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膠賤傷農,『一杯橡膠水售價不如一瓶礦泉水』
2021-02-23 09:19:5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我國天然橡膠消費量約佔全球40%,但國內橡膠長期成本倒掛,膠園棄管、膠工流失嚴重

  自2011年起,天然橡膠價格持續下跌,甚至一度出現『一杯膠水不如一瓶礦泉水值錢』的窘境。去年以來,膠價低迷疊加疫情、旱情影響,橡膠主產區海南、雲南的橡膠企業和膠農損失嚴重。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采訪發現,橡膠生產效益低下、綜合成本高昂,國內橡膠長期成本倒掛,膠園棄管、膠工流失嚴重,天然橡膠種植面積和產量保障面臨較大壓力。

  膠價持續走低,膠農增收乏力

  在雲南天然橡膠產業集團西盟公司班帥三隊,膠工周宏偉暫別日夜顛倒的割膠工作。他家承包89畝膠園,去年割膠獲得6萬多元收入。

  『前些年橡膠行情好,收入是現在的兩倍。』他說,橡膠乾膠價格一路走低,從最高時的每公斤20多元跌到12元,去年多數時候在9元到10元間浮動。

  雲南、海南是我國橡膠主產區,橡膠對當地農民增收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僅海南全省就種植橡膠約800萬畝,涉及200多萬農民。然而,天然橡膠價格從2011年每噸4.2萬元的歷史高位持續下跌,近幾年在1.2萬元左右徘徊,種植效益低下膠農增收乏力。

  業內人士指出,2005年到2012年橡膠價格走高,主產國大量種植,新增膠樹產膠後遇到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出現總體供應過剩。去年初,疫情影響下全球經濟停擺,產業鏈難以形成復工閉環,天然橡膠價格一度跌破每噸萬元,三季度膠價在短暫上昇後又回落到較低水平。

  在種植端,去年上半年海南、雲南遭遇嚴重旱情。據雲南省農業農村廳農情調度,截至去年3月底,全省橡膠乾旱受災面積346.67萬畝,開割推遲、產量下降。根據海南天然橡膠產業集團提供的數據,去年該公司大量成熟膠園因旱情休割、停割,受災率一度高達35.7%。

  直至去年7月,海南西部的膠樹纔普遍滿足開割條件,開割期較往年延後近3個月。記者在海南昌江、白沙等地部分國營和民營膠園采訪發現,大面積膠樹枯死無膠可采。

  在海膠集團紅林分公司17生產隊,持續高溫乾旱導致2.6萬株橡膠樹有近一半枯死。該生產隊往年4月開割,但去年直到9月底還無法正常產膠。『一年約8個月的割期錯過了一半,也錯失了高產期。』該生產隊隊長李光存說,去年1月起膠工一直無錢可領,12名膠工有6人辭職。

  效益低成本高,穩產壓力凸顯

  天然橡膠是重要的工業原料和戰略資源,我國天然橡膠消費量約佔全球40%。2017年,我國將天然橡膠產地列入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范疇。其中,雲南和海南分別劃定和建設900萬畝、840萬畝。記者走訪兩省發現,受產出效益低、成本高企的雙重擠壓,天然橡膠產業發展舉步維艱,種植面積和產量保障面臨較大壓力。

  與東南亞國家相比,我國天然橡膠種植自然條件劣勢凸顯。據海膠集團調查,海南橡膠平均單產僅為東南亞橡膠主產區約60%的水平。氣候限制下適宜植膠土地資源約束趨緊,雲南農墾經過60多年開發建設已種植天然橡膠近220萬畝,墾區內宜植膠土地資源基本開發完畢。

  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研究所所長黃華孫說,雖然我國成功在北緯17度以北大面積種植天然橡膠樹,但適植區域和發展規模有限。橡膠樹生長、產膠常年受到低溫影響,還面臨臺風災害。而東南亞的植膠國冬季沒有低溫,受臺風影響較小,即使相同品種和管理水平,我國的橡膠單產偏低。

  雲南農墾有關負責人介紹,大部分膠園水土保持、林間道路、防護工程等配套工程滯後,老齡膠園和低產膠園不能及時更新。海南也面臨同樣問題,據中國熱科院橡膠研究所預估,全省30年以上樹齡的膠園面積近100萬畝,低產膠園達150萬畝。

  海南、雲南民營膠園以農戶分散式經營為主,栽培管理技術落後產量更低。在萬寧市北大鎮六角嶺村,脫貧戶蔣春妹種植的100多株橡膠樹長勢矮小、密密麻麻無序分布,加之缺乏管護,她家膠園單產僅為墾區膠園的三分之一,割一次膠只有10多元收入。

  與此同時,國內天然橡膠生產成本居高不下。記者采訪了解到,海膠集團天然橡膠直接生產成本達每噸1.6萬元;雲南天然橡膠產業集團自產乾膠綜合成本也高達每噸1.5萬元,僅割膠和膠園撫管人工成本已達到約1萬元每噸。天然橡膠價格持續低位運行,連續多年跌破成本。

  東南亞國家人工、土地成本大幅低於國內,如泰國每噸橡膠生產成本約8千元,當膠價在萬元低位時仍有割膠動力。海膠集團紅林分公司有關負責人指出,比如割膠收入每月都是1500元,對海南農民而言意味著生活拮據,但在東南亞已達到農民的中高水平收入。

  效益低下引發膠園棄管、棄割,種植面積和產量保障存在較大壓力。4年多來,海膠集團紅林分公司公司膠工人數從900多個減少到500多個,膠工平均年齡接近50歲。該公司1.8萬畝新開割膠園、老化膠園和偏遠膠園因效益低下無人割膠,存在被周邊農民侵佔種植其他作物的風險。

  『由於膠價低迷,近兩年膠工年收入每年平均下降1萬元,許多人都放棄割膠外出打工了。』周宏偉介紹,他所在的班帥三隊有110名承包膠園的村民,去年仍在家割膠的只剩43人。

  國營膠園承擔著保供應任務不能『任性』停割,民營膠園棄管更為嚴重。2012年前後,海膠集團東興基地分公司每年能從當地民營膠園收購5千噸乾膠,近年來收購量已減少一半。

  在雲南西雙版納投資橡膠園的吳永春告訴記者,他於2010年投入150萬元承包了160畝膠園,2016年已具備開割條件。但由於膠價低迷無力支付膠工工錢,至今仍未開割。『膠園目前沒人管理,想轉讓也找不到下家。』

   『補鏈』『強鏈』,提昇效益抑制虧損

  受訪人士預測,在未來較長的時間內,天然橡膠價格仍然難以逾越國內生產成本。為了確保產業穩定可持續發展,建議加大對橡膠產業扶持力度,減輕種植端損失,並延長產業鏈條以提高產業綜合效益。

  橡膠從種植到產膠需要6至8年時間,期間需要持續投入撫管卻沒有任何收入。雲南、海南基層植膠農場期盼,加大天然橡膠非生產期的補貼力度,支持企業和農戶更新改造老化、低產膠園並推廣良種,因地制宜發展林下經濟提高膠園綜合效益。同時,探索將天然橡膠納入公益林補償和生態補償范疇。

  為了破解膠園棄割、棄管問題,海南、雲南近年來探索實施了天然橡膠價格保險、天然橡膠收入保險、天然橡膠『保險+期貨』試點等,補償植膠主體因價格下跌造成的損失。業內人士建議,可在此基礎上開展目標價格保險,參照天然橡膠完全生產成本適當制定保險目標價格,覆蓋植膠成本和植膠合理收益。

  割膠工作勞動環境惡劣,時間日夜顛倒,一線膠工普遍患有職業病。在膠工迅速流失的情況下,基層膠工呼吁,將膠工列入特殊工種目錄,給予特殊工種退休待遇。

  新技術的出現為破解『無人割膠』難題帶來轉機。科研機構、橡膠企業研發出電動割膠刀、『一機一樹』割膠機器人等智能設備,但成本過高難以全面鋪開。海膠集團企業發展部總經理武曉東說,可以適時將智能割膠設備納入農機補貼范疇,並成立投資基金支持相關團隊科研攻關。

  在減少種植環節虧損基礎上,橡膠產業走出困境亟待提質增效、延長產業鏈條。記者采訪發現,雲南、海南橡膠加工產業小、散、亂,虧損面較大。海南天然橡膠年產量30餘萬噸,加工企業卻多達100多家。雲膠集團黨委書記寧順良說,雲南橡膠加工廠數量和產能規模也遠超本地橡膠實際產量,高價搶原料、壓價賣產品等現象頻發。

  『淘汰天然橡膠初加工落後產能,發展高端橡膠制品業或許能帶來「彎道超車」的機會。』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橡膠研究所副所長謝水貴建議,加快淘汰天然橡膠初加工落後產能,重新制定天然橡膠加工環保標准,加大對民營初加工廠的整合,實現規模化、標准化、綠色化的加工體系。

  當前,我國橡膠初加工產品質量一致性差、高性能天然橡膠依賴進口。黃華孫建議,創新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和裝備,在品種改良、質量調控、割膠機械化自動化、新材料、新型橡膠制品等關鍵領域,攻克基礎性的共性技術,加快天然橡膠材料在航空輪胎、高鐵隔減震、潛艇密封圈等高端制品中的應用,並促進下游制品業發展。(羅江、浦超)

責任編輯:楊金光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