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與法
搜 索
流浪犬傷人事件頻發 怎樣驅散流浪犬襲人陰霾
2018-07-02 10:29:00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怎樣驅散流浪犬襲人陰霾

  □本報記者趙麗

  □本報實習生陳杭

  5月以來,流浪犬傷人事件頻發。先是湖南湘潭大學一女生被校內6只流浪犬撕咬受傷,再是北京市朝陽區一流浪犬連續咬傷8人。隨後,浙江海寧一只流浪犬又當街咬傷21人。近日,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疾控中心接報發生1例狂犬病,經流行病學調查,患者曾於一個月前被一只流浪犬咬傷,且傷後未做任何處理,患者發病3日後死亡。

  於是,『捕殺流浪犬』的聲音再次出現,相關行動也在不少地方展開,但效果究竟如何,不少人持懷疑態度。

  據悉,目前流浪犬數量不小,但在治理方面似乎陷入了怪圈:不出事沒人管理——出事捕殺流浪犬——不同聲音出現後放棄捕殺——不出事沒人管理,以至於年年報道流浪犬傷人的事情,問題依然存在。究竟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流浪犬?目前治理措施有哪些?攻擊人類、造成傷害後的責任由誰承擔?對此,記者進行了深入采訪。

  流浪犬威脅居民人身安全

  提高警惕,環顧四周。

  進入夏季之後,這就是北京市民白彩鳳在戶外的狀態。因為她還有一個身份——兩個孩子的母親,一個5歲的男孩,一個正在學步階段的女孩。

  『老大開始調皮了,經常在院子裡跑來跑去,而老二則開始好奇整個世界。』白彩鳳說,她的戒備狀態主要源於小區裡偶然出現的幾只流浪犬。

  白彩鳳告訴記者,去年小區裡有一只流浪犬,後來在物業的協助下,流浪犬不見了,『但今年夏天不知從哪來了幾只,感覺還是一家子,現在我們正在和物業商量怎麼解決,所幸還沒有出現傷人事件』。

  而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某小區附近的居民則沒有那麼幸運,近日已發生多起流浪犬咬傷人事件,受害者就包括喬先生和他三歲半的女兒。喬先生說:『胳膊上咬了一個大洞,頭上最嚴重,很大一個三角口子。我們打疫苗的時候了解到,被這只流浪犬咬的至少有八九個人。』

  同一周,在湖北通城,一只瘋狗兩天連咬28人,全縣出動五分之一的警力抓狗;江蘇常州的一只流浪犬咬傷5人之後逃走,也引發『全城通緝』。

  據江蘇省南京市第二醫院急診科主任張建介紹,最近一周以來,動物咬傷門診的就診量急劇增加,最多每天超過400人,『現在天氣炎熱,人們穿著比較單薄,被動物咬傷後傷口比較嚴重,出血現象較多,更重的甚至有咬傷咬殘的』。

  『流浪犬的常見病毒類疾病主要包括犬瘟熱、犬細小病毒感染、狂犬病、偽狂犬病以及傳染性肝炎等。狂犬病對人類的危害最大。』白彩鳳說,去年,她曾經專門查閱和諮詢過流浪犬的問題,總結後交給物業,纔讓流浪犬暫時不再出現在小區內。

  在白彩鳳提供的資料中,記者看到上面特別標注,由於受居住生活環境條件的影響,流浪犬身上攜帶著大量的細菌,這些細菌類型主要有:破傷風杆菌、布魯氏菌、鉤端螺旋體、肉毒梭菌等。

  『其中,布魯氏菌、破傷風杆菌、鉤端螺旋體都屬於人畜共患病的細菌類疾病。鉤端螺旋體病是由於流浪犬捕食生病的老鼠或接觸感染源而被感染的;攜帶布魯氏菌的流浪犬往往會呈現隱形感染的狀態,因此就更加難以防范;破傷風是在淤泥、塵土、腐泥、人畜糞便中普遍存在的細菌,流浪犬身上所攜帶的破傷風細菌會對人類造成巨大的威脅。』白彩鳳說,流浪犬身上所攜帶的病毒、細菌以及寄生蟲所引起的疾病類型都具有傳染性,其中很大一部分不僅能夠進行獸獸傳播,在人畜之間也能夠進行傳播。同時,流浪犬無節制的繁殖,導致流浪犬數量進一步增長,人們必須謹防惡狗爭斗傷人,這就給治安環境帶來了安全隱患。

  傷人事件背後存管理漏洞

  流浪犬咬傷人後果嚴重。根據國家有關部門近日發布的全國法定傳染病統計,今年3月,全國有21人死於狂犬病。

  根據國家有關部門的全國法定傳染病統計,2017年,全國有502人死於狂犬病。

  對此現象,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熊文釗曾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流浪犬咬人事件多次發生,已經轉化成一個社會問題,需要各地政府及社會公眾給予高度關注,對流浪犬進行集中管理。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支振鋒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地方政府應該下定決心解決流浪犬問題。此前,支振鋒曾就養犬管理立法進行深入調研。

  但是,下決心之後的問題,也並不簡單。

  先來看看第一個問題——流浪犬歸誰管理?

  目前,犬類雖受到公眾喜愛,但遺棄隨意性較強,街面上流浪犬的數量也隨之增多。

  據媒體報道,在陝西省西安市,警方每年收容的流浪犬在4000只左右,其中大部分是棄養犬,目前警方已經收容處置了近4萬只流浪犬。

  在江蘇省南京市,2007年至2015年10月,當地警方收容流浪犬總數已經超過3萬只。經實地走訪了解,這些流浪犬,除了少部分屬於走失外,大多是遭主人遺棄。

  某流浪動物公益組織負責人汪洋(化名)認為,棄養是流浪犬形成的重要原因,不負責任地養育則為流浪犬數量呈幾何級數增長埋下了隱患:『我們一直以來倡導動物適齡絕育,但是很多犬的主人並沒有這樣做,以至於棄養一只寵物,可能導致大量「流二代」(流浪犬二代)的出現。』

  在汪洋看來,貓患、犬患歸根到底在於人患,如果沒有一開始不負責任地購買,買了之後又隨意丟棄,就沒有這麼多流浪動物,也不會產生這麼多問題。『更可怕的是,如果原來的主人沒有為貓、犬打過各種疫苗,全社會都要為潛藏的危險買單。』汪洋說。

  支振鋒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更深層面上,各地的養犬管理法規針對棄養犬的行政處罰過輕,無法觸動養犬人糾正違法行為。與此同時,各地養犬管理涉及多個部門,管理體制並不順暢,無法對流浪犬進行有效管理。

  『我們在調研時去過一個流浪犬收容中心,裡面收容了很多流浪犬,每天花費非常大,但我們實際上沒有足夠經費養那麼多流浪犬,納稅人的錢也不應該這樣花費。』支振鋒說。

  作為普通民眾,自稱為旁觀者的白彩鳳說,她感覺目前公共場所的流浪犬管理陷入了一種『不出事沒人管,直至傷人事件爆發後「一刀切」打狗,到迫於不同聲音的壓力放棄打狗,再到不出事沒人管』的死循環中。

  『我們在和物業溝通後,也曾專門諮詢過相關部門,但發現按規定,公安、城管等部門都有責任,但各部門的監管界限不夠清晰,難以形成合力。』白彩鳳說。

  《北京市養犬管理規定》顯示,公安機關具體負責養犬登記和年檢,城市管理綜合執法組織對因養犬而破壞市容環境衛生行為的查處,市公安局設立的留檢所負責收容處理流浪動物。記者發現,很多人並不知道留檢所的存在,有些地區甚至沒有條件設立留檢所,出現流浪犬傷人後,一般由民警或者城市管理部門進行捕捉。

  『誰來擔責』問題厘不清

  既然不好管,那麼『流浪犬傷人後誰來擔責』的問題就更加有些厘不清的意味。

  下面發生在福建省福州市的一幕,在很多城市或許都似曾相識:

  3只流浪犬,體形都不大,它們趴在車底下。這時,一名全身包裹嚴實的女子,拿了水和食物前來,其中1只流浪犬很親熱地跟上去,女子喂完後就揚長而去。

  『這女子經常來喂這些流浪犬,喂了卻不管,結果這些流浪犬一直賴著不走。』附近一名店主對當地媒體說,『別看它們這下不出聲,剛纔還差點咬到一名女孩子。』據介紹,當時女孩子路過,其中1只流浪犬突然躥出來,追著那名女孩子,頭碰到她的腿,女孩嚇得尖叫起來,還好一個騎電動車的人衝過去,女孩沒被咬到。

  對此,白彩鳳深有體會。她告訴記者,小區曾經出現的流浪犬就是因為有人喂養。『我們小區之前有個住戶專門喂養流浪犬,以至於其他人走過她家門口時,都要繞著走。雖然現在那戶人家不喂養了,但經常有其他小區的流浪犬跑過來』。

  在采訪中,對於流浪犬,民眾們最擔心的問題是,如果被流浪犬咬傷,該向誰去主張賠償?曾有市民提出,如果有人喂養,喂養流浪犬的人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據報道,去年3月8日,北京市民王某在小區內被流浪犬咬傷,於是將長期喂養這只流浪犬的鄰居杜某訴至法院,要求杜某對其進行民事賠償。最後,法院經審理,判決杜某賠償王某醫藥費等費用。

  近期,福建省將樂縣人民法院也宣判了一起被流浪犬咬傷的索賠案,判決長年投食者承擔相應責任,維護了被咬傷的市民的權利。

  經審理,法院認為,咬傷原告李某的雖為流浪犬,但投食者張某的喂養行為不可避免地讓動物產生食物依賴,使得動物長期生活在附近。張某喂養該流浪犬長達一年以上,因此具有長期喂養流浪犬的事實。作為喂養人,張某沒有將流浪犬約束或者送到其他公益機構等,而是任性而為,最終導致李某在經過時被該流浪犬咬傷。因此,張某應該承擔相應的侵權賠償責任。

  『雖然此類判例在處理類似糾紛時有一定說服力,但具體操作起來仍有較大難度。首先,喂食流浪犬的證據不太好固定。其次,流浪犬具有不固定性,咬人後不會在原地等著你去抓。再者,很多市民被咬傷後,第一時間是想著去打針,不會想到去固定證據。』北京律師鄒娜向記者介紹說,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規定,動物致人損害一般由飼養人承擔責任,而對於流浪動物致人損害,大致可歸納為以下幾種情況:

  由流浪動物的原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擔責任,但流浪動物被遺棄後,事實上難以找到原所有人;

  由喂食流浪動物的人承擔責任。如果長年給流浪動物供食,讓流浪動物活動並居留,就已經構成特殊的飼養關系,並轉化成事實上的收養。所以對流浪動物的侵害行為,投食者要承擔相應責任。但如果只是偶然、臨時的喂養,則不需要承擔責任;

  由第三人承擔責任。因第三人的過錯致使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向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第三人請求賠償。

  亟待立法規范動物豢養

  那麼,就到了最後一個問題,也是最關鍵的,既然狂犬病造成了如此大的危害,又有那麼多的流浪犬,為何至今不能有效解決?

  犬證沒有普及、棄養無從追責或許是主要原因。家住北京市回龍觀地區的郭歡(化名)告訴記者,她去年養了一只哈士奇,為犬辦理戶口是很難的,除了要花費上千元,辦事效率也讓人頭疼。在沒有強制性要求下,很多人自然不願意給犬上戶,『在信息都掌握不了的情況下,後續疾病防控、不當棄養管理更無從談起』。

  一般來說,市民如果看到流浪犬能進行有效通報,讓相關機構進行捕捉,也能減少流浪犬的威脅。不過,記者發現,很少有人了解通報的渠道和方式。北京市朝陽區出現流浪犬攻擊人時,大家首先選擇的是報警求助,由警方捕捉流浪犬。湘潭大學的女生被狗咬了之後,則由校園保衛科出面驅趕流浪犬。白彩鳳說,自己曾多次想要幫助小區裡的流浪犬找到救助組織,但不知道應該向誰打求助電話。

  在汪洋看來,對於流浪動物的管理,最根本的還是應該通過立法約束人的行為。

  熊文釗認為,根據立法法的規定,地方可以根據本地具體情況和實際需要,在不與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和本省、自治區的地方性法規相抵觸的前提下,對城鄉建設與管理、環境保護、歷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的事項制定地方性法規。養犬管理屬於城鄉建設與管理范疇,『可以由地方人大制定地方性法規』。

  熊文釗分析說,從源頭上來說,要加強養犬登記管理,同時要加大養犬人的責任,對棄養人進行追責;從政府管理上來說,政府有關部門應該加強養犬監督,對於犬主人確實不願繼續養的犬、無主或無人領養的流浪犬,政府應該承擔兜底責任,實施集中收容,進行無害化處理。

  『對於社會各界建立的關愛動物社團收容和領養流浪犬,政府可以加強扶持。』熊文釗說,『總之,社會各界應該多管齊下,解決流浪犬問題。』

  支振鋒認為,養犬問題屬於地方事務,由地方進行立法,但在各地進行地方立法的基礎上,可以考慮由國務院出臺行政法規,對養犬涉及的共性問題、原則問題進行規范,有利於各地遵照統一執行。

  支振鋒的看法是,首先要采用科技手段加強養犬管理,比如上海規定犬必須植入生物芯片,芯片中要有犬主人的姓名、單位、聯系方式、注射疫苗記錄等信息。無論是主人遺棄,還是自行走失,通過掃描電子芯片可追蹤相關信息,督促主人依法養犬。同時,對於違法棄養的,規定更為嚴厲的處罰,減少家犬變成流浪犬。

  制圖/李曉軍

責任編輯:孫嵐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