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馬踏飛燕』要改名嗎?學界多年統一稱其『銅奔馬』
2018-06-08 10:57:37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馬踏飛燕』在學界一直被叫做『銅奔馬』

  『馬踏飛燕』要改名嗎?

  『馬踏飛燕』在學界多年統一稱呼『銅奔馬』甘肅省文物局局長認為民間怎麼叫都可以

  絕大多數去蘭州參觀甘肅省博物館的人,都不會錯過這裡的鎮館之寶——『馬踏飛燕』。這座出土於甘肅武威的青銅器因造型優美一直備受關注,但對於它的名稱,學者及歷史愛好者多年來一直存有爭議。近日,又有人對這件文物的名字展開了討論,甚至有消息稱『馬踏飛燕』可能要被改名。對此,甘肅省文物局局長馬玉萍7日上午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學界,大家一直稱『馬踏飛燕』為『銅奔馬』,這個名字最准確,也是學界唯一的叫法,而在民間,只要大家喜歡,任何名字都應該被接納。

  50年前意外發現國寶級文物

  甘肅省博物館一位研究秦漢史的工作人員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馬踏飛燕』1969年出土於甘肅武威的雷臺漢墓,是當地村民在挖土時意外發現的,它當時隨墓內的另外200多件文物被一起發現,是其中最為精美的一件。

  北青報記者了解,『馬踏飛燕』高34.5厘米,長45厘米,寬13厘米,重7.15千克,由青銅器鑄造,馬的形象是三足騰空,另外一足踏在一只鳥的上面,整個青銅器也靠這只足支橕,這類造型的銅器在我國出土文物中極為罕見。

  1983年10月,『馬踏飛燕』被國家旅游局確定為中國旅游標志。1995年3月,國家旅游局發出《關於開展創建和評選中國優秀旅游城市活動的通知》,並開始評選中國優秀旅游城市,中國優秀旅游城市的標志用的就是『馬踏飛燕』。凡是當選的城市,都會修建『馬踏飛燕』造型的雕塑,『馬踏飛燕』由此開始在越來越多的城市出現。

  1986年『馬踏飛燕』被定為國寶級文物,2002年1月又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

  網傳『馬踏飛燕』要被改名

  『每隔一段時間,關於「馬踏飛燕」應該叫什麼的爭議都會冒出來一次。其實到底該叫什麼,在民間並沒有一個結論,只能說「馬踏飛燕」這個名字更容易被人記住。』甘肅省博的這位工作人員說。

  他介紹,『馬踏飛燕』現在陳列在『甘肅絲綢之路文明』展廳最顯眼的位置,也是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大家來我們這裡,很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來看它。』

  不過『馬踏飛燕』出土以來,關於其名字的爭議也一直相伴。一些學者指出,『馬踏飛燕』這個最廣為人知的名字可能並不准確,『大家主要的爭論焦點在於馬蹄下所踩的到底是不是「燕」,因為燕子的尾巴是分叉的,而這座青銅器上鳥尾巴並沒有分叉。』甘肅省博物館的這名工作人員說。

  北青報記者查詢後發現,除了『馬踏飛燕』外,這件青銅器還有『馬超龍雀』『銅奔馬』『馬襲烏鴉』『鷹掠馬』『馬踏飛隼』『凌雲奔馬』等多種叫法。近日還有媒體稱,『馬踏飛燕』可能會被統一改名為『銅奔馬』。

  甘肅文物局:學界只用『銅奔馬』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之所以有『馬踏飛燕』改名『銅奔馬』的說法,是因為有報道稱,甘肅省文物局局長馬玉萍在本月5日甘肅省政府新聞辦舉行的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新聞發布會上曾表示『文物部門及有關領域的專家一直堅持使用「銅奔馬」這一名稱,我們認為是科學、准確和規范的,因此我們提倡統一使用「銅奔馬」名稱。』

  7日上午,北青報記者聯系了馬玉萍局長,她表示之前的報道對她的表達理解上存在一些偏差,她認為,在學界應該提倡大家統一使用『銅奔馬』,但是在民間,大家如何稱呼這件青銅器,是一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在學界大家一般都稱呼「馬踏飛燕」為「銅奔馬」,在博物館的介紹、文物存檔、文物研究中,大家也都統一使用這一名字。』馬玉萍說,『在民間,大家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哪一個名字更傳神,更朗朗上口,更容易被人接受,那它就是一個好名字。』

  對話

  甘肅省文物局局長:對『銅奔馬』這個名字也不太滿意

  7日上午,北青報記者聯系了甘肅省文物局局長馬玉萍,馬玉萍表示,研究人員都繼續使用『銅奔馬』這個名字。不過她自己對『銅奔馬』這個名字其實也並不太滿意,因為這個名字只描述了青銅器中的馬,卻漏過了馬腳下的鳥,『我們也歡迎大家能夠給這件國寶起出更好的名字』。

  北青報:『馬踏飛燕』『馬超龍雀』這兩個目前較為廣泛的名字都是誰起的?

  馬玉萍:『馬踏飛燕』是目前大家對這件國寶最為普遍的稱呼,之前有傳言說這個名字是郭沫若起的,我就這個問題專門詢問過甘肅省博物館的老館長,他在上世紀70年代初參與過接待郭沫若的工作。老館長告訴我,當時別人向郭沫若介紹這件文物的時候,就已經使用了『馬踏飛燕』這個叫法,所以肯定不是郭沫若起的,但是到底是誰,現在也無從查證了。

  後來又有人提出了『馬超龍雀』這個名字,並一度被傳為是這件文物的准確命名,但實際上這個名字是學者牛龍菲在1983年的時候提出的,他當時的主要依據是《東京賦》裡面有『龍雀蟠蜿,天馬半漢』這樣的描述,他覺得這座青銅器表現的就是『龍雀』與『天馬』,不過這個名字傳播度實際上並不高。

  北青報:學界及研究者為何一直使用『銅奔馬』這個名字?

  馬玉萍:這件文物是在1969年出土的,出土後不久就被送到了甘肅省博物館,當時登記的時候,就是使用的『銅奔馬』這個名字。

  文物的命名是有一些要求的,包括簡潔、准確、不能意會等,所以我們不能給文物起一些過於『詩意』的名字,而且國家文物局的專家在評定文物等級的時候,也沒有對『銅奔馬』這一名字提出異議,所以這個名字一直是被學界所肯定的。

  不過就我個人而言,還是對『銅奔馬』這個名字有一點兒不滿意,因為這個名字只說到了青銅器中的馬,漏過了馬腳下的鳥,我覺得還是有一點兒不全面,不過文物在學界的命名不宜輕易改動。

  北青報:文物部門會倡導大家不叫『馬踏飛燕』而改叫『銅奔馬』嗎?

  馬玉萍:我們只是說在學界統一叫『銅奔馬』,為了不會產生歧義,而其他人如何稱呼文物則是一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只要大家覺得好聽,有韻味,想叫什麼都可以,我們甚至期待大家能夠起出比『馬踏飛燕』更好的名字。

  本組文/本報記者楊凡實習生付垚

責任編輯:孫嵐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