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工作不到1年 年輕人說辭職就辭職的勇氣從何來?
2018-07-06 16:05:06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張奪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在辭職這件事上,一些年輕人表現出驚人的行動力

  工作不到1年『說走就走』,勇氣何來

  『對不起,我要辭職了。各位,再見!』

  6月22日下午下班前,肖語(化名)接到領導派給她的出差任務,已經連續一個月沒有休過完整周末的她咬著牙作出了辭職決定,並在朋友圈中發了一張夕陽下她站在公司門口的剪影。

  本來想尋求安慰的肖語意外地發現,居然有不少同學都在這條朋友圈下評論表示『自己也不想乾了』,甚至有的人已付諸行動。『回想一年前剛剛畢業時大家的意氣風發,誰能料到,現在每個人提起工作都是一肚子苦水。』肖語感嘆道。

  1995年出生的肖語,生活在一個三口中等收入家庭,父母都是高校教師。從全國排名前十的高校本科畢業後,肖語順利地進入職位於廣州國際金融中心的一家大型國企,負責品牌策劃。從辦公室的窗戶望出去,可以俯矙整個廣州,一江之隔的廣州塔『小蠻腰』、堪比星級酒店的工作餐一度使肖語的朋友圈變得格外讓人稱羡。

  但這看似美好的一切,漸漸地在一次又一次出差、加班中,變得失去吸引力。而更讓這個90後的女孩感到頭痛是如何與同事相處。以前在學校,看不慣誰不理他就好了,但工作中,不敢得罪任何一個人。『身體和心裡都感到很疲憊,常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做不好。』

  在肖語看來,那天的臨時出差,只能算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種跟工作能力無關的指責,快速消耗了自己對公司的熱情,工作一年的時間,她已經數不清自己有多少次冒出『辭職』的念頭,『真的不喜歡了就離開吧,何必要相互耗著呢』。

  肖語的經歷並非個案。日前,國內一家大型招聘網站發布的《2018年春季白領跳槽指數調研報告》顯示,近七成白領為跳槽在行動,工作年限在1年內跳槽佔比達到了65.7%。而另外一家人力資源服務企業2016年關於離職與調薪的研究報告也指出,90後員工比例越高的公司,員工的平均離職率也越高。

  是什麼給了這些剛剛走出校門、工作不到一年的大學生『說走就走』的勇氣?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通過問卷、訪談的形式對38位曾在工作的第一年裡,產生過辭職的衝動大學畢業生進行了一個小調查,受訪對象來自互聯網、金融、傳媒、傳統制造、教育、房地產、游戲、黨政機關等多個行業。

  調查發現,工作一成不變、發展前景不樂觀、對薪水不滿意成為新畢業大學生選擇辭職的重要因素,公司人際關系復雜、對工作不感興趣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離職。更重要的是,獨生子女居多、再教育的門檻不高、家庭條件相對富足也間接地為這些90後辭職『壯了膽』。

  『其實爸爸媽媽一直不贊同我本科畢業就出來工作的。』肖語坦言,聽說自己辭職後不打算再工作,而是想讀書深造,父母不僅沒有反對,反而有些『小激動』。『現在申請國外的研究生並不難,只要語言能夠過關,成功的概率非常高。』肖語也認為更高的學歷在未來找工作時更有競爭力,『這也讓我擁有了1~2年的緩衝期,而不是早早地被工作買斷。』

  『辭職沒什麼大不了的吧,我可以考研,實在不行,我還可以做微商啊。』2016年大學畢業的孫萌最先在一家小型公關公司做新媒體編輯,4個月後,實在受不了工作成績完全用閱讀量來衡量的她,果斷選擇了辭職。

  憑借著大學時代做代購積累起的人脈資源,孫萌微店的業務范圍逐漸從韓國的化妝品,擴展到了日本、中國臺灣、澳大利亞的各類時尚潮牌。不僅幫客人代購,孫萌還主動發現『爆款』。

  每天早晨7點起來健身,上網了解時尚潮流,回復前一天晚上的買家留言,清點庫存;午飯後開始整理訂單、配貨、發貨;晚上在朋友圈更新新品,此外,每個月還要出國上貨。孫萌告訴記者,現在的工作強度,其實比正常上班還大,但最大的區別是,以前熬夜到凌晨2點,是為了10萬元,現在是為了月入10萬元。『看到自己付出獲得相應的回報,我很滿意自己現在的生活』。

  在知乎上,一條『一言不合就裸辭,現在年輕人就那麼隨性嗎?』的提問,吸引了超過7000人的關注。有人認為,『裸辭』跟一個人的職場安全感有關,一個對自己的能力自信、具有自我意識的人,更不願意在職場上妥協將就。但同時,有人質疑輕易的跳槽說明現在的大學生被慣壞了,放棄工作重回校園更是一種逃避現實的行為。

  從事近20年招聘工作的阮女士越來越強烈地感受到與十幾年前的大學畢業生相比,現在的年輕人願意嘗試新事物,更富創造力,同時也更加敏感,在辭職這件事情上,表現出驚人的行動力,兩個月試用期還沒過就走人的情況,已經屢見不鮮。這些極有個性的90後,就像一群『狂奔的野馬』,如何駕馭已經成為HR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難題。

  『我剛剛大學畢業時候,工作中有時也很難受,但我不敢辭職,甚至不敢耽誤工作。』阮女士說在自己工作剛剛半年的時候,外婆被確診了癌癥,但直到老人家去世,公司的人一點都不知道。『葬禮的前一天半夜,我纔從外地趕回來,心裡很難受,但害怕一請假,領導對自己有了不好的印象』。

  但是在90後端右(化名)眼中,辭職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本科畢業於東北一所普通本科院校的他,兩年時間已經換了3份工作:第一份在一家大型國企,做了不到3個月;第二份在一家創業公司,做了4個月;現在的這個工作,是一款文創產品的新媒體運營,已經做了8個月。

  『兩次都是裸辭的。』端右說,自己前前後後經歷了差不多半年的空窗期,而這段時間的生活費也主要靠父母的支持。雖然『啃老』讓他覺得很沒面子,但端右不後悔,『當一個工作自己不感興趣,也看不到好的前景時,就應該及時果斷地放棄。』

  回看10年前當80後初入職場時,不少企業也表示很恐慌。資深人力資源專家江莉認為,無論什麼年代,社會對這些經歷十幾年校園生活、剛剛走出象牙塔的大學生的表現普遍不滿意,『一屆不如一屆』的聲音一直都在。只不過,90後面對質疑時表現更為直接,辭職的比例更大。

  廣州市青年就業創業服務中心負責人告訴記者,換工作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年輕人調整職業觀和職業規劃,基於個人實際綜合能力作出再選擇的表現。雖然現在很多高校都開設了就業指導相關課程,但對於大學生來說畢業前對就業市場信息是不全面,想象與現實的落差,讓他們難以接受,積累到一定程度就選擇了辭職,甚至頻繁跳槽。

  江莉指出,從社會發展的角度來說,90後從小生活、教育、就業的環境都遠遠優於前輩們,與他們的父母當年找工作是為了養家糊口不同,90後更喜歡體驗式的工作,非常看重工作中的新鮮感。另一方面,現在的家長也捨不得讓孩子受苦,能力允許的范圍內,都願意給孩子提供更多的機會,例如出國留學等。『有意思的是,我們發現一旦年輕人開始買房,或者是打算結婚生孩子,自然而然就安分下來了。』江莉說,生活壓力有時也給了年輕人更多的責任感。

  『我遇到好多年輕人,因為在單位受委屈或者是跟主管領導不和辭職,這種是特別不值得的。』江莉建議,當工作出現問題的時候,要『三思而後行』,回想當初選擇進這家公司究竟是為了什麼。切記不要從外界找原因,大學生要學會主動適應,稍微堅持一下,也許就會有轉機。『裸辭』並不值得驕傲。

責任編輯:遲灝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