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社會  >  社會萬象
搜 索
小伙『復活』500張老照片 網友淚目:這裡藏著思念
2021-04-07 16:30:41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衝上熱搜!95後小伙『復活』500張老照片

  網友淚目:這裡藏著人世間最深的思念

  本報記者 祝瑤

  『收到照片後,簡直……心情無法形容,眼淚止不住……』

  『長這麼大,送給媽媽唯一也是最後一件禮物,居然會是這個,潸然淚下』

  『全網好不容易搜到一家,給爺爺買的,希望爺爺在那邊也能釣魚玩』

  ……

  清明期間,有人說,在網店的買家秀裡,或許藏著人世間最深的思念。

  在淘寶上,同樣有一群年輕人,做著一件深情的事:時間帶走一切,而他們做的,是想留住時間。

   『00後』壽衣倉守夜人

  孤獨難眠的那些日子

  熬得也值得

  漫漫長夜,最難熬的是孤獨。

  00後溫州小伙楊陽,怎麼也不敢睡。『最初是不敢,現在覺得是職責所在。』去年5月,楊陽開始和壽衣、骨灰盒打交道。最早,他是杭州一家殯葬用品網店的運營,入職3個月後,被派到上海值守倉庫。

  在上海長寧區20多平米的倉庫裡,楊陽將每一樣貨品疊放整齊,它們被看作是『生命的另一種交托』。

  生死無常,楊陽說,壽衣大多是臨時緊急購買,需要有個人吃住在這裡,『我的工作就是接到訂單後以最快的速度發貨,或者打車送往。』

  深夜了,楊陽卻把手機鈴聲調到最大。楊陽有次接到了電話,對方說,家中剛有老人過世,壽衣還沒有准備。臨掛斷電話,對方支支吾吾問,『能不能多帶幾套過來?想為老人家選一件滿意的臨終衣物。』

  楊陽答應了,馬上備好了四套壽衣,第一時間打車趕去醫院。一套衣物裝滿箱子約重20斤,提著沈甸甸箱子的楊陽一出現,家屬們起身道謝,『謝謝你,給老人一個體面的離去。』

  在很多人眼中陰森、讓人害怕、甚至有些『不吉利』的職業,卻是楊陽眼中『溫暖的陪伴』。

  因為職業的特殊性,纔20歲出頭的楊陽,見過很多生離死別的場面,有半夜打電話哭著諮詢殯葬流程的,有為父母甚至為自己置辦壽衣的,還有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故事。『有人一直面對不了的,不是親人離開的事實,而是沒來得及好好告別。』

  楊陽接待過一位上海老太太,一進門就把目光停在了一件男士壽衣上。老人家說,因為當時太倉促了,沒來得及為老伴兒選一件好一點的壽衣,心中一直懷有愧疚。

  為了這件能解開心結的壽衣,老太太鄭重地挑選著。選好後,她指著一件女士壽衣,提出『我能試穿嗎?』買下兩件壽衣,老太太向楊陽露出了明媚的笑容,『這下心裡踏實了。』

  『入職前,我和父母說起我的工作,他們平靜接受了。』在傳統觀念裡,人們總是非常忌諱和死亡有關的一切。『不覺得晦氣』,在楊陽看來,每個工作都要有人做,有的人或許只看見死亡的恐懼,卻忽視了背後傳遞的溫情。

  夜深了,楊陽並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來,手機是否會響起,『只要是幫助一個人,我守候的每個夜晚就是值得的。』

   『90後』墓碑雕刻人

  十年刻700塊墓碑

  這一塊最特別

  20歲那一年,河北曲陽姑娘陳雪瑩第一次接觸到了雕刻。准確地說,是墓碑雕刻。

  在淘寶搜索框輸入『墓碑』,排名在前80%的店鋪,幾乎都來自河北。清明節,這是一年中店裡最忙的日子。

  陳雪瑩是影雕店鋪的學徒之一,她個子不高,有些瘦弱,從小在曲陽長大,在這裡已生活了29年,幾乎沒有去過曲陽以外的城市。

  墓碑雕刻這門手藝,她花了整整一年纔學會。雖然很多人忌諱,但她卻喜歡上了這份工作。

  能夠忍受『重復』,是一個墓碑雕刻師的重要特質。

  插著鋼針的特制木棍頂在食指之上,下方墊一塊毛巾,不斷地向前向後紮在黑色石碑上,她的食指上有著常人沒有的厚重老繭。

  一根鋼針、一塊石碑,陳雪瑩常常獨自鑿到深夜,伴隨金屬尖頭紮在石頭上特有的高頻『嗒嗒』聲,持續不斷。

  鋼針停止戳動石碑的時刻最安靜,很多這樣的時刻,陳雪瑩都會『心裡毛毛的』,畢竟眼前的石碑,是為逝去之人准備的。但害怕僅僅只是一瞬間,鋼針繼續雕刻,陳雪瑩心裡也只剩一個念頭:要用心刻碑,為逝去的人留下些什麼。

  一塊墓碑,常常需要陳雪瑩花上好幾天的時間,一點點刻出來。點與點之間的密集程度不同,深深淺淺,便能形成不同的圖樣顏色。

  10年來,她大概刻了700塊墓碑。六十多歲的老夫婦打電話來偷偷為自己立碑,怕的是離開人世的時候為子女帶去太多麻煩,於是纔有了這樣的想法。

  『最特別的一塊,是一位男士為自己定制的。』陳雪瑩說,『子欲養而親不待』,他想將自己的墓碑放在離世父母的墓碑旁,陪著他們,以彌補當時沒來得及盡孝的遺憾。

  各種情愫和思念,陳雪瑩一點點把它們刻在了石碑之上。數萬甚至數十萬嗒嗒聲後,黑色石碑上的文字與圖案逐漸形成,幾乎代表了離去之人在世界留存的最後的實物痕跡。『也許能幫人留住一些東西,這就夠了。』

   『95後』老照片『復活師』

  我們都有

  做夢也想再見到的人

  對話框亮起,一張泛黃的黑白老照片,發送到95後安徽小伙朱林的面前。

  一番操作後,原本略為模糊的影像變清晰了,靜態的老照片變成了幾秒動態的視頻,背景音樂悠悠響起,照片裡的人眉眼如初。

  清明已至,梨花風起,寒食苦悲,越來越多的人找到安徽小伙朱林的淘寶店。

  高中畢業後,朱林揣著1000塊錢去義烏打拼,他至今還保留著金華的手機號。

  直到幾個月前,再次創業的他,偶然了解到動態老照片修復。

  去世的外婆一直是朱林心中最溫柔的存在,他決定嘗試修復外婆的相片。

  老照片生成視頻那一刻,朱林好像看到了8年前,一進家門就笑著上來打招呼的外婆,畫面似曾相識,溫情湧上心頭。朱林迫不及待地把視頻發給了媽媽,媽媽笑著笑著就哭了。

  『別人會不會也很想見一見自己離開的親人?』一個念頭在朱林心裡暗暗生長,『雖然技術不算難,有的人知道老照片可以復活,卻因為不會操作,我想幫他們彌補遺憾。』

  『有人留言給我,看哭了。』朱林說,從沒想到訂單來得這麼快。晚上8點多,服務剛上架1個小時,第一個買家下單了,希望朱林幫他『復活』父親的老照片。

  網店開張以來,他親手修復了500多張老照片。訂單完成後,朱林會將客戶的信息及時刪除,效果特別好的,在得到授權許可後纔會留存。

  印象最深刻的一個買家,6歲以後就再也沒見過爸爸,只有一張老相片。一發現能做動態老照片,就找了過來,再見爸爸笑容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朱林的身上。收到視頻的一刻,『欲祭君不在,天涯哭此時。』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故事,也會提出不同的要求:白發人送黑發人,因為太想見見動態視頻裡的孩子,一直催著加急;有年輕人想緬懷曾是軍人的父親,要求增加敬禮的手部動作;還有人覺得幾秒鍾的小視頻根本看不夠,要求增加視頻的時長……

  朱林總是耐心回復每一個要求,能做到的,盡量一一去做。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