃出水蛇、陸蛇兩塊區域,隔成小間的玻璃罩裡飼養著烏梢蛇、王錦蛇、蘄蛇(五步蛇)、眼鏡蛇等數十個品種的蛇類。

  『這是蝮蛇,有毒的。』說話的是這家博物館的館長楊洪昌。他是村裡最早的養蛇人之一,最多時他一人就養著近20萬條蛇。目前,除了展覽他仍然養殖著不少蛇,而博物館對面的一排低矮平房,就是飼養室。

  楊洪昌領著錢報記者進入其中一間養著烏梢蛇的飼養室。飼養室光線昏暗,幾扇窗戶都蒙上了黑布,地下鋪滿了小石塊,『這是為了控制濕度和溫度。』楊洪昌說完停在一處木籠前,准備拔去籠上的插銷。打開籠門,兩條青色小蛇察覺到了異動,昂起頭吐著信子,把身體略略扭向了記者。在同一面牆上,類似的木籠超過30個。

  楊洪昌說,子思橋村飼養的蛇類,以無毒的赤鏈蛇和帶毒的蝮蛇為主,共計有十幾個品種。每年清明以後,天氣轉暖,就有村民陸續開始養蛇。記者在村裡踱了一圈,已有幾戶村民養起了赤鏈蛇。

  走進養蛇戶家中,偌大的一樓廳堂內幾乎被全部清空。地面上鋪了層細沙,『熟練的養蛇人只要一捏沙子,就知道濕度是否適宜。』養蛇戶說。細沙上墊著一大塊網紗,在上面幾十個網袋緊挨著放在一起。每個網袋中都盤著幾條蛇,袋口用繩紮緊,防止母蛇逃脫,『每個袋子裡的蛇,都按大小分類,否則就會搶食,甚至同類相食』。東西兩個堂屋都放滿了這樣的網袋,加起來足有千把斤蛇,數量得有近萬條。

  除了赤鏈蛇,村裡還有幾家養蛇戶飼養蝮蛇等毒蛇。記者在其中一家看到,南北兩個大院共築著8個蛇池,而水泥瓦圍成的長方體,就是蝮蛇的窩。『裡面用木板架出了好幾層,取蛇毒的時候,纔會把蓋板抽開。』養蛇戶老陸比劃著說,一塘蛇池少說有兩三千條蛇,晚上涼快的時候,可以看到它們游出蛇窩,在牆邊擠作一團,最強壯的甚至可以向上爬出近半米高。

  在子思橋村,不少人家和老陸一樣,每晚枕著上萬條蛇入眠。

  一天最多被咬上百口

  村民並不是從一開始就以養蛇為生。

  子思橋村水網密布,又背靠白娘娘山,當地本來就有不少蛇。上世紀70年代後,有不少村民在農閑時,會上山捕蛇,取下蛇膽和蛇皮賣給收購商人。嗅到了商機的楊洪昌,開始琢磨起了養蛇。

  經過幾次試驗後,楊洪昌選擇在當地分布廣泛的赤鏈蛇作為種蛇。蛇有野性,並不願意吃人工喂養的飼料,加之環境、溫度、濕度等條件的限制,成活率並不高。試過水草、紙箱、沙土等材料後,楊洪昌發現,用泡沫箱來模擬蛇在洞穴中的生活環境最為適宜,這讓赤鏈蛇的孵化率提高到了80%。

  養蛇時間長了,楊洪昌也碰到過不少險情,他最怕的是蛇逃跑,尤其是毒蛇。一次晚上醒來,『忽然覺得肚皮上一涼,馬上知道有蛇爬上來了。』他眼睛向下一瞄,一條黑白相間的銀環蛇正從腰際游向他的左臂。『銀環蛇帶有劇毒的神經毒素,我嚇得一動不敢動,好一會纔游走。』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揀蛇喂食的時候,難免被蛇咬到,『至少上萬口吧,這無毒蛇多的時候一天一百口都不止。』楊洪昌指著自己的手,過去手上密密麻麻都是蛇牙留下的小孔。最驚險的一次,還是在為五步蛇擠毒液時,蛇頭忽然扭過來,反咬在楊洪昌手上。『我立刻拿刀在手上劃出兩道口子放血,再用水急衝,再叫車去杭州的醫院打血清。』

  目前,經過十幾年的摸索,子思橋村的赤鏈蛇飼養和人工孵化技術已經相當成熟,孵化率相比野外提高了不少。

  記者了解到,養蛇有很獨特的門道,比如每年蛇產卵的前幾天,要把蛇的嘴巴縫起來,免得蛇把蛇蛋給吃了。另外天熱的時候,蛇每天都要洗澡,不然容易死亡。

  養蛇並不容易,但比較賺錢。一般的養蛇戶,一年靠養蛇賺個四五萬是起碼的,最賺錢的是收集蝮蛇蛇毒,按克算的,一池子蝮蛇抽一次有兩礦泉水瓶蛇毒,冷凍磨粉後賣給醫藥公司,一次就是3萬塊,半個多月抽一次,可以抽好幾次,一年收入在20萬元上下。

  在養蛇最好的光景,子思橋村180戶人家中,有近九成以養蛇為業。

  如今記者走在村道上,還是到處可見曬制的蛇皮、蛇膽。

  願意養蛇的年輕人不多

  這幾年,子思橋村的養蛇業起了變化。『養蛇的人少了,不少人又乾回了老本行,做起了絲織圍巾。』以前,一百多戶人家幾乎家家養蛇,而現在銳減到了不到四成。養蛇戶中也幾乎看不到年輕人,『老人為主,年輕人不願意乾這行啦。』村口的一位老養蛇人感慨。

  事實上,子思橋村的蛇,養殖大多不會超過3個月,在取完蛇毒或孵完胎蛇後,除少部分進行放生外,大多被剖殺入藥。村裡有不少年輕人覺得這樣的養殖方式太過原始粗放,楊芳是楊洪昌的大女兒,在父親的培養下,她成了自家蛇業的第二代傳人。『如果只是把蛇抓來,等飼養大後剖蛇入藥,這個產業是沒有前途的。』對於此前的養殖方式,她不太贊同。

  為此,她和武義劉金蛇類養殖場合作成立了一個實驗室,對更多品類的蛇進行人工養殖實驗。目前,養殖場已熟練掌握了大王蛇、眼鏡蛇、蘄蛇、滑鼠蛇等蛇類從蛇蛋孵化、小蛇培育到人工繁殖的全套養殖技術,等到明年下半年,人工養殖的第三代五步蛇就將誕生,此後還將對烏梢蛇、銀環蛇等蛇類進行小規模養殖實驗。

  對楊芳這樣的蛇村下一代來說,隨著技術進步和產業深化,蛇村會走出和老一輩不同的路。

責任編輯:楊雪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