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焦點新聞
搜 索
『從陸生到海生』 潛水成90後度假解壓新方式
2019-10-29 10:10:31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潛水員在撿水下塑料袋等垃圾。馮兆良馬芮/攝

  『人生第一次獲得運動類型資格證書。』90後張旭曬出了一條自帶『驕傲』表情的朋友圈:完成了潛水課程,獲得了全球通用且終身有效的水肺潛水員資格證書。

  潛水正在成為90後度假緩解壓力的新方式。美團點評數據顯示,今年『十一』期間的出境游大軍裡,90後佔比達59%成為主力軍。被稱為『高階玩家』的90後不僅引領了出境游的新潮流——潛水旅游,更把潛水玩出了新花樣——創辦一家自己的潛水店,或者成立一個聯合潛水員們保護海洋的公益機構。

  潛水運動興起『牆內開花牆外香』

  3個月之前,張旭和女朋友一起通過位於菲律賓薄荷島的中文潛水店之一的『王者潛店』淘寶直營店,報名了水肺初級潛水員和水肺進階潛水員課程學習班。

  張旭之前從未接觸過潛水,但由於經常出差去東南亞國家,閑暇時總是會去附近的海域游泳,加之身邊的朋友考取潛水員證的越來越多,他也動心了。

  在北京一家國企工作的王玥也是被身邊的朋友種草,決定度過一個『潛水假期』。由於臨時起意,但距離『十一』假期還有半個月的時間,薄荷島上很多中文潛水店的教學班已經爆滿。

  不過,王玥最終找到成都酷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的淘寶店報了名。這家潛水店可以在國內完成理論課學習和線上考試,這樣,相較於張旭在薄荷島用了四五天的時間進行學習和考證,王玥足足省下了兩三天時間,這一點讓王玥很滿意。

  王玥算了一筆賬,這個假期,即使往返菲律賓的機票價格上漲,報考潛水員課程學習班和去到菲律賓的交通食宿花銷接近1萬元,但在菲律賓見到海域裡的沙丁魚風暴、傑克風暴、海底的珊瑚群等,她還是覺得『值了』。

  考下潛水證後,張旭計劃在明年的假期,約上幾個好友一起去更美的海域潛水。

  近些年,隨著潛水運動越來越被年輕人關注,這項一直被誤以為高門檻的運動也漸漸走入平常人的生活,一些90後笑稱自己從『陸地生活』進入到『海洋生活』。不過,在國內處於『萌芽』階段的潛水運動,依舊是『牆內開花牆外香』。

  為了迎合龐大的中文市場,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等海島國家知名潛水聖地的潛水店,紛紛招募並成立了中文教練組。

  成都酷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負責人張喬也曾是『世界潛水工廠』——泰國濤島一家潛水店的中文教練。

  1991年出生於重慶的他讀大一時考取了潛水員證。在張喬看來,海洋和陸地的生活完全不一樣,『我喜歡探索,在海洋裡可以看到不同的地形地貌和生物種類,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無論人們的角色、身份如何,在海洋裡你只是一個潛水員。』

  張喬不僅記得第一次見到鯨鯊時的震撼,也愛上了這種在海島上醒來潛水,上岸和朋友一起用餐、休息的簡單自由的生活方式。自此,他利用大學時的每個寒暑假進行考證昇級,2013年他在濤島考取了教練資格證。

  最初,張喬和其他的中國籍教練一樣,是以『掛靠』的形式在國外潛水店進行中文教學,國外潛水店也是靠他們來進行在中國的推廣。『不過當我們想換一家潛水店工作時,也意味著我們之前的推廣都白費了。』考慮到這樣的因素,張喬決定在國內專注打造自己的潛水店品牌。

  2016年籌備『酷潛』的時候,張喬首先到上海進行考察。他發現,當時上海的潛水店發展得已經比較成熟了,而且沿海城市的運營成本也比內陸高很多,成都卻是西南地區潛水員比較集中的城市。半年後,公司拿到潛水店運營執照並注冊成立。

  張喬希望『酷潛』能夠用中低端的價格,讓人們體驗潛水這不一樣的旅游方式:如果選擇在『酷潛』成都基地學習,平靜水域合作場地為極地海洋世界的仿生海底世界,在訓練過程中可以和沙虎鯊、礁鯊、傑克魚等深海魚類共處;如果選擇國外海島學習,泰國濤島和普吉基地、馬來西亞仙本那基地、菲律賓薄荷基地,都會有不同海域的體驗。

  針對國外合作教學,張喬介紹說,他們采用酷潛公司持股進入當地潛水店或合作進行中文教學的模式,如今,分布在國外的全職教練有56人。據他們統計,2019年國慶節前夕,『酷潛』已經簽發了8000多張潛水員證書,根據以往數據,他們平均一年能夠培養1萬名潛水員。

  國內潛水店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如今在國內報名,去國外考取初級水肺潛水員證書,含住宿和學費也僅2000多元,加上配套的水下攝影業務興起,一張在海洋裡的照片能夠「稱霸」朋友圈,傳播廣了,就有更多的年輕人想來體驗這項很酷的運動了』。

  不過他坦言,潛水並非適合推薦給每一個人,『如果內心比較恐懼水,建議還是要先學會游泳再去體驗潛水;如果患有哮喘、心髒病等疾病,也不提倡學習潛水,如果在水下患病,水下救援遠遠不及陸地方便。』

  潛水不應止於潛水

  王玥至今還記得看到沙丁魚風暴時的震撼,也記得第一次在深藍海洋裡見到漂浮的白色垃圾袋時的震驚。『在菲律賓,當地居民對於自己身邊海域的保護已經很嚴格了,如果看到女生臉上有涂抹防曬霜的痕跡,他們會讓你洗掉防曬霜纔可以下水,因為一滴防曬霜就可以殺死一片珊瑚』。

  那是王玥第一次對於海洋保育有了直觀的感受,雖然學習潛水的兩天她因為沒有涂抹防曬霜導致迅速曬黑、蛻皮,但她並不後悔,『我保護了一大片珊瑚。』

  潛水員學習課程裡對於海洋保育觀念的強調,讓年輕人切身體會到了海洋污染的嚴重與危害,也讓更多年輕人在欣賞大自然隱藏在海底的美的同時,意識到並加入到保護海洋生態的行動中。

  從2015年3月成為一名潛水員,到2017年6月在國內成立第一家潛水員海洋保育機構,遼寧姑娘王淼創立『無境深藍』,組織超過2000多名潛水員到海底撿垃圾、保護海洋瀕危物種,在2018年她30歲時獲得聯合國環保領域最高榮譽『地球衛生青年獎』。

  從本科到研究生,王淼一直學習國際發展相關專業,從小喜歡小動物的她一直想從事野生動物保護領域的工作,還在可可西裡當過保護藏羚羊的志願者。直到成為一名潛水員,她覺得,『當潛水和動物保護結合,那我可以去做海洋和海洋生物保護』。

  創立之初,王淼便對機構有清晰的規劃和定位:『做潛水產業賦能,把更多潛水行業的從業人員和潛水員,轉化成為職業化或半職業化的海洋保護和海洋公眾教育的從業人員。』

  在王淼看來,做保護領域的工作,都是了解了纔會去關注,關注了纔有可能帶來改變。她從最簡單的『深藍放映會』做起,只要找到場地,就會一邊播放海洋類紀錄片,一邊邀請潛水員分享潛水時的所見所感。『這樣的放映會越做越多,甚至有潛水員和潛水店主動找來加入活動』。2017年『深藍放映會』在全國累計做了上百場活動。

  『中國是一個陸地文明國家,大部分人對海洋沒有什麼概念,也不清楚我們所做的事情和海洋有什麼關系。』如今,『無境深藍』不僅嘗試自己為『深藍放映會』拍攝紀錄片,還開發了藍色空間、海洋大使、清潔海洋、線上保育課程、珊瑚礁普查等活動,並在全國20多所城市設置了執行團隊或會員機構。

  王淼認為,潛水不應止於潛水,『潛水屬於旅游產業的分支,而並非單一產業,它的上游產業與造船業等基礎建設業相關,下游和旅游、餐飲等服務業相關,整個產業鏈的發展其實是傳統漁業的替代和昇級,這樣的替代昇級可以減少海洋的負擔。』

  她曾在一期暑期青少年環境發展夏令營擔任海洋知識的導師,微信群裡的學生家長向她反饋,『孩子回家後翻箱倒櫃找磨砂類身體乳,發現有之後稱家長是「海洋殺手」』。這讓王淼哭笑不得卻很感動,『因為我告訴孩子們,日常生活中用到的磨砂類身體乳裡的微珠其實就是微塑料,用了之後也是不自覺地向海洋排放有害物質。』

  雖然有『地球衛士青年獎』的光環,項目有了更好的發展,但王淼一直有個遺憾,『我國有很長的海岸線,明明可以有很好的海洋生態和水下環境,卻很難在國內找到一個適合潛水的海域』。

  她希望通過大家共同的努力,『不走出國門就能夠享受在水下的歡樂時光』。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