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奇聞異事
搜 索
『現實樊勝美』背後的家庭觀念流變 權責邊界在哪裡
2021-02-01 08:45:54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現實樊勝美』背後的家庭觀念流變

  報紙雜志光明日報2021年02月01日星期一

  作者:施芸卿《光明日報》( 2021年02月01日02版)

  【新聞隨筆】

  近日,一位被錢塘江漲潮意外卷走失去性命的杭漂女孩,因被冠以『現實樊勝美』而上了熱搜。在一檔電視調解節目中,其父母要求其生前的公司追加補償,以便拿補償款為兒子支付買房首付。這個邏輯引發了全網憤怒,而視頻所呈現出的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之痛』,更是戳中了眾多女性的淚點。

  『女性獨立』是近年來討論的熱點,也在影視作品中頻頻出現,但討論大多著眼於已婚女性,著眼於夫妻關系、養育責任,還很少有未婚但已經濟獨立的女性角度。對影響自己命運的要求,她們在多大程度上有選擇和拒絕的權利?當經濟獨立時,她們是該為自己謀劃,還是以整個家為單位謀劃?尤其是當原生家庭的『責任感』以道德壓力出現的時候,她們該怎麼辦?

  在這些問題的背後,我們更需要反思,家庭內部各成員之間,權責邊界在哪裡?父母與孩子之間,撫育和回饋的平衡機制在哪兒?在二孩全面放開之後,一家多個子女之間,相互扶持的底線在哪兒?誠然,這不是個新鮮的問題。但隨著社會的進步,正在增強的個人自主意識與轉變較慢的家庭觀念之間,產生了較大的張力。

  不同於其他領域,在家庭中,實際利益與道德情感融合極深,使得個人邊界難以畫出。常言道『血濃於水』,家,是從小就浸潤其中的環境,是以生命長度來預期的團隊合作,是『一個人過得好不算好,大家都過得好纔算好』的共同體。這些都使得父母與子女之間、各兄弟姐妹之間,邊界畫分十分困難,也極不現實。這個案例中,正是因為這種邊界的不清,加之姐弟的性別年齡結構問題,纔引發網民的憤怒。而事實上,當前父母子女之間的邊界不清,不僅表現在父母對孩子索取,更多地表現在孩子對父母索取,比如我們常說的『啃老』中。家庭成員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自主選擇,與其在這個家中的性別、角色、成員之間的相互期待等息息相關。

  另一方面,家庭又同時受到社會變遷帶來的『分』與『合』的雙重衝擊。隨著新一代獨立意識的增強、就業能力的提昇、消費及生活方式的變化,孩子從原生家庭中分離的願望增強,希望能自主地掌控生活。但同時,物質進步同樣帶來了欲求的增加,房子、車子、子女教育等各方面壓力,常常超出個人的經濟能力,這又需要個人通過以家庭為單位的資源集中來解決問題。這兩個方面的矛盾,在資源比較充裕的家庭還容易解決,比如城市獨生子女家庭中,會逐漸形成一種以個人為中心、代際合作的模式。但如果家庭資源貧乏,如農村或是城市底層,尤其又在多子女的情形下,孰輕孰重,孰先孰後,就很容易出現矛盾和傾斜,而這也讓成員的自主選擇更為困難。

  最後,在扼腕痛惜之餘,我們應看到在城市打拼的外來年輕女性的處境,她們勇敢、優秀、獨立,但在面臨生活困境時卻處於最無助的狀態,更加重了其無以選擇的艱難。她們往往在工作上承受著高強度的競爭壓力;很可能租著房,早出晚歸,在社區中不被看見,可得的鄰裡支持極少;而過大的環境和文化差異,又使得遠在鄉村或縣城的父母,對於她們在大城市的生活難以想象,親人的理解和支持顯得遙不可及。在電視劇中,無論是《歡樂頌》裡的樊勝美,還是《三十而已》中的王漫妮,最後支橕她們走過艱難時光的都是姐妹情誼,但這在現實中可遇而難求,且沒有制度支持。因此,比起她們自己能做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們整個社會能為她們做什麼?如何能使這部分業已憑借自己的努力走了很遠的女性,能在我們的支持系統中被看見,在她們需要時可以得到幫助,讓她們想要自主選擇時可以從內外壓力中松綁、與自身和解,這是我們面向『美好生活』時依然待解的問題。

  (作者:施芸卿,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社會學所性別與家庭社會學研究室副主任)

責任編輯:楊金光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