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奇聞異事
搜 索
為購買助眠類產品大把花錢 什麼偷走了90後的睡眠?
2019-10-29 08:53: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一方面『困卻不肯睡』一方面在助眠類產品上大把花錢什麼偷走了90後的睡眠

  當城市的燈火慢慢熄滅,熬夜的人開始拿出褪黑素軟糖、睡眠噴霧、眼罩……某電商平臺統計的數據顯示,今年『6·18』期間進口助眠類商品成交同比增長530%,整體市場規模超3億元。

  幾個月過去,上述產品的銷量仍在增長。數據顯示,90後購買進口助眠類商品的人數超過了其他年齡群體的總和。

  消費市場的火熱背後是睡眠需求的上漲與睡眠狀況不良。偷去90後睡眠的已經不僅僅是學業,還有各種各樣的因素。

  熬夜的人長大了

  今年25歲的趙亮(化名)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晚睡,相比於白天,從事傳媒領域的他更喜歡在夜間工作。『不想放棄這個夜晚』成為他勸慰自己獨處到天明的說法。

  更多的90後有類似的想法,他們在『90後成睡眠特困戶』的微博話題下描述自己的睡眠狀況與晚睡原因:『沒勇氣結束今天,沒信心開始明天』;『捨不得睡,一天屬於自己的時間真的很少』……7天時間,該話題閱讀量達2.9億次,討論量超過5萬次。

  『2004年我們研究當時中小學生生活方式時,就關注到了睡眠問題。』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員孫宏艷提到的這次研究,調查對象大多為90後。當時的結果顯示,平時(周一到周五)睡9小時及以上的人數佔比為56.9%,學生睡眠不足的原因首先與作業有關,其次是上網和玩游戲。

  十多年過去,很多東西代替了學業壓力,繼續爭奪長大後的90後的睡眠。

  CBNData《2018國民睡眠生活消費大數據報告》顯示,全國1億7千多萬90後中存在睡眠問題的人數佔比為三分之一,68%的人表示每天根本『睡不夠』。

  入睡困難、睡眠維持困難、早醒、睡眠質量差被認為是失眠的4類主要表現。《2019睡眠狀況洞察報告》對年輕人的入睡時間點進行了統計。該報告顯示,48%的95後和35%的90後每天零點後睡覺,其中,凌晨1時後入睡的95後比例達15%,玩手機是其睡前的主要行為。

  『有的孩子睡前玩手機,手機砸到臉上纔有困意。』在孫宏艷看來,部分90後不是睡不著而是主動熬夜。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睡眠醫學科醫生、哈佛SMART壓力管理項目培訓師王芳也接觸過不少『困卻不肯睡』的年輕人。『年輕群體與其他年齡層諮詢者或患者最大的區別是,他們願意來求助,對一些新方法、新理念的接納程度更高。』王芳說。

  實際上,信奉『朋克養生』的90後不僅看重醫學乾預方法的科學性,在購買助眠類產品時也十分在意其中的成分是否健康。

  睡眠投資裡的養生需求

  回憶起吃褪黑素後的反應,趙亮只記得『眼皮發重』,這款由朋友介紹的保健品『偶爾有效果』。

  但一款包含了褪黑素的軟糖卻真實地佔據了助眠類產品的消費市場。這個添加了西番蓮、洋甘菊提取物等的產品以『健康無負擔』為賣點,並在產品介紹裡標注『木糖醇代替蔗糖,不傷害牙齒』。

  95後林啟(化名)用『工作與學業無縫切換』來形容自己熬夜的原因,為了在剩下的夜晚快速入睡,他打算購入一款『促進快速入眠』的睡眠噴霧。但之後的挑選過程又加劇了他的失眠,『都能夠調節睡眠規律,而且添加的物質各有「功效」』。

  最終林啟選擇了電商平臺內銷量較高的一款助眠枕頭噴霧,因為該產品『不使用化學物質和添加劑』。

  『年輕人願意在有條件的基礎上為這些產品埋單。』孫宏艷發現,相比於60後、70後,90後更依賴於藥品、營養品、保健品,『但不結合適當運動的話,光靠這些產品反而會弱不禁風。』

  助眠類產品也會提供『依據』。王芳遇到過帶著手環來找自己的年輕人。『他們拿著手環來,說自己深度睡眠為零怎麼辦』,在王芳看來,手環通過呼吸頻率等指標推測睡眠狀況,只能作為一種輔助手段,『用手環顯示的結果來判斷深度睡眠情況,是不准確的』。

  『關注助眠產品的健康與純天然是90後潛在的心理需求。』王芳認為,在服用有關產品時,心理暗示往往代替了實際效用,以褪黑素為例,其過去主要用於緩解節律異常情況,比如倒時差,『但作為保健品,它的治療作用相對有限,長期大量使用對身體有潛在的危害。』

  青年睡眠健康寫進國家級規劃

  『我高中時期也被失眠問題困擾,但找不到有效緩解的途徑或渠道。』後來立志研究睡眠醫學的王芳,在當時能獲取的只有校醫室老師開出的安定類藥物。

  如今,更多年輕人願意走進她的治療室,學習壓力情緒管理,對睡眠質量問題進行系統乾預。『不像過去,人們覺得睡眠是小事,認為心理問題不是問題。』王芳說。

  有關睡眠的迷思影響著不少人的態度與決策。趙亮就曾質疑過睡眠的必要性,『感覺主要的作用就是補充精力』。孫宏艷也了解到,不少家長會認為求學時的『偶爾』晚睡沒關系,甚至覺得『今天作業多或者成績不好就要熬夜』,『這些想法都首先得從家長那裡得到改變』。

  我國的睡眠醫學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纔發展起來。『與睡眠有關的疾病有90多種,關於睡眠,仍有很多謎團需要醫生去探索和解答。』王芳說。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睡眠問題,尤其是青年人的睡眠健康問題,該問題也寫進了國家級青年發展規劃。

  2017年實施的《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6-2025年)》將青年體質健康提昇工程作為重點項目,要求完善青年體質健康監測體系,倡導青年形成良好的飲食、用眼和睡眠習慣。

  『一方面,國家要在運動場所,心理疏導等多方面提供資源保障;另一方面,比家長敦促更重要的是同伴教育。』在孫宏艷看來,青年群體內部良好作息氛圍的帶動將更加有效,『如果只靠家長說教,很可能導致親子關系的矛盾』。

  未來,孫宏艷所在的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將持續關注青年群體的睡眠狀況,尤其是日益凸顯的熬夜『低齡化』趨勢。王芳也將繼續推廣壓力情緒管理方法,讓更多人了解自己的情緒,睡個好覺。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