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與法
搜 索
落馬官員出獄:有人收『壓驚費』再進宮 有人轉戰商界年入200萬
2018-06-01 14:25:20 來源:央視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央視網消息:官員因犯罪落馬入獄,刑罰總有期可言,那出獄後,他們都去了哪兒?做些什麼呢?

  不改本性:當『企業顧問』給違法者通風報信收『壓驚費』再進宮

  珠海市工商局原局長鍾維順因受賄罪被判刑15年,提前出獄後沒多久,就給『旅游黑店』當起了『顧問』,利用自己任局長時的關系,幫人『牽線』結識工商局工作人員,並將執法部門的動向第一時間通報給違法者。

  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公路管理段原副段長顧百敏因受賄罪被判刑後,卻又在原單位當上了養護中心主任。北侖區公路管理段再次受賄案發,3人涉案,其中一人就是顧百敏。時隔7年,顧百敏再次因受賄罪站在被告人席上,依舊不改貪腐本性。

  這樣的案例不止一個。江西省吉安縣國土資源局原副主任科員龔伏金,2005年10月因受賄罪被判處2年,2個月後,龔伏金獲准取保候審,從看守所出來數日後,李某為了感謝龔伏金,送了1萬元為其『壓驚』。2008年,龔伏金出獄,李某再次以補貼購房和孩子讀書為名,送給龔伏金2萬元。一些出獄後的腐敗官員之所以敢收受好處,是認為自己屬於『無黨籍、無公職』的人員,不屬於受賄。龔伏金就是如此,結果被判定受賄,出獄後再次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刑3年。

  轉移『戰場』:落馬局長『逆襲』為勵志典型市委書記收廢品重獲『第二春』

  有些落馬官員則與上面這些『二進宮』的官員不同,他們雖然曾經也犯過錯誤,但出獄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憑借自身的能力,在其他領域獲得『重生』。

  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資料圖)

  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因在職期間收受不法企業主所送現金、生活腐化墮落、涉嫌重婚犯罪等問題,被雙開並免去局長職務,獲罪入獄一年。走出牢門後,邱曉華先在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下屬研究機構任高級研究員,又到民生證券擔任首席經濟學家。邱曉華憑借深厚的學術功底和對數字的高度敏感性,發表的經濟觀點邏輯清晰,理據充分,貼近時事,頗有見地,在各類新媒體平臺上流傳甚廣,也讓他『逆襲』為勵志典型。

  鄭州市原市委常委、鞏義市原市委書記楊振海因受賄罪被判處8年徒刑。在步入政壇之前,他曾經在河南省鞏義市一家冶煉廠從技術員做到工程師,後昇至廠長。出獄後,楊振海選擇了『廢品收購生意』,一年淨賺12.8萬。一年後,他被一個工廠聘為副廠長,主管生產和技術革新,重獲得『人生第二春』。

  2009年中國足壇的反賭掃黑風暴,對中國足球來說是歷史性事件。大多數入獄的前足球界人士都被終身禁足,出獄後多選擇輾轉生意場。有媒體曾報道,這些人在入獄前都有相當豐富的經驗和廣泛深厚的人脈,其中一位出獄後做起了海鮮生意,年淨收入超過200萬。

  退出『江湖』:『五毒書記』只想做個普通人副市長遠離喧囂辦起養豬場

  湖北天門原市委書記張二江因『吹、賣、嫖、賭、貪』俱全,被冠以『五毒書記』的名號。結束了近10年的服刑生涯後,頂著一頭白發的他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湖北天門原市委書記張二江(資料圖)

  出獄之初,張二江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唯一有望賺點錢的事情是出書,但稿費微乎其微。在友人的幫助下,他開了一個可以喝茶吃飯,同時賣土特產的小茶館,『半天連喝茶帶吃飯,一個人100元』。偶爾會去一所民辦大學兼職當老師,『上上課,做做研究,拿點基本的生活費。現在身體大不如前,治病也需要花錢,很多時候要靠朋友們接濟。』

  每天早上6點剛過就會起床,抽時間練字,喜歡研究美食,並能烹飪不少味道可口的飯菜,友人到來,他或會親自下廚,或指點別人烹制飯菜。談到以後的生活,他對媒體稱,將開設國學班,希望把國學知識,傳播給全社會,重新回歸到社會中的張二江,『只想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自食其力的人。』

  湖南臨湘市原副市長餘斌因受賄9.5萬元,另有10萬元違法所得,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獲刑後,餘斌迅速調整好了心態,遠離了原先的圈子,重覓生活,甚至還辦過一段時間的養豬場。

  對於這些曾經犯過錯誤的官員來說,入獄改造只不過是一種懲戒的手段,如何調整心態,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纔是他們獲得『新生』的鑰匙。

責任編輯:焦志明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