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圖片
搜 索
100g產品僅0.014g燕窩成分,這智商稅你交過嗎?
2020-11-25 09:04: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左宇坤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24日電 網紅帶貨、直播帶貨發展得如火如荼,『翻車』事件也屢見不鮮。

  最近正鬧得沸沸揚揚的,是網紅辛巴和職業打假人王海關於燕窩的對峙。這讓燕窩這一風頭正勁的養生圈網紅食品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你以為的滋補聖品,到底是不是在收智商稅?

圖片來源:淘寶茗摯旗艦店

  糖水燕窩,是糖水還是燕窩?

  近日,快手頭部帶貨達人辛巴直播間售賣了一款茗摯品牌的燕窩產品。有消費者購買後,發現這種燕窩喝起來如同糖水,質疑其為假貨。

  對此,辛巴和徒弟在直播間展示了產品的檢測報告,並現場打開了一罐產品,用過濾勺從中濾出了絲狀物,稱這些都是燕窩。

截圖來源:辛巴澄清視頻

  隨後,燕窩品牌所屬公司也發布律師聲明稱,此次發出的商品均為合格正品,已經合規合法通過各項環節的質檢流程,不存在質量問題。

  但職業打假人王海的一紙報告,又將『糖水燕窩』推上輿論高峰。

  王海指控辛巴所售即食燕窩產品『就是糖水』。根據王海發布的檢測報告,這款燕窩蔗糖含量4.8%,碳水化合物為5%,唾液酸含量為萬分之一點四,且不含蛋白質和氨基酸。

圖片來源:微博@王海

  辛巴方則回應稱,自己是按銷售公司提供的產品信息進行直播推廣,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將產品送檢,待結果回傳後公證並公布給廣大網友。若消費者不滿,可申請退款退貨,自己會全力幫助維權。

  同一款產品,不同的結論。燕窩產品想要證明自己是燕窩,為啥這麼難?

  魚龍混雜的市場,燕窩是好是壞主要靠經驗判斷

  『吃經驗、門檻低、缺標准,燕窩這一行的水真的深。』從事燕窩生意多年的林先生告訴中新網,根據他的經驗,天然燕窩價格在16-30元/克是比較合理的。

  『以前燕窩價格非常高的時候,加上信息閉塞,有些黑心作坊會用米粉、海藻、豬皮、雪耳之類的來做假燕窩,賣給不懂的客戶,被坑的很多。』林先生說。

  『但現在信息發達了,燕窩價格也下來了,加上售假性質嚴重,假燕窩是少見了。』林先生說,『不過這些造假的人換了一種形式,比如用刷膠粘碎的方式增加燕窩重量。原則上這些都是真燕窩,但你用買「燕盞」的錢買了「燕條」和「燕碎」,這不也是坑人嗎!』

  林先生介紹,天然的燕盞要用更好的輕毛燕挑,而用刷膠拼出來的則可以用便宜的重毛燕,單單毛料成本一克就可以省6-8塊錢。

  燕窩主產地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家。早年間,中國燕窩市場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並非通過正規渠道進入中國境內,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3000塊就有人包全程帶去各種拍照』,無數活躍在東南亞一帶的微商們賺得盆滿缽滿。

資料圖:貼好溯源碼的燕窩正在裝盒。中檢馬來西亞供圖

  後來,中國開始建立燕窩溯源管理制度。凡是正規渠道進口的燕窩每一盞上都會貼有一個國內檢驗檢疫部門提供給企業的CIAQ溯源標簽,代表其正規且合格的身份。

  『溯源碼保障的是食品安全,保證你吃到的燕窩沒有藥水,但不保障燕窩品質。在燕窩是好還是壞這塊兒,依然主要是靠經驗判斷。』林先生說。

  橫空出世的即食燕窩,用的是罐頭食品標准

  除了鑒別困難,乾燕窩需人工清洗、泡發、燉煮,制作工藝頗為繁復。面對日益增長的養生需求,燕窩產品形態也在不斷進階——從1.0的乾燕窩時代,到2.0的即食燕窩時代,再到3.0的鮮燉燕窩時代。

  如果說燕窩市場本就處於一個較為無序的狀態,那即食燕窩的入局可謂是火上澆了一把油。

  『即食燕窩更亂,比如混瓊脂增加濃稠度來節省燕窩原料用量之類的。』林先生說,『況且,即食燕窩是燕盞、燕條還是燕碎?配料表裡可不會告訴你。』

  除了舉報辛巴銷售燕窩是糖水外,王海的矛頭也指向了所有即食燕窩。

  『所有即食燕窩都是糖水,』王海表示,『即食燕窩行業根本不需要真正去添加燕窩,只要有水、糖、海藻酸鈉和乳酸鈣及少量唾液酸即可生產。』

圖片來源:微博@王海

  有博主檢測後表示,當海藻酸鈉遇見乳酸鈣,就會形成類似燕窩的東西,而這種添加劑合成的固體物佔了產品大約50%。

  新華社瞭望智庫食品行業研究員王先知曾介紹,燕窩生產企業目前大部分按照罐頭食品的國家標准生產。食品工程博士、科普作家雲無心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指出,即食燕窩目前並沒有嚴格的生產標准,廠家采用的是『即食燕窩團體標准』。

  『作為原材料的乾燕窩纔有質量等級標准一說,目前特級燕窩的唾液酸標准含量為10%,一級為7%-10%,二級為5%-7%,而即食燕窩沒有任何標准。』雲無心表示。

  這也意味著,在市場上燕窩種類繁多的大背景下,並沒有現行的判定燕窩的國家標准。而這正是王海與辛巴的爭論所在。

  有媒體梳理發現,中國與燕窩有關的現行行業標准不下四種,究其核心,都主要在研究一種叫『唾液酸』的成分。全國城市農貿中心聯合會燕窩市場專業委員會曾表示,評價燕窩營養的標准不在於蛋白質,而是唾液酸。

  唾液酸,也正是辛巴方的『抗辯理由』。辛巴方在回應中指出,根據王海提供的質檢報告,產品中除了冰糖燕窩制品本應含有的糖分外,還含有燕窩成分唾液酸。

  廣受質疑的營養價值,功效只停留在動物研究層面

  『唾液酸對神經發育、上皮組織,提高免疫力,尤其是胎兒腦神經發育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有專家曾表示,在所有已知的食物當中,燕窩中唾液酸的含量是所有食物中最高的。

  但細細看來,更多專業人士對燕窩的特殊營養價值提出了質疑。

  首先,所有哺乳動物包括人類,都能夠自行由肝髒合成唾液酸;其次,唾液酸在人們日常食用的許多食物中廣泛存在,比如牛奶、雞蛋、奶酪甚至豬腦,燕窩並非獨一家。

  那我們費老大勁兒從鳥的口水中吃唾液酸的意義何在呢?

資料圖:廣州海關緝私警察查獲的走私燕窩。 關悅 攝

  丁香醫生此前撰文分析,燕窩中唾液酸成分的功效只停留在動物研究層面,並不能說明對人有什麼保健作用。換而言之,燕窩對於人體的營養價值尚無定論。

  『燕窩中活性成分的功效目前還停留在動物實驗水平,人類益處更多停留在心理和社會層面上,不宜過度宣傳。』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副教授朱毅同樣向中新網表示,大家對燕窩消費要有一顆平常之心,並且具備一定的鑒別能力。

  『燕窩的產品特性符合當下大健康的消費趨勢,一些城市中產階層之所以願意為此買單,看重的不僅是營養學價值,還有心理學、社會學價值。』朱毅說。

  『心誠則靈』的安慰劑

  600多年前,鄭和下西洋帶回了燕窩,使得燕窩變成達官顯貴專享的滋補聖品,還培養出乾隆和慈禧這種重量級粉絲。

  燕窩是有錢人吃的,這是很多人對它的第一印象。

  後來,燕窩品牌為了打開銷路,贊助了不少港姐女星;如今的廣告也是有章子怡、陳數、劉濤等坐鎮。

某燕窩產品廣告。

  『廣告片裡一個個冰肌玉骨的美人手托燕窩細細品嘗,哪怕是年過半百的年紀,看著都比我還年輕。』有網友評論,『美女都吃燕窩』和『吃燕窩能當美女』的概念不由得在腦海中被混淆。

  燕窩是精致美女吃的,這是對它的第二印象。

  當吃燕窩被打上了富貴+美貌的『上流社會』標簽,也就打開了廣闊的市場。

  《2019年中國大健康消費發展白皮書》顯示,在滋補養生類目中,燕窩成交額佔比接近三成,獨佔鰲頭。而在今年『雙11』期間,在人參、海參、燕窩等健康補品類目中,鮮食燕窩、瓶裝燕窩增長率達到300%。

  其中,燕窩領域代表企業小仙燉鮮燉燕窩銷售額破4.65億元,同比增長263%,位列健康、滋補及燕窩行業第一。其直播間的累計觀看數接近476萬,這也是天貓食品類目史上首個破億的品牌直播間。

  養生大潮刮過,『心誠則靈』的滋養邏輯不免在衝動消費的年輕人群體中佔據了主流。小仙燉的市場負責人曾表示,目前選擇小仙燉的用戶都是相信燕窩功效的用戶,但他們也在努力進行燕窩行業的科研,試圖以更多的科學根據來佐證燕窩的營養價值。

  不過,王海發文認為,『小仙燉鮮燉燕窩和辛巴燕窩沒有啥差異,也是智商稅!』

  你吃過燕窩嗎?是否相信它的營養價值?

責任編輯:遲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