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23年前浙江特大搶劫殺人案紀實 名作家背後深藏罪惡
2018-08-10 09:40:04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名作家頭銜背後深藏的罪惡

  23年前浙江湖州織裡晟捨特大搶劫殺人案紀實

  『本院認為,被告人汪維明、劉永彪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當場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財物,致4人死亡,其行為均已構成搶劫罪……被告人汪維明犯搶劫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劉永彪犯搶劫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7月30日,浙江省湖州市中級法院的一審宣判使得23年前浙江省湖州市織裡晟捨特大搶劫殺人案塵埃落定。在死刑判決的背後,搶劫了100餘元人民幣的汪維明和劉永彪,在1995年那個黑暗的夜晚之後,經歷了怎樣的人生軌跡,而被他們一手破壞的兩個家庭,又經歷了怎樣的痛苦、絕望和煎熬……

  一心謀財二赴織裡

  安徽省南陵縣農民汪維明、劉永彪本是老鄉。劉永彪沒有工作,不愛乾農活,平時還打牌賭博,雖愛好寫作但微薄的稿費遠不足以應付家庭日常生活的開支,最關鍵的是,女兒的眼睛先天殘疾,赴上海治療失敗後家裡更是入不敷出。汪維明家裡條件比劉永彪稍好,但也是勉強糊口。汪維明大劉永彪11歲,交際廣泛,沒怎麼出過家門的劉永彪覺得汪維明見多識廣,對他很是尊敬。某一天,兩人又坐到一起,聊起各自的窘迫境地,想到了綁架有錢人勒索錢財的計劃,因為汪維明曾到織裡打工,知道那裡有些做服裝生意的人比較富裕,兩人便將目的地定在了湖州織裡。

  兩人叫上了劉永彪的表親王某(另案處理),專門打制匕首、制作假炸彈到織裡預謀『綁架搞錢』,並在街上尋找可以綁架的對象,但王某終因膽小害怕而放棄,在織裡住了一個晚上後回了老家。幾個月後,村裡要交公糧了,囊中羞澀的劉永彪聯系上了已去上海打工的汪維明,想向他借點錢,汪維明說在上海打工的工資還沒結,並將打工地點告訴劉永彪。於是,劉永彪坐車到上海找到汪維明,兩人再次來到湖州市織裡鎮,踏上了搶劫之路。

  三更半夜連殺四人

  1995年11月28日,二人入住織裡鎮晟捨閔記旅館。同房間的住客於某是山東來的商人,他穿著西服,又是個做生意的,就這樣被汪維明和劉永彪盯上了。第二天,二人在晟捨街頭店鋪購買了榔頭等作案工具,等到30日凌晨,趁於某熟睡,二人拿起了榔頭,猛擊於某頭面部致其死亡。然而,二人只在於某身上搜到了20餘元人民幣。其實,於某將4000餘元現金藏在內褲內側,因是趴著睡的,竟沒有被二人發現。

  只劫得20餘元錢的二人倍感失望,不肯就此收手。隨後,二人又以退房結賬為借口,到隔壁房間把旅館老板閔某騙到房內。閔某看到房間內於某的慘狀,頓時嚇得抖如篩糠,二人便將閔某推倒在床上,用綠色尼龍繩將他的雙手反綁。為防止閔某叫喊,汪維明隨手拿起毛巾塞進閔某的嘴巴,並用枕巾在閔某的嘴周捆紮。與此同時,二人向閔某逼問錢財,其間二人摘走閔某手上的金戒指。汪維明手持榔頭猛擊閔某的頭部,劉永彪則用身體壓在閔某身上,直至閔某死亡。

  因為金戒指一下子變不了現金,於是,汪維明進入閔某房間找閔某妻子錢某威逼錢財,無果後,持榔頭猛擊錢某頭面部致其死亡,閔某和錢某的孫子——12歲的閔某某為了上學方便,也跟爺爺奶奶同住一個房間,被驚醒的閔某某也被汪維明殘忍錘死。隨後,二人在房內大肆翻找財物,汪維明搜得人民幣100餘元。最後,二人從旅館後門逃離。

  這起殘忍的搶劫殺人案,給當時的小鎮蒙上了恐懼的黑霧。天黑後,居民們都緊閉門戶,不敢外出。

  『捂住』罪惡『洗白』人生

  案件發生後,限於當時偵破條件和科技手段,一直未取得突破性進展。

  4名被害人家人的悲傷和煎熬無法化解。閔某某的父母由於傷心過度,無法再生育,為緩解失獨的痛苦,後來領養了一個孩子。每當和閔某某差不多年紀的孩子考上大學、結婚生子,他們總是會觸景傷情、無法自抑。閔某某的姑媽說,慘案發生之後,他們一家最難過的就是過年,看著別人家團團圓圓,他們只能在圓桌旁枯坐,以淚洗面。而於某山東的家中,由於頂梁柱的突然逝去,於某的一兒一女被迫輟學,十幾歲便打起了零工。為了維持家中生計,於某的老母親不得不下地乾農活。每當夜深人靜,白天的勞作引起的全身乏力和對兒子遭遇飛來橫禍的悲傷同時讓老人夜不能寐。

  落網後,劉永彪稱,他是為了給女兒治病,纔鋌而走險去搶劫殺人,但他似乎忘記了,他殺害的,也是別人的兒女、別人的父母親。1995年那個冬夜的罪惡,一直被他深深地掩藏。憑著一部一部發表的小說和散文集等文學作品,逃回安徽老家的劉永彪成為了當地小有名氣的作家。2005年,他的中短篇小說集《一部電影》由作家出版社出版,2009年,該部作品被安徽省授予2005年至2006年度安徽省『社會科學文學藝術出版獎』三等獎,是安徽省最權威的文學類評獎。劉永彪成為蕪湖市第一個獲得該獎的農民作家。此後,劉永彪先後出版散文集《心靈的舞蹈》、電影劇本《門與窗》以及28萬字長篇小說《難言之隱》。公開資料顯示,劉永彪曾用筆名劉浪、彪子、一沙等,發表文學作品200多萬字。中國作家協會2013年7月曾發布公告,劉永彪成為當年被批准加入該協會的安徽省13名作家中的一名。2014年11月,劉永彪創作的25萬字歷史演義小說《行者武松》由安徽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第二年改編成50集電視連續劇的劇本。

  他創作的所有文學作品中,幻想過擺脫農民身份、幻想過權貴女子的投懷送抱,但從沒敢把他的罪惡,放到他的文學創作中……

  而汪維明,作案後一直在他弟弟上海的公司從事管理,以他名義注冊的公司,其實是他弟弟的產業。所以,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他並不是之前網傳的所謂『企業家』。

  23年之後正義來臨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經過偵查機關的不懈努力,2017年6月,公安機關的專案組對現場提取的痕跡物證重新進行檢驗鑒定,並在江、浙、滬、皖等10餘個周邊省份搜集證據資料,開展了入戶調查和走訪摸排。通過DNA鑒定技術,公安機關將作案人員范圍進一步鎖定在安徽省南陵縣周邊,並全面采集血樣。8月10日晚,鎖定劉永彪有重大作案嫌疑。次日凌晨,劉永彪在南陵家中被抓獲。劉永彪當即交代結伙汪維明搶劫殺人的犯罪事實。公安機關獲悉汪維明居住在上海,立即趕赴上海將其抓獲,這起湖州史上最大的未破命案終於告破。

  此時,距離案發已22年,如何快速審慎辦理好這起社會廣泛關注的特大搶劫殺人案,成為了擺在省、市、區三級檢察機關面前的一項重點工作。根據1979年刑法第76條規定,該案件已超過20年追訴期限。如果20年以後認為必須追訴的,須報請最高檢核准。同時,按照《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相關規定,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犯罪,已過20年追訴期限的,不再追訴。如果認為必須追訴的,須報請最高檢核准。經過審查,檢察機關認為,汪維明、劉永彪作案手段特別殘忍,後果特別嚴重,雖已過20年追訴期限,但社會危害性和影響依然存在,不追訴會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於是層報上級檢察院。最終,最高檢依法決定對二人予以核准追訴。

  在公安機關立案後第一時間,由湖州市檢察院檢察長孫穎擔任組長、公訴一部主任和副主任擔任組員的辦案組即刻成立,辦案組召開案件提前介入情況通報會,針對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等言詞證據之間的矛盾,現場勘查筆錄、證人證言等證據存在的瑕疵等問題,提出補證意見20餘條,引導公安機關進行核實、查證和補證,共補充和補強各類證據20餘份。專案組多次前往案發現場實地復勘、走訪調查,審查案卷材料7卷、訊問同步錄音錄像等光盤材料50張,撰寫審查報告等材料15萬餘字,聽取辯護律師、訴訟代理人、被害人家屬等意見10餘次,在一個月的審查起訴期限裡順利完成了全部審查工作,將該案提起公訴。

  今年6月7日上午,該案在湖州市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由孫穎擔任公訴人,湖州市中級法院院長李章軍擔任審判長,該市公安局局長夏文星到庭旁聽,是湖州歷史上首個『三長同庭』的案件。

  庭審中,多媒體示證與物證實物的出示再現了當年案發現場的實景。偵查人員、鑒定人出庭,一方面客觀地還原了偵查、鑒定的具體經過,另一方面對該案關鍵性痕跡物證的提取、保存、鑒定等程序的合法性作出了進一步說明。值得一提的是,辦案組預先制作的一段時長5分鍾的視頻,錄制了案發現場周圍百姓及兩個被害家庭每一位成員的控訴,汪維明、劉永彪二人,在短短一個小時之內當場致4名被害人死亡,如今雖已過去20多年,但通過觀看視頻,旁聽人員深深地感受到了被害人親屬多年來不堪重負的內心創傷,令他們感同身受,淚灑當場。

  7月30日下午,湖州市中級法院對『11·29』織裡晟捨特大搶劫殺人案進行公開宣判,被告人汪維明、劉永彪一審均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同時,判決汪維明、劉永彪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經濟損失。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